摔倒了爬起来 正念抵制洗脑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26日】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于99年3月与大法结缘。当我第一次把《转法轮》捧在手里拜读的时候,心中升起一种无法形容的幸福,越看越觉得这是一本宝书。他打开了我的思维,使我的心境大开,我当时一口气把他读完,那种爱不释手的感觉无以言表。我手捧宝书仔细端详着师父那慈祥的面容,深深的从心底里认下了这位慈悲伟大的师父!

初得大法之时,我正面临家庭琐事缠身难以解脱,是师父、是大法帮我慢慢从常人那种争斗之心中超脱出来;是师父、是大法帮我把纷乱如麻的思绪渐渐理顺,使我正确处理了人世间的种种事端,是大法给我那颗沉重压抑的心灵注入了活力,使我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让我由原来一个自私可怕的人变得渐渐会为别人着想,心境变得越来越开阔,逐渐消除了自己厌世的霉暗心理。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心中有大法,每天的生活就那么多姿多彩、有滋有味!

99年7月20日一个不平凡的日子,大法在中国大陆弘传七年,已使一亿多人身心受益的时候,也是我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跟随师父在修炼的路上稳步前進的时候,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大地上却刮起了一股强力的阴风,以江泽民为首的一小撮邪恶流氓出于自己的妒忌与私欲对千千万万个人心向善的法轮功群众下了毒手,邪恶势力铺天盖地的来了,夹杂着滚滚的恶浪,在全国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对善良民众的大抓捕。当时真把这些善良的、心中对他人毫无戒备的法轮功学员惊得目瞪口呆。

阴风恶浪乍起时把我也打的昏昏沉沉,99年7.20之后江泽民一伙利用手中窃取的国家权力,操控党政军所有系统的舆论喉舌对法轮功進行了恶毒地攻击与诽谤,以欺骗造谣之能事蒙蔽了无数不明真象的人民。不断造谣挑拨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等心理。在当时那种最恶劣的环境下我也曾一度深思:我们跟随师父修炼“真善忍”大法真的错了吗?经过一番冥思苦想,我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负责任的得出结论─—我们修炼“真善忍”大法绝对没有错!

在身体方面,我修炼大法七年来,切身体会到只要真心修炼,法轮功确实有祛病健身、强身健体的奇效。在这七年当中我没有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炼法轮功前那种时常感冒、鼻塞不通的现象全都不翼而飞了,表现出的是身强体壮、精力充沛、干活特有力气的状态,整个人就感觉像是重新焕发了阔别多年的青春活力一样!

在思想方面,我修炼大法七年来,思想境界与道德的升华是真真切切的,我由原来的看重自我、私心较重的人变成一个做事先考虑别人,努力做到先他后我,以别人利益为重的人。七年来与我相处过的家人、亲戚、朋友、同事等不论谁有困难需要我帮忙,我都是鼎力相助。我所在的工作单位─—新星小学、西路小学近一半的老师都得到过我不同程度的资助,少则百元、多则千元。除此之外,我还不止一次地为班级中家庭确有困难的学生代交书费、学费、学校要收的电费、煤费等各项费用,我做这些事都是以师父教导的“做而不求、常居道中”的高德大法为指导思想的,因此,借出的这些钱有还的,有不还的,我都不放在心上,只要自己做的事符合大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心里就会自然坦然、舒畅!

我作为一名人民教师,30年的教学生涯中,我没有因私事擅自离开过工作岗位一次,没想到就因为我炼了法轮功,自99年7.20至2003年间,我曾被那些所谓的人民警察(实为江泽民的帮凶)两次从三尺讲台上强行拉走被关押三个多月,罚款2000元,交所谓的生活费千余元。这帮邪恶之徒,在江泽民的唆使下昧着良心用卑鄙的欺诈手段、软硬兼施、欺世盗名使多少学法不深、修炼基础不扎实的法轮功学员在荒唐可笑的所谓“转化”中被拉向无边的深渊,重又打入了地狱呀!这一伙邪恶之徒就是想断了未来人的命啊!我在2002年4月,也就是第二次被关押时也曾做了邪恶转化的牺牲品,现在想来当时就是帮邪恶干了他们想干而干不了的事,充当了“叛徒”的角色,是干最坏的事。辜负了师父的苦心,悔恨、痛心啊,现在想来那是一种刻骨铭心揪心的痛!

我被“转化”回家后的日子里,那种变异的求安逸之心认为:以后不再炼功了,也不用学法了,多松快!可是后来,当我发现被我出卖的几位同修也不例外的先后被拘捕关押之后,我才意识到我被所谓“转化”的严重性,意识到恶警的阴险与奸诈,我的良知并未完全泯灭,我真的受利用、受蒙蔽了,已深深的误入歧途!再后来的日子里,我又深深体会到那失去法的心灵是多么的空虚,真是切身体会到了那种来自身体与精神全面崩溃的滋味,真是欲活不能、欲死不忍啊!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支撑着自己向前熬:我不能死,师父教导我们法轮功学员不能杀生,更不能自杀,我已对不起师父及各位同修,如果我死了岂不更会破坏大法,那不更让师尊伤心嘛,我绝对不能死!我就这样一天一天的熬着,但我自己感觉我的所作所为已不可被原谅,师父不可能再要我这个不争气的坏弟子了。当时的我真像一只风沙中离群的羔羊已无能为力!在工作中我已无精打采,在生活中也变得事事一团糟,心情坏到了极点。就这样一直等到03年暑假的一天,我在去亲戚家的路上,偶然间遇到了一位同修,她老远就喊我的名字,我一看到她也喜出望外,她把我邀请到家中,兴奋的递给了我新讲法,我赶紧拿过来捧在手里,望着眼前好心的同修说:“师父还能要我这个徒弟吗?我对不起师父啊!”她说:“师尊是大慈大悲的,师父这次讲法就重点论述了关于被‘转化’的问题,师尊正等着我们摔倒的这部分学员赶快爬起来,重新跟上师父的正法步伐呢!”我听到这里当时的喜悦心情真是难以言表,于是我眼含热泪认认真真的学起了师父的新讲法……

大慈大悲的师父啊,又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重新又给我新生,师父这浩荡的佛恩怎能不使我刻骨铭心呢?从那以后,我又重新振作起精神,开始了正常的工作与新的生活!

死而复生的滋味谁能体会得到呢?这后来的修炼道路我将会怎样走也就不言而喻了。当我正如饥似渴地学法、扎扎实实的修心、紧跟师父正法历程之时,谁知那邪恶的魔爪又向我伸来─—2004年2月24日下午4时许,我正在单位上班,乐平镇派出所的一个恶警带着两个打手来到我的工作单位新星小学,让学校负责人刘恒金把我从教室叫到办公室,那位恶警见了我,说他自己也是炼法轮功的,来了解一下我的情况。谈话间被我识破,我不再配合他的询问,这时他就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一边指挥两个打手来拖我,一边到教室、办公室搜我的大法书。我不上车,两个打手硬把我架上警车,开车就跑。我在车上看到学校附近的小田庄东头站满了围观的群众,这时我的正念来了,心想:我得向众生讲清受迫害的真象,揭露他们的邪恶。于是我就亮开嗓门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邪恶抓好人了……”他们看我大喊不止就鸣起警笛狂奔而去。他们把我带到乐平镇派出所,把我拖下车,推進屋,我仍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传遍世界60多个国家,江泽民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已被多国起诉,告上国际法庭……”这时屋门口引来了所里的一些人,派出所门外也站了许多围观的群众,这时我喊得更大声了。

半个多小时后,那两个打手来到屋里二话不说把我的胳膊反背起来就给我戴上了手铐又把我往车上拖,我就接着喊“法轮大法好……”警车驶出乐平镇后,在路上我只要看到路上有行人我就喊,就这样他们把我带到茌平县城的某一个地方(因天黑了看不清)停了车,这时恶警马瑞金已在那是等着了,他们又让我上了那辆警车,一直把我带到了阳谷县拘留所。

来到阳谷拘留所,他们给我摘掉手铐搜身后把我关進第2号监室,那时已关了两个女犯人。我想既然把我带到阳谷县来,正好我是给阳谷县人民讲真象的好机会,我是李老师的弟子,我们在人世生存的意义就是跟随师父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历史责任。想到这里,我心里坦然了许多,我又想起了伟大的师尊在《正念制止行恶》一文中讲到“……在各种迫害中,为了制止迫害,都可以用正念反制恶人……”于是我把心中残留的还能感觉到的一丝怕心通过发正念也清除得毫无踪迹。我决定不吃这里的饭,这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呆的地方,既然来到这里我就向所里的所有人员讲清大法的真象,深揭江泽民这个魔头的罪恶,当所长来制止我不让我喊时,我就义正辞严、毫无惧色地给他们面对面的讲真象,使他们明白江泽民这个元凶的邪恶至极与它的累累恶行,使他们明白我们法轮功学员是冤枉的,我们的师尊是蒙受了奇耻大辱的,使他们了解炼法轮功是修心向善的,有益身心、有益社会,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就这样渐渐地再也没有所长来制止我讲真象了,有的所长还主动来探讨有关法轮功的问题……

由于我从2月24日晚到3月1日这七天时间里我坚持不吃饭,并接连不断地或讲或喊的讲真象,所长怕我的身体出问题几次劝我吃饭,但是无论他们怎样劝说,我还是不吃,无罪被关押怎能让人吃得下呢!我要求所长给茌平的恶警打电话让他们来接我,在我多次要求下,他们说给联系了。3月1日下午茌平来了两个人说要提审,我借此机会给他们讲真象,并揭露他们非法拘捕法轮功学员这种知法犯法、集团犯罪的罪恶行径,并要求他们把我当天接回。可是最后恶警马瑞金推托说他要回去跟局长汇报、商量,明天上午再来接我回茌平。

第二天,也就是3月2日他们果然来到阳谷,谁知他们还是继续施阴谋耍诡计,他们又把我强行带到了冠县一个据说是常年开办的洗脑班─—冠县法治学校。来到这里,他们让我下车后,我又开始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关進屋里后就溜走了。

我在冠县的这两天里,仍不吃饭,在师父及时点悟下,我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在那里被关押的两名同修告诉我说法治学校的正、副校长就是这里610组织的头子。我想,他们又要在这里再次用欺骗、恐吓等手段转化我了,那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当他们给我谈话时,我就借此机会用我曾被转化过的亲身感受揭露他们依仗江泽民的权势、凌驾于法律之上,以转化法轮功学员为名,变相迫害为实的罪恶本质。在我的正念作用下,他们一个个都显得那么弱小而不堪一击。两天内他们的邪恶计谋用尽,以彻底失败而告终。他们看我仍不吃饭,老喊大法好,他们没有办法只好报告茌平恶警让他们去接我。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师父的弟子,只有师父说了算!就这样3月4日我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回到了家。

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是我作为一名曾经邪悟过、走过一段弯路的大法弟子的一番感慨,愿那些像我一样走过弯路还没有归正自己、重新紧跟师父正法历程的同修们赶紧猛醒,我的例子就是前车之鉴啊!难道真的没有感受到自己心灵深处的呼唤吗?难道真的没有感觉到师父慈悲无限的苦度吗?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等再等,就是等着我们归正自己的正法之路啊!同修们,您真的忘记了咱们亿万年的宿愿了吗?猛醒吧!!猛醒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