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国籍(图)


【明慧网2004年8月6日】我叫朱学智,1997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

我在家乡天津市,有三家股份公司企业经营高科技产品开发和贸易,以及房地产业务。资产积累已达千万元。2000年底,我来到丹麦经商,从事高科技产品项目的咨询及商品的進出口贸易。同时,我在中国的三家公司仍然正常经营,由我与国内的合作者共同管理。

2003年的5月5日,因为我的中国护照页满,需要加页,我去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办理护照加页事宜。按规定填写了表格并提供了所需一切文件,使馆工作人员给我开具了受理收据,但未写明取照的日期(按规定10天),而在那栏写下了“电话通知”。我问他为什么时,他回答说只能这样。


护照

取证单

过了二十多天后,我还没有收到电话通知。于是,5月27日我再次来到中国使馆询问结果。使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你的护照我们不能给予办理”,并将我的护照及表格退回给我。我问他为什么不办理,他说,因为我炼法轮功,在中国是违法的,这是中国的政策规定,不能给法轮功修炼者办理护照等事。当我要求他提供书面答复文件时,他说:不能提供任何文件,只能是口头告诉你。

我说,护照代表我的身份,是公民最基本的权利。法轮功是叫人做好人,不是象中国江氏集团宣传的不实之词讲的那样。1999年以前,中国到处都是炼法轮功的。只是由于个别当权者的私欲和嫉妒,才开始对法轮功進行了惨绝人寰的迫害

随即使馆工作人员又对我在中国大使馆前静坐的事表示不满(为了呼吁制止在中国发生的日益严重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虐杀,从2002年4月以来,我和同修们每天到中国大使馆前面,和平静坐请愿。)我告诉他,如果没有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進行迫害,我不会坐在那儿。他不想与我進一步交谈,只是说:他是被授权转告这个决定。并且说:如果你放弃修炼法轮功或对此有保证,我们还可以考虑给予办理。我笑着说:这是不可能的,迫害法轮功是错的,非正义的事是不会长久的,总有一天会真象大白。

早在2001年底开始,国家安全局人员以调查我的法轮功身份为名,不断的骚扰我在中国的公司及工作人员。在2002年8月,我在天津的三家公司被国安局非法查封或变相强迫停止营运。在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文件的情况下,他们将公司的营业执照,帐务文件全部拿走,所有员工一天之内全部失业并强行進行所谓调查,公司内部经营活动完全被非法终止,经济损失巨大。

同时,我在天津的私人住宅,轿车,所有个人财物存款,现钞,个人收藏品都被国安局查封充公。

与此同时,我本人及妻子在国内的家人亦遭到了限制人身自由,失业,电话监听,跟踪,随意被公安提审等等一般人无法承受的遭遇和迫害。

在丹麦,我们夫妻俩的日常活动经常被陌生人跟踪,并有人到我们的住处多次偷拍照片。

我所有在华商业客户全被国安局威胁警告,不许他们再与我進行商务往来。

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我的遭遇,只是在中国千千万万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例子。

法轮功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原则的高德修炼大法。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只想通过修炼成为一个好人,一个健康的,道德高尚并有益于社会的人,这有错吗?自从1992年法轮功在中国传出后,世界上至今已有60多个国家的1亿多人在修炼法轮功,并获得世界各国政府1000多项褒奖。

虽然法轮功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欢迎,但由于独裁者江××的妒忌心理,从1999年7月20日起,却在中国遭到了无理的禁止与迫害。由于江××的一意孤行,以个人意志凌驾于法律之上,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的国家恐怖主义,善良的修炼者在中国已经遭受了5年的迫害。5年以来,通过各种渠道传到海外来的,有确切地点、姓名、证据的,至今就有1000多人被迫害致死。被残酷迫害致死的人,从8个月的婴儿至80多岁的老人,来自中国各地,遍布各个年龄及社会各阶层。更有无数的修炼者被剥夺了个人财产,工作,教育权利甚至生存的权利。

在中国,因为谎言的欺骗和信息的封锁,许多中国人民不知道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事实真象。也不知道在中国有这么严重的迫害发生。在国外,亲身听到,看到这么多从中国传出来的迫害的事实时,我被震撼了!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我也是一名因修炼法轮功而受益的当事人,我应该站出来,告诉人们发生在中国的大规模屠杀,呼吁停止迫害。

当我想这样做时,我不是没有经过激烈和痛苦的思想斗争。因为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如果你说出了操纵权力的独裁者不愿意听的话,哪怕这是真话,你必定马上会遭到迫害,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我十几年心血的经营将会付之东流,我不仅会被剥夺财产,还会遭受生命的危险。但是发生在中国的迫害的情况太严重,太紧急了--迫害延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以法轮功学员的生命与血肉为代价的。----我是一个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的修炼者,我怎能为了自己的私人利益,抛弃自己的生活准则呢?我怎能对中国这么多与我一样努力做一个好人的人在遭受到残酷屠杀默不作声呢?只有我和所有的人一起,都来发出正义的声音,尽早结束这场迫害,我们的利益才能真正有安全的保障,我们每一个个人才有真正的幸福生活和前途。就这样,我站出来紧急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也包括了到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前,在他们全天24小时拍摄,监视的摄影镜下所進行的和平请愿以及绝食请愿活动。

中使馆不给我办理护照,导致我无法办理在丹麦的延签。使我再也无法在丹麦進行正常商务活动。也失去了出入境的自由。

其实,一个人的身份是他出生的那一天就存在了的,是人的天赋人权。作为一国政府,这是他们对国民所应提供的最基本服务。事实上,从法律层面来讲,无论一个人做了什么,与政府的意愿符合与否,都不应成为政府提供他身份证明与否的依据。可悲的是,一个泱泱大国的政府,竟被江氏集团操纵着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采用剥夺他的国民的最基本的生存权利的手段来企图扼杀人的正信!

现在,我的护照因为不给延签已过期作废。

在国外的日子里,每当拿起电话就听到了我远在中国的78岁的老母亲对他唯一的儿子的呼唤“儿啊,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儿啊,今生还能见到你吗——”

是谁,使我们天各一方,骨肉分离?!
是谁,强夺资产,让我一夜之间一贫如洗?!
是谁,剥夺了我做人的基本权利---国籍?!
我呼吁----立即停止迫害和虐杀法轮功!
我希望----归还我应有的权利!
我要我的国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