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日画家的国籍权被中国驻日大使馆无理剥夺的经过(图)


【明慧网2004年8月12日】我本是一名从小受家境影响,在西洋油画的艺术熏陶下成长起来的艺术家,跟许许多多对人生与艺术有着严肃态度因而苦苦追求完美艺术生命的艺术家一样,艺术的生命来自对生命意义的真正认识始终是我不变的艺术观念。

为何我这样一名视艺术为生命的人会选择修炼法轮功并不遗余力的要把他洪扬,到最后投入到向全世界人民讲法轮功真象,揭露法轮功受迫害受造谣污蔑的洪流中去呢?恐怕即便是对法轮功抱同情态度的中国人也未必都能理解,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老人更会说我等于将自己的前途毁掉了,因为那意味着我一辈子不能再回国,会被江氏视为眼中钉。

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法轮功给我带来的美好,胜过我的个人艺术追求。我曾经在人生的方向上彷徨痛苦,记得在人们无比崇拜西洋艺术纷纷到海外深造的那段日子里,我却苦苦的问着自己,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精髓在哪里,作为一名中国艺术家,面对贬低自己传统艺术而盲目崇拜西方文化的潮流,我决定寻找那古老而深藏不露的中国文化的精神。

这一思索,意外的打开了我的思路,我惊奇的发现,原来我是对现代人类精神的秽暗、消沉、惶恐和幻灭的思想感到焦虑,原来我想寻找一条能够拯救人类精神,带给人类幸福和希望的东西,他在哪?他又是什么呢?我重返中国,开始追寻那探索生命奥秘和真正意义的古老的修炼,然而我翻遍了古今中外佛、道、儒的各种著作,碰到了许许多多有造诣的专家名士,也尝试了一些现代气功的修炼,依然无法解答我,给我满意的答案,直到我绝望的回到日本,无意中翻开最后在中国随便买下的《转法轮》一书,一下子象万古沉睡的灵魂苏醒过来,象拿到了一把打开生命与宇宙奥秘的钥匙一样,我一下透悟了人生的真谛,领悟了万古天机而激动万分。从此以后,我不再会困惑、彷徨、不再会在患得患失中痛苦,那种“我终于找到了”,我知道中国艺术的生命与魅力在哪,我知道了怎样走自己正确的人生与艺术道路的欣喜伴随着我的眼泪哗哗而下,我几乎象一个迷途的羔羊找到了自己久违的家。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那种自毫无以言表。

从那一天起,我要把这个功法告诉所有在海外的中国人,告诉所有苦于找不到正确人生道路而随着潮流跟着感觉走的全世界善良的人。让人们从中受益。就这样一种使命深埋心底,我开始了在日本建立炼功点向人们义务洪法教功的新的人生历程,哪怕耗尽我一生的精力也绝不后悔。

然而99年7月20日荒唐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传遍了海内外,那就是江氏由于妒嫉丧心病狂的利用手中的权力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造谣与对法轮功弟子的残酷镇压,我惊讶21世纪的今天又重新上演新的“文革丑剧”我悲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遭到的一次又一次的践踏,然而今天对法轮大法的扼杀是对人类最后希望的扼杀,我绝不能坐视不管也绝对无法容忍。

于是我开始投入到了向全世界人们讲清法轮大法受迫害的真象以及营救国内同修的洪流中去了,不管时日长短一定要让法轮大法洪扬天下,真象大白。

因此,当我得知江氏于2002年6月访问冰岛,毫不犹豫的动身去了冰岛,决定找到这个元凶向他提出和平抗议,为受难的中国同胞申诉,同时也向冰岛人民政府讲述法轮大法真象。

我实现了的行程目地准备返回日本。6月19日在丹麦机场转机时发现护照、机票和钱物被盗,只好凭一张丹麦警察开的护照机票被盗证明登上了返回日本的飞机,然而6月20日飞机降落日本国际机场后,我被日本海关人员拒绝入境,明白事由后他们向中国大使馆打电话。一位叫吴晓寅的大使馆工作人员满口答应给我补办护照,入境处的海关人员让我暂时進入日本,并叮嘱办好护照到机场的入国管理局补办入境手续,否则我将与不法入国身份同等。

2002年7月5日我前往中国大使馆申请补办护照后,后又按约定日前去领取,结果窗口工作人员让我稍等片刻最后告诉我没给我批,问及理由,那人不明说,只暗示不用问我自己也应该知道为什么。要求他给我开拒发护照的理由书我好交给日本入国管理局补办入境手续,否则我将被日本政府当不法入国处置。他表示拒绝、无能为力,最后给我写了一个专管海外法轮功学员的官员名字与电话,也不知是否巧合,他写给我的居然是吴晓寅。我只好电话与吴联系,他推托是“上边”的决定,无法给我办理护照。我请他开拒发理由书,依然遭到拒绝,就这样,当我9月份签证过期,向日本政府重新申请签证时,日本政府简直难以置信中国使馆会不给开拒发护照的官方理由书,不明不白的结局使得日本入国管理局对我的情况展开了严密调查,我被当作不法入国的人员对我進行了一天的拘审,历经数月,经多方查证中国政府拒开理由书属实,以及我个人清白记录,出于我妻子是日本人,12月4日日本政府才给了我一张“在留特别许可”的特殊签证,我才恢复在日本的正常生活,若非妻子的日本国籍,不知命运如何。


日本学员李园

李园以前的护照

李园补办护照的收据

这一过程对我个人的生活与精神上的压力可想而知,由于中国使馆始终没给我补办护照,使我原本在日本生活了9年半的记录全部作废,原来已递交申请永住的手续也因此被撤销,新的签证意味着我才刚刚开始在日本生活,没有资格申请永住。

这就是中国驻日大使馆对我拒绝补发护照的迫害,荒唐而无理,江氏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剥夺一个合法公民的正当权利。因此我要申诉,而这一经历更坚定了我揭露江氏一伙罪恶行径、还法轮大法清白的坚定信念。

以上就是我为何要为法轮大法讲真象及因此受迫害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