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用电话向大陆民众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8月14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记者莫心海报导)几年来,打电话一直是法轮功学员给大陆民众讲真象的重要方式。打电话讲真象针对性强,可以根据对方的身份和疑问来调整谈话的内容,还可以从对方的说话和语气中直接了解其交谈时的态度。经过这几年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努力,大陆民众对大法真象的了解情况如何?学员们打电话的反馈如何?对大法,市民们最想了解什么?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了一些参与打电话的学员,这里是学员们在打电话中的一些故事和民众对法轮功态度的一些反馈。 

一次,接电话的是两个学生,学员讲了大法的真象以及在海外洪传的形势。两个学生问了许多问题,象为什么法轮功好国家还镇压?电视上说的“杀人,自杀”是什么回事等。这位学员回答说镇压法轮功不是中央的政策,也是不符合民意的,是因为法轮功好,有上亿的人炼,江××个人出于妒嫉心而镇压法轮功,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折磨致死。他们说他们也经常在网上看到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的照片,但因为从未亲自见过,不太相信。学员给他们举了自己的朋友清华大学毕业生袁江被迫害致死,以及自己的亲戚因炼功上访被抓被打的例子。两位学生说:“这是你自己亲身所见的例子,现在我们相信网上所说的迫害是真实的。”学员又和他们進一步讲自己曾经身患绝症,后来炼法轮功而痊愈的故事。学员和他们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两位学生说,“谢谢你,如果法轮功真是那么好,真象大白的那天不会太久了,到那时我们也会炼法轮功的。”

一位学员打电话给一个因为积极参与镇压法轮功而上了“恶人榜”的警察。讲了大法在国外深受欢迎和江××在世界多个国家因为镇压法轮功被起诉,世界上只有中国在镇压法轮功,镇压是不会长久的。又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提到当年文革时整老干部很卖力的北京警察后来都被拉到云南秘密处决一事。因为这位警察很害怕。他就和学员商量说他办提前退休行不行。学员善意地跟他说“你才四十多岁,怎么就想到退休?你应该努力行善将功补过。”接着给他讲了某地一个公安局领导的做法,每次上面下达命令要抓捕法轮功学员时他提前通知学员。这样既对上面有所交代,又做了大好事。又给他讲了当年二战时期辛德勒暗中保护犹太人而被后人称颂的故事。这位警察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做,对学员表示非常感谢。

学员的一个电话往往能立即改变接电话的人对大法的态度。一次一位学员的电话是一位男士接的,刚说了几句,他说:法轮功不行,是“×教”组织,然后就挂了。然后学员又打了过去,说希望他别挂电话,认真听学员的电话。他真的是认认真真地听了,之后他问学员:“我能为你们做些什么?”学员告诉他说“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参与任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他说:“好的。”

一位学员打电话给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个研究室,碰巧接电话的是一个曾经参加过李老师在国内讲法班的男士。当学员得知他有的不少炼法轮功的朋友后,就问他:“你的那些炼法轮功的朋友是不是象国内媒体宣传的那样?”接电话的人回答得很干脆:“那当然不一样。”学员又问:“国内媒体宣传说法轮功是迷信。你的朋友中很多都是有学问的人,您认为他们是不是象媒体宣传的那样没有见识?”对方坦率地说这些都是为了愚弄老百姓的谎言。

一次,一家市级电视台播放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节目,一位学员就打电话给广播电视局的局长。给他讲了法轮功真象和国内诬蔑法轮功电视的造假证据,叫他不要播放这类节目。听了以后,他就问学员是从哪打来的。得知学员在美国时,他就很好奇地问学员是否见过师父。学员就借机给他讲了师父的一些事迹,这位局长很感兴趣。最后和学员说以后有什么消息再给他打电话。

在大陆,民众几年来受媒体宣传蒙蔽,有的人接到学员的电话时态度很不好,问的问题也直接反映他们对法轮功的心结。一次,一位学员打电话给一个大学生。那位学生一听到是法轮功的电话,就用挑衅的语气问:“你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受了美国的资助,受美国政府指使的?”学员不为所动,回答说是自己自愿自己花钱打的电话。对方就问为什么。学员回答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知道法轮功很好,不想看到大陆民众受谎言蒙蔽而仇视法轮功学员,也许有些法轮功学员就是他们的亲人,朋友,同事或邻居。人应该明明白白的活着。学员还跟他讲了女律师倪玉兰因帮拆迁户打官司被关押,在监狱中遭毒打致残,因为得到监狱中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悉心照顾才而得以活出监狱的故事。知道法轮功学员在遭受如此不公还处处为他人着想,那位学生终于走出了谎言的阴影。

因为打电话遇到的对象不同,学员往往采用不同的方式打开话题。比如接听电话的是学生,学员就告诉他们原教育部长陈至立在国外被起诉一事。对方往往都问为什么,学员就把她在几年来在教育系统积极推行镇压法轮功的劣迹,比如采用欺骗恐吓手段在中小学生中搞“百万签名”,开除坚持信仰“真善忍”的师生等;对知道法轮功真象而以实行任务为借口的警察,学员往往以二战时的纳粹军官和文革中积极实行整人任务的警察作为例证,劝他们以为借鉴,给自己和亲人留后路;对自称是基督徒的人士,学员就给他们讲国外有的基督徒在教堂里为在中国受苦的法轮功学员祈祷等。这样对方一般都能认真的听,效果很好。

在打电话时接到电话的人态度各异,明白真象的人有的敢于直言江××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错误的;有心存疑惑的人敢于问学员问题,和学员讨论;但大部份人是想听学员讲真象,但怕电话被监听,所以有的人嘴上大声说不想听却拿着电话在听;也有些人表示不感兴趣。一般来说,接触过法轮功真象材料的人都比较愿意听学员的电话。打电话的学员们普遍感觉到现在老百姓的态度变化很快。最大的一点是现在很少遇到一提到法轮功就情绪失控而谩骂的人。例如,一位学员打通的23个电话中,只有一位骂人,一位表示不耐烦挂掉了,其他人都听了。

和一两年前一样,没有接触过法轮功真象的民众普遍问到的仍然是所谓“自杀”,“自焚”,“搞政治”,“围攻中南海”,“反华”等等江氏垄断的媒体在过去几年来对大法栽赃的内容。这些人通过学员的解释大多都明白了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