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师父的呵护下脱险


【明慧网2004年8月2日】2004年3月底,听说江西省瑞昌市又一位功友被抓的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邪恶为什么还那么猖狂呢?

2004年4月4日晚上,我和另一名大法弟子一起带着真象资料来到了瑞昌市沿街散发,希望那里的人多了解真象,早日停止迫害法轮功。快到半夜12点时,街上碰到巡逻队巡逻,我们就换个地方散发。到凌晨1点钟左右,他们发现了传单,并且跟踪传单找到了我们。在他们抓我时我还准备与他们动手,脑中马上反应师父在《忍无可忍》中说:“法理中包含着忍无可忍,只是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有关要过,心性要得到提高,要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为此师父一直不讲忍无可忍。”感谢师父及时点化,差一点就破坏了修炼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要求。我们俩都被抓住。那位同修一直到现在(7月7日)没有一点消息,家人要求探望也不准。

当时我们俩都被抓到瑞昌市湓城分局,他们盘问,我们一概都不配合,正视恶人,他们都灰溜溜地离开我。

4月5日上午九点钟左右,我被带出湓城分局,在街上要我上车时,我看到街上很多行人,我放开喉咙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周佐林副局长笑着问我:喊一下好过点吧?我回答说:“好过很多”。上车后把我带到了瑞昌市公安局,从那时我与同修被分开了,到了市公安局,他们态度非常“和善”,给我早点吃,又给我倒水喝,手铐却一直是戴着,说明他们的和善是伪装的。我们都是坐在沙发上,他们以谈话的方式又开始盘问我,在湓城分局,我的手被反铐着,夹在铁椅子上坐着一直到离开湓城分局。从始至终话题牵涉到讲真象我就对答如流,问我姓名等,我一概不答,一直到中午11点半做笔录的人大概也只写了年、月、日。他们要吃午饭了,他们把我带到值班室派两人看着我,他们就去吃饭。他们一走我就开始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我要走出去,让那二人别动。大约五分钟左右,我就开始起身走,走到值班室房门我想看看有没有其它出口,只有从值班室大门口出去,走到大门口,看到局长周佐林正站在公安局大门口,我犹豫了十几秒钟,还是坚定的要走出去。在大门口我看看值班室里的两人确实没有动静,因那一堵墙装有一块很大玻璃。我非常平静地往外走,出了公安局我就开始跑,刚到街口,有一个警察站在路口处,我又往回跑找出路,没有。只好从警察面前走过去。就那样走出了瑞昌市公安局,我一直戴着手镣跑回家。路上走了两个半小时左右,在途中遇到一条河过不去,有两只空船,正好连着,我就从空船上过了河,路途我一点都不熟悉,都是瞎摸乱撞,可想而知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每一位大法弟子。

6月23日,瑞昌市公安局来了一群人到我家绑架我,我不在家,邪恶扑空。我的家人受到他们严重的骚扰。

7月5日瑞昌市公安局又来了一群人,当时我正在家里,他们把我们房屋都围住,当时我被他们抓住,他们想把我抬上警车。我说,无论怎样,我也不上你们的车。我妻子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他们都不敢正面回答,只敢说为了瑞昌的事,当时我们涌泉派出所有一个人姓刘的跟着来绑架我,他抓住我一只胳膊,我质问他:小刘你为什么抓我,他也只说为了瑞昌的事。当时围着很多百姓,有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有的说他们连土匪都不如,这样的老实人也抓?!——说什么的都有。邪恶之徒心虚,慢慢对我放松了。最后只有一个高个子瑞昌恶人抓着我的皮带,其他人都被老百姓围住。我挣开他的手就跑,他跟着追,一会儿就追不上。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又一次逃脱。

邪恶之徒为什么敢迫害我?还是自己没有做好,我早就该把他们邪恶的行为写出来曝光,叫他们不要再做江泽民的帮凶了。

自己两次脱险的经过,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走过的。今后一定要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好,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由于学法不深,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