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中只要想到师父,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明慧网2004年7月14日】2001年春节前夕我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非法抓捕,后被分流到密云县看守所。因我不报姓名地址,遭到当地恶警的毒打。

我被带到一个派出所,三个恶警一起打我,用警棍狠砸头部,用暖瓶里的水浇在我头上,用皮带抽我的脸,我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恶警用皮带捆住腿,将我打倒在地,用电棍在我脸上乱戳,用穿着皮鞋的脚踩我的嘴,不让我喊,用花盆里的泥塞往我的嘴里塞,我用舌头抵住塞嘴的泥,当时呼吸困难,动不了,后来两个恶警出去了,我吐出嘴里的泥,坐起来。另一恶警用苍蝇拍往我脸上抽,我仍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

恶警不打了,我缓过气来,头部象要炸开一样,我在心里请师父加持,一遍遍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一会儿我就不难受了,我知道是师父在替我承受。恶警用喷壶往我脸上喷水,我盯着恶警的眼睛,对着他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喷壶嘴堵了,恶警躲开我的目光走开了。一个警察作笔录,我给他们讲真象,讲我以前有多种病,是修炼大法才好的,还告诉他们电视、报纸上的宣传是造谣栽赃。他们静静的听,在思考,恶警给我打开背铐,我手腕上两道伤疤至今还在。

他们将我送回看守所,我们几个同修绝食绝水抗议这种非法关押,七天后堂堂正正闯出看守所,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

我写出这段经历,是想告诉人们: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在我重病缠身,深感绝望的时候,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一次次点化、慈悲呵护,我才绝处逢生。危难中只要我想到师父,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就没有过不去的难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