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大法弟子正念否定洗脑班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22日】2004年6月15日清晨6点多,当地派出所所长带两名警察、翠岩镇王镇长和村长几个人突然闯入我家,说要带我去学习学习。我当时意识到邪恶之徒要带我走,就说:不走!接着就向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我炼功受益的故事:我炼功前患有多种疾病,尤其是头部疾病和脉管炎折磨得我生不如死,家里困难没钱医治,有时借了钱去治也没治好。几年前我修炼法轮功以后,所有的病痛很快痊愈。

后来王镇长看着我不让我动,其他几个人又去了另一名功友家去抓人。大约7点钟这些人返回来,将我强行拉上车,在车里我继续向他们讲真象和大法的美好,讲我炼功后我家庭和睦,身体健康,大法使我自觉做好人。我当时没怕心,就是跟他们讲。

一个警察说:“看样子是真炼的,要不哪能说得这么好呢!”镇长秘书说:“要真能治脉管炎我也炼。”我说:“你就按照《转法轮》上说的去做,啥病都能痊愈。”他又问我“你现在还炼,不怕死吗?”我说“不怕。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为大法为信仰而死也值得。”这时他们中的一个人说:“这个人是好样的,要是在战争年代可能成为英雄。”

他们把我送到位于锦州气象台附近的辽宁工程勘查院(水文队)招待所。我下车一看,是个大院,门口有两道岗,大门紧闭。進屋后,不一会儿来了个女警察,听说是搞政治工作的。她问我那个小本(年初我做真象小册子曾被抓)是哪儿来的?我没有正面回答她,她又说:“国家不让炼,你就别炼了。炼别的不行吗?现在美国帮助台湾打中国,都是你们老师让打的。”我立刻制止她,并开始讲真象,我不停的说,为的是不让她有开口诬陷大法的机会,这时進来一个老头,冲着我喊:“一说到正事你就打岔(指发的真象小册子)。”他让我骂师父,我不听他的,继续讲真象。

后来得知这就是2004年6月初以来,锦州市邪恶之徒办的洗脑班,这是第二期,共抓来6名功友,我们6人互相帮助,不配合邪恶之徒的命令,同时发正念。洗脑班不法之徒为了达到他们的目地,对我们6人十分热情,什么条件都答应,想吃什么都有,还备有医生,只要写个“保证书”马上送回家,不然就送马三家教养院。

我来的第二天,一个所谓的“学者”给我们上课,满口都是恶毒诽谤大法之词。他在上面讲,我就在下面发正念,突然我全身难受,手脚冰凉,当时我就是想哭,哭得十分伤心,但头脑清醒。这时恶人也不讲课了,几个不法之徒也慌了,他们把我送到医院,把我丈夫也叫来了。医生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检查后,医生说没有病,可就是没有脉搏。这时恶人中有人说:“这样的人整来干啥,送回去吧。”我丈夫担心我的身体,说要做脑CT。我说:做什么CT,赶快回家吧。这样他们开车送我回家,由于路途较远我一路发正念。

就这样,我被劫持两天后闯出了锦州洗脑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