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证实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8月18日】从同修家回来已是晚上十点多了。见左邻右舍多人都在路灯下摇扇纳凉,听闲谈的人们说附近电路线被烧坏已停电。家人都出去了,机会难得,我摸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没有半点犹豫骑车向既定的目标進发。夜色茫茫,我独自行驶在两旁全是青纱帐的农村公路上。

十几里地以外新建起一座供电站,新刷了米黄色涂料的很有气派的外围墙上已被格式出一个个预写标语的图案。几次路过,几次看见,几次为之心动,我想这绝非偶然。

这条路离村落较远,几公里长的路旁偶有一两个相距较远的民建小厂,此时已听不见半点劳动声息,只有一两点微弱的灯光预示着有人。万籁都消失在夜色茫茫的黑暗之中。这条路白天来往的行人、车辆、学生很多,因为它是不少农村通往县城的交通要道。

一路上我不断正念清理着我周围空间场和供电站处另外空间一切不正的因素。想着要写的结构和内容。远处开来一灯光很刺眼的车辆,我机敏的避开了,又一辆辆微亮灯车与我擦肩而过……呀!一小工厂处微弱的灯光下迎面走来一光着上身、只穿一条三角裤衩的中年男子,拿着手电冲我直照。刹时我毛骨悚然、头皮都发炸,背部似有无数害怕的因素急速的射入。我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默念师父正法口诀求师父加持。我稳住心匀速前行,后面的手电不住的照还听到脚步声。瞬间对面稳稳的开来一辆光线均匀的摩托车。甩掉了后面恶念的恶人,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怕意顿消。

供电站的围墙离公路约八米远。我环顾四周将自行车安放在一条少有人并准备返回的窄小土路旁。我把握刷子的手用塑料袋包好,抱起装在包里的油漆桶开始挥毫。每个字都有着我重大的使命和责任,每个字在我心里、手上、笔下都会发出并带有强大的正念能量。心想机会难得,尽量把每个字写好,写的大到我认为的最大、最工整横平竖直多涂几遍。

站在墙边茅草过膝的窄小倾斜的土坡上,全神贯注,感受到了身神合一。飞来很多的蚊虫围着我嗡嗡叫,挺大个带甲的黑虫不停的叮咬歇斯底里。我忍着尖刺的痒。有时禁不住浑身打颤,我使足劲的吹和蹭掉一个个叮咬在双臂和脸上的疯狂了的吸血虫,双腿也不断的交替互蹭驱赶蚊虫。

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的干扰在破坏我证实法,在利用表面空间的毒虫对我袭击、削弱我的意志考验我。我在心里笑了笑随即发出了强大的除恶正念,同时请求师父加持。我左手抱着约七斤重的油漆桶,握刷的右手灵活机动,沾漆适度,尽量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因为一不小心鲜红的油漆就会滴在不要的地方使字体模糊,使衣服沾上痕迹,我绝不能有半点疏忽。

虽然我的双手不能驱赶蚊虫,但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佛法就在我心里,渐渐的我不再有被蚊虫叮咬的感觉了。在大汗淋漓中我咬牙坚持近两个小时终于完成了我的作品。“江泽民被法轮功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告上海外法庭”,“世界需要真善忍”,“全球公审江泽民”──四十二个大字。

我负责的再检查了一遍,直到满意为止。不断有车辆灯光照射,不断有行人路过,我理智的蹲下,有无数棵齐腰高的棉植作掩护,我想这块棉田有福了,因为此刻它们与大法弟子正念除恶时同在。

不知会有多少生命能目睹这醒目的真象,我想每个目睹者都会发出不同程度的正念。同时江××表面人皮损尽阴德的阳寿也会在众生的正念的唾弃中被迅速的消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