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警非法抓好人 只为勒索钱财


【明慧网2004年8月27日】2004年3月24日上午10点多,我被当地恶警绑架。当时我正在家洗衣服,突然有人敲门,我去开门一看,来了一辆轿车,有4个人。他们问:“这是荆广会家吗?”我说:“是。”“你叫单淑英?”“是,你们找他有事?”“找他没什么事,主要找你,走,到屋里去说。”

到屋里王金山拿出拘捕证:“你被拘留。”我当时吃了一惊,便问道:“我犯什么法了,你们拘留我?”“有人举报你,说你参加组织了,聚会去了。”我说:“谁举报我的,把他带来让我看看,我参加什么组织、聚什么会,难道做好人还错了吗?你们凭什么抓我?”一个叫单瑞喜的说:“跟我们走,别洗了。”我说:“你们说了不算。”王金山、董辉一起说:“我们说了不算,你说了算?”“我说了算,在我家。”他们俩看着我洗衣服,单瑞喜和大王务派出所的人开始翻东西,我一边洗衣服一边说:“不许你们在我家乱翻。”他们不听,继续翻。当时被格子里有50元钱被他们拿走,还有几本书,翻完后就把我带走了。

在车里我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我又开始发正念,这时车已开到大桥跟前;干响不转轴。我说了一句:“你们就欠这个。”董辉给我一个嘴巴子不叫我说话,不一会儿他们把我带到国保大队。单瑞喜开始审问我,董辉给我戴手铐子,问我从几几年炼功,为什么炼功。我就把我没炼功前有什么病,通过炼功怎么受益跟他们讲了一遍。

过一会儿他们去吃中午饭去了,留一个人看着我。临走前,他们说:“给你2小时的考虑时间。”到了3点钟董辉又开始审问我,在审的过程中他举了三次手想打我,都没打上,因为我不配合他们。他又问:“你知道不知道国家给定为邪教。”我说不知道,做好人也邪吗?他说:“单淑英你给我正面回答。”我说,“法轮功好就是正面。”他又问:“你到底还炼不炼。”我告诉他,“这么好的功法我为什么不炼?当然练!”

审完后,他们又带我上对面楼滚手印,还问我带钱没有。“没有。”董辉说:“我看你兜里有钱。”顺手就要掏,这时我一边拨拉他的手一边说:“你们光天化日之下敢搜刮民财,你们知不知道在犯罪。”这时王金山说:“你们不就是会曝光吗?”我说:“就得给你们曝光,叫你们尽抓好人,杀人放火的不管。”等到4点多钟他们三人把我给送進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田所长让我背监规,我不背,并告诉他们,怎么样做好人“真、善、忍”全教我了。他们还让我早上跟着做操,我也不做。我们吃完早饭开始干活,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到了晚上还轮番守夜,一天吃的是窝头和馒头,喝的是连一点油都没有的菜汤。在监所期间他们提审我三次,我都没有配合他们。最后把王金山给气坏了,连声说:“你真顽固,你等着吧,一是释放通知书,二是劳教,你没什么错,也得判你一两年。”我说:“我才不在这呆呢,这是人间地狱,不是我呆的地方。”审问完,他们走了。我也回监所了。到了十六天上午,我正在干活,突然狱警喊:“单淑英收拾东西回家。”就这样我出来了。出来后我才知道他们罚了我家3200元钱,还说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以上是我所遭遇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