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妹妹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8月6日】我曾是一个子宫癌症病人,医院说我最多能活三个月。然而我有幸得大法,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净化身体、净化心灵,道德升华,病魔渐渐的消失了,身体强壮起来,我的不好的思想渐渐的修掉了。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几年来在大法中受益匪浅。

2002年9月,我和女儿参加婚礼,交谈中我说起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在大法中如何受益,如何起死回生,遭坏人举报被他们抓走后,我正念走脱了。当天我家被公安包围,10多辆警车,20多个恶警把我家抄了个底朝天,东西到处都是,连床都被拆了拿走了,大法书籍和讲法带也抄走了。有三个恶警气急败坏的呆在我家不走,在我家吃,在我家住,还摆上桌子打起麻将来,这哪像人民警察,活象土匪!他们住了一个星期不见我回来,就到外面四处找人,我家所有的亲属都找遍了。86岁的舅舅被他们拉出去,吓得他老人家胆战心惊。他们又到北京去找我,还去了我儿子的学校,叫儿子领着去他爷爷奶奶家抓我。空手而归后,局长拍桌子说:“一个50多岁的法轮功都抓不到,真是白痴。”就这样,公安局、610的人常常到我家骚扰。过年了,他们又住進了我家。在这样骚扰下,爱人和我离了婚、卖掉了房子后离开了本地。我被害得家破人离,连我病退的生活费也不给了。

抓不到我,这些恶人就加重对我妹妹的迫害,把她从宝泉岭转到外地,提外审酷刑折磨。恶警逼她说出我在哪里。北方的10月份正好是秋雨连绵,天气很冷,妹妹穿着短袖衬衫,12天不给饭吃,不通知家里,打得不能动了,恶警看快要死了,把人送回宝泉岭看守所,三个月后妹妹的胳膊还不好使。妹妹被送去劳教之前,一个恶警说:“拿钱吧,不然就劳教了!”家里拿不出钱来,最后妹妹被劳教了三年,在体检时发现有严重的心脏病,劳教所不收,他们不甘心,就把劳教所的人接到佳市一家大饭店吃饭,就这样,妹妹被送進劳教所劳教。

我就这样过上了流离失所的生活。2003年我和孩子租房子时,有一个同修去了我住的地方被举报了,6个恶警打开两道门,進屋就开始翻东西,把我带到了安庆派出所。我的大法书籍、录音带、手机、电话卡及380元钱都被拿走了,执法人员成了抢劫犯。他们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关了三个月,后非法判了三年劳教。体检时发现我有心脏病、癌症,劳教所拒收,家人为了办我出来被勒索了20000元钱。

直到现在,我还在外面流离失所。江××迫害了多少善良的百姓,象我一样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的人不知道有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