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4年8月7日】都已经到晚饭的时间了,送资料的同修还没有回来,今天一大早他临走的时候说,中午前就要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我想,不会吧!他一向做事都很谨慎的。剩下的资料不多了,我得印完,我给他们说了明天要赶回去的。房里很安静,只有打印机的唰唰声。“笃-笃-笃-”,几声陌生的敲门声突然打破了黑夜前的宁静,关机,拔电源,匆匆收拾后,我拉上内门,走到客厅……。

那天是2003年5月5日,我谨慎的拉开门,一群黑压压的恶警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我意识到出事了。“身份证拿出来,叫什么名字?”恶警们在吆喝着。我还没有来得反应,他们已经冲进内室,后来我才知道那位同修刚出去不久就在附近被绑架了,恶警在他身上搜出了租房的钥匙,他们逼不出资料点的地方,就在挨家挨户的查户口。

夜深了,他们把我绑架到了当地公安局。被绑架后,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持续发正念了。他们要查我的身份,听我口音不是本地人,拿出照片来核对,一无所获。那个姓刘的恶警就气急败坏的狠狠的打我耳光,见我不吭声,就将我的双手反背用手铐铐住死劲紧,并恶狠狠的说:“我看你说不说,我要叫你马上就流汗、喊叫。”隔一会儿又说:“上次在楼顶差点遭雷打了,把我吓了一大跳,你们法轮功说有报应,我就不相信,今天我看你们师父来不来救你。”

过了一阵,情况并不象他想象那样,我只感到双手阵阵热流、不痛,甚至有点舒服的感觉,在正念的作用下我依然表现得很平静,而且这平静中有一股不可撼摇的正气。他不甘心,拉着手铐死劲的摇,旁边那个眼镜看了说:“快给他松了,不要弄出事了。”后来他不死心,又整了一次,没达到目地,无可奈何的说:“我还真佩服你们法轮功的意志忍耐力。”他很不甘心的又说:“今天晚上我们就是不睡觉,轮番的审问也要问出个名堂来,我看你熬得了多久。”

没过一会儿,天上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连窗上的玻璃都被震得“铛、铛”响,可把他吓坏了,接着刮起了大风,我什么也没说,看得出来,他变得疑虑、紧张、恐惧起来了。

当天深夜,他们偷偷摸摸的把我挟持到了拘留所,半天后,我又被转到了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没说名字,他们都叫我“法轮功”。被抓那天开始,我就以绝食抗议。我想这样做可以抑制他们进一步迫害,他们还会来逼问我的事情。一方面,我不能再让邪恶钻空子了,一定要做好,千万保持正念,我提醒自己:“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师父的《正念正行》给了我无穷的信心和力量。但是另一方面自我被抓到看守所的一段时间里心里难受极了,我知道是自己的偏差才酿成了这次巨大的损失。

当初,我从单位辞职一心一意的想做大法的事,就走了一个极端,让同事、亲人们不理解,没有平衡好各方面的关系,虽然当时资料点上很需要会电脑和做资料的人手。但由于自己在做这些事情的过程当中又没有摆正个人修炼与做真象工作的关系,起了很强的干事心,有时个人的思想情绪很重,对同修提出的一些意见也听不进去了,学法、发正念也不够静心了等等。这些都是这次遭破坏的原因,犯了师父一再指出的典型错误。更主要的是我还担心我的被抓可能会牵连到其他同修,担心恶警们会从我这里捞到什么线索、突破口,因为我知道有好几个资料点都用的和我一样的上网方式,这是我最担心的。有次梦境中我看到很多同修被抓,好象是跟我有关系,我不知道是随心而化的假象还是真让我看到了什么。一个多月后,我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全市许多同修被抓,资料点遭破坏,损失相当惨重,至今虽我仍不知他们是怎样遭破坏的,但我有开脱不了的责任,多少同修省吃俭用用来做资料的钱物毁在我的手里,能不叫人痛心、悔恨吗?一种强烈的负罪感象一个结缠在我的心上,尽管我也知道这些事情想得太多了,太重会成为一种执著的,还会给自己的修炼人为的增加麻烦,也就尽量的掩盖他不去想他,走好今后的路吧!尽管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好象也自认为没有这样的心了,但是前次同修来接见的时候问我怨不怨其他的同修时,我的心被震撼了,是同修们宽大的胸怀包容我的过失,同修一句话,打开了我的心结。

看守所一个姓周的狱警要我交待情况,我不配合,他就给我戴上几十斤重的脚镣和手铐,并将手脚串铐在一起,身子根本就直不起来,生活的各方面都要别人照料,很不方便也很难受,这种刑具是这个看守所特有的。我被抓的第八天他们查出了我的身份,并和我当地的公安一起抄了我的家,收我的电脑、手机和一些大法资料。那天刘军来找我说了一些情况,劝我进食并说:“抓到你那天,你连名字都不说,我当时确实很生气,整了你几下,对不起了。”我不管他是出于真心或是伪善,他一定是有目地的。况且我也没有在意这些,我知道人干了什么事情都是给自己干的,他无非是想进一步弄清资料点的情况,并且要承认他们调查到的所谓的事实,以此来定罪。

每次他们来问这些事情,我都沉默不答,他们就说:“你就是一句话不说,一个字不签照样可以给你定罪,现有零口供了,只要有证人就可以了。”他们找了些什么证人呢?他们找到我父母、亲人证明我在炼法轮功,找到我的同事证明我会电脑,所以在法庭那个什么公证人宣读的什么材料中没有我的一个字,就凭这点就给我定罪了。

绝食后的第九天,看守所就开始插管灌食了,灌了两天,后来也灌进去了,我想既然这样,他们也查到我的身份了,反正是找了许多理由和借口吧,就慢慢开始进食了,当时也觉得心里不踏实,没有坚持好。果然在我开始进食的第二天,那个姓周的狱警又把我叫去逼问资料点的情况,我不回答,他又用上他的刑具,恶狠狠的说:“你不说也可以,我要镣你到判刑上山为止。”这样又过了五天,我想不行,自己好手好脚还要别人照料,不能再让他这样继续迫害下去了,我又开始绝食,一天后,在我同意进食的情况下,那个所里的医生把我的镣铐解了,自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来逼问我什么了。

今年7月27日,当地法院对我非法判刑九年。他们要判我多少年,我也没在意,不会给我精神上造成什么打击,因为我是大法弟子,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已经明白了自己要走的路,明确了自己生活的目标和意义。但是这个虚假的现实我不知道如何给父母讲,这些年来他们承受太多了,他们把我看作是他们唯一的希望,眼巴巴的望着我刚从劳教所回来,一家人满以为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听母亲说,这些年来,她一听到警车的警报就胆战心惊,生怕我在外面出事了,这一下真的遭抓了,而且一判就是九年,我真担心他们承受不了,甚至会怨我和大法,但我知道我有责任去把事说清楚,所以在我给他们的信中我说:“感谢你们的诚实、善良、勤劳与坚强给我带来的巨大影响。您们也深知您们的儿子是一个好人,没有任何的罪错,您们也知道我不是一个背叛的人,包括我的亲人、朋友,当然也包括我的信仰,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他们判我一年也好,九年也好,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分别,因为我们一直所做的就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证实一个清白,我只希望能得到你们的信任、理解和支持。这苦难的日子不会太久的,好好保重身体,等我回来全家团聚。”虽然这样,从母亲的来信中看得出来,她很是伤心。我很清楚如果他们不能真正明白就很难从那种痛苦的阴影中解脱出来。这次同修来问到我家里的情况,他们本来打算到我家去看一看,进一步将真象给我的家人讲清,由于他们找不到我家,所以来问到我,我真感谢外面的同修做的这些事,我想也是帮我了却心愿吧!

在这里,他们都很敬重我们大法弟子,现在他们都亲切的叫我“大法弟子”,我也很乐意接受。这样的环境里我们的每一言每一行都很重要,因为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他们,这是我们的责任。条件虽然艰苦,我都保持良好的精神风貌,乐观向上,生活、穿着方面干净整洁。他们认为我们法轮功很静,好象外面什么东西都动不了,也很净,从来不说脏话,真诚友善。他们基本上对大法都有了正确认识,都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有一个缓刑将要出狱的经理,临走时我对他说:“希望你能对法轮功有正确认识。”他说:“你放心,虽然我还不是很清楚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出去也给你们好好宣传。”一个判刑将要上山的残疾人对我热情的说:“我活了几十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你们法轮功这么好的人,这样肯帮忙,这么耿直。”有的人说:“你们太冤了,将来给你平反了,我是第一个见证人,我一定会给你们作见证的。”有的人说:“我们那个地方还没有法轮功,进来后我才知道你们太好了,等你出去后,一定到我们那里去宣传,我给你提供一切方便。”看到一个个明白真象得救了的众生,我感到真欣慰,这一趟也算没白来。因为有时也冒出很想出去的强烈想法,认为呆在这里好象发挥不了什么作用,现在正是需要我们大面积讲真象的时候。

有时在讲真象的时候,还带有个人的感情和观念,对那种自认为不可救要的就不愿意同他多讲了,还找借口,这么威严的大法不是每个人都配听的,讲真象不够主动,很多时候是人家问到了才去讲的,与人相处对别人的缺点不是宽容,从而带动了不好的心也影响到了讲真象。在这个地方,每个人相处的时间都不长,有与自己认为较相好的朋友分别后,还有很强的难以割舍的感觉,甚至还有一种失落感、空虚感,明显的被情感所带动,引起这些很不好的心。以前还自以为在情感方面是很放下的,实际遇到的时候却表现得这么执著,有时就想怎么搞的,还修得这个样子,还断不掉,弄得自己一时很苦恼,不过我现在更有办法和信心了,他就是花岗岩的顽石我也要把他化掉,坚定自己、坚定正念,师父会帮忙的。而且我还发现当这些东西让我感到很难受时,我就反复背诵、理解师父的《去执》和《断》起到的作用是很好的,学了这次师父在芝加哥的讲法,对照自己的方方面面虽然有太多的不足,但我坚信能走好一个神的复活之路,这次的讲法定会引导自己的修炼达到一个新的起点,也会让正法之路走向一个大的转机。

那天同修来讲了山上的情况,听说还很恶劣,并嘱咐我一定要做好,不要留下污点,劳教所这么难的地方都走过来了,千万别……,我感谢同修真的为我好,鼓励我,真的为我的生命负责。“请同修放心,请师父放心”。我还是那样说:“当初我选择大法时,就坚定了这条走到底的路,不管环境多苦多难,但是我不是为了去承受迫害,我是要在反迫害中走正这条路,不会辜负宇宙的重托、历史的使命,不辱这万古荣耀。

另外,我再想借这个机会向海外的同修问好,狱中的弟子想念师尊。

[编注:请当地同修找机会提醒和鼓励这位学员,不要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不要把坐牢看成“理所当然”的。大法弟子有执著,这是修炼中的事,而旧势力把有执著的大法弟子关在牢里是迫害,是在干扰大法弟子做该做的三件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思想中不应该承认和接受这种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