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感激那一跤


【明慧网2004年9月10日】1999年我在北京上大学。由于不精進,集体炼功学法我经常缺席。一天下午,我又打算开溜当日小组学法,作了别的活动计划。我拿起饭盒,蹦蹦跳跳下楼吃饭。刚迈两步,我就摔了出去,“飞”过所有台阶,再一头撞在墙上,直接到达了最底层。

当时楼道空无一人,我腿脚灵便,不至于自己绊倒自己,台阶上也没有任何障碍物,可是我真的就这样不可思议的横空一跤,摔的震天响,当然手中饭盒也飞了出去,砰砰咚咚,把楼梯上一层宿舍的同学都惊动了,跑过来问我怎么样。

我狼狈的爬起来,全身哪儿都没伤没破,但我非常担心自己的门牙,因为刚才我整个脸,确切的说是嘴部,狠狠的撞到墙壁,把门牙磕着了,这一跤从楼梯最顶摔下来,没有任何滚动和缓冲,可想而知冲击力有多大。事后我专门去查看过,发现涂着绿色油漆的墙壁上居然被我撞得留下了一个唇印,那一小块油漆都被磕掉了。

幸好我的门牙只是有些痛,并无大碍,但这足以令我沮丧得不想去玩了。这一跤虽然摔得七荤八素晕头转向,但当时摔的过程我记得很清楚,我分明感觉到就象是有人在旁边伸出脚绊了我左腿一下,接着我就直直的“飞”了出去。

我知道是自己学法经常懈怠,所以才会摔个匪夷所思的大跟头,没有筋断骨折、头破血流就已经承蒙师父保护了,晚上便乖乖的呆在宿舍里。

永生感激的这一跤啊!当晚有同修来找我,让我务必去参加小组学法,说有重大事情。原来是辅导员把天津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告知大家,很多学员打算明天到中南海上访,向政府反映事实情况,大家可以自愿参加。

我不是一个精進的好弟子,但我非常清楚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最伟大最慈悲的。身为大法弟子,挺身而出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责无旁贷,我不需要一丝犹豫就决定去。

我知道六四的血腥恐怖,接下来的事态状况很难预料。临行的清晨,我给远方的母亲(大法弟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不管怎样我都要去为大法上访。母亲当下明确表示了绝对的支持。

从这一天,九九年的四二五开始,大法弟子就真正正式踏上了卫护大法的艰辛之路。我能身在其中,献出自己应尽的一份责任和力量,确实万分荣幸与自豪。如果没摔这一跤,我说不定闲逛到哪儿去了,同修无法通知我,我也许就和这一历史机缘擦身而过了,留下终身的遗憾。

非常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我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