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3日】我是湖北省大法学员,现年63岁。自喜得大法后,我的疾病全消,道德升华。然而99年7.20以来,我受到了邪恶之徒的残酷迫害。目前,随着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深感大法学员救度世人的责任重大,因此现将邪恶之徒对我的迫害揭露出来,一是为了制止迫害,二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这场对好人的迫害有多邪恶。

2001年我因坚修大法遭当地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3个月。2002年因我讲迫害真象被610非法抓捕,送到看守所关押受尽折磨。恶警周××用拳头猛击我的头部,将我的头发扯下一大把,全身多外被打成黑紫色。两个月后,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恶名言强行将我送入劳教所。

一進劳教所就把我隔离起来,不让我接触其他同修,而且每个大法学员被安排两个以上的犹大,整天围着我散布邪悟的言论。我不理睬她们,只是发正念,背法。她们看我整天不说话,就恶狠狠的对我说:“你在发正念吧,从今天起就不让你睡觉。”她们每天轮流换班监视我。我对她们说:“你们不要这样迫害我,也不应该再做这种伤天害理之事,你知道你们将来会面临着什么下场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我发现这些犹大们身份是保密的,一般情况都是A地区的犹大去迫害B地区的大法学员,B地区的犹大去迫害A地区的大法学员。她们晚上和学员在一起不敢透露自己的恶行,还谎称自己是大法学员。我当场揭露她们的把戏,她们就加重迫害并向劳教所汇报。恶警们一听她们的汇报就打我骂我,强行将我的身体贴墙用电棍电几个小时,用烟头烫我的颈部,在寒冷的冬天将我的衣服扒光淋冷水,各种刑具任意使用。

为了抵制迫害我决定绝食。绝食期间恶警软硬兼施经常用刑,我不为所动。但是,身体却一天天的消瘦下来,又吐又拉,头晕站不起来。绝食28天后恶警们拿来事先写好的三书要我签字,我不肯,他们把我推倒在地上,然后摁住我的身体,再把我的手反铐在椅子上,强拉我的手指按上手印。

一个月后,恶警把我拖到车间强迫我做奴工生产,很多做奴工的同修都为我的身体担心,因为奴工生产时间长达13-17个小时,而且还必须服从他们的管理。一早起来進出门要喊报告,早操时要喊口号,吃饭前唱一支歌,这些我一直都不配合。当喊报告时,我默念发正念口诀;喊口号时,我也发正念;当唱歌时,我唱“法轮大法好”。一年多来,我都是这样做着。

到2004年5月份,恶警又采取另一种迫害方式。强迫坚持修炼的大法学员出外劳动,在地里干活,那时我全身浮肿,头、眼睛肿得看不见人,脚不能行走,腰疼得站不起来,就用膝盖跪在地上,趴在地里做事。我凭着对大法的正信,结束了近两年的牢狱生活,重新走到了讲真象的洪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