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放下自己根本的执著


【明慧网2004年9月25日】我在山西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经历过的迫害是常人难以想象的、长期的非人的肉体折磨、精神折磨,苦自然是吃了不少苦,但什么样的魔难都改变不了我坚决修炼的心。同时,向内找,我发现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心。

师父在《走向圆满》里讲过:“目前旧的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以前看到此经文时,我对师父讲的根本执著一直困惑不解,现在我才逐渐认识到我是带着执著学法了。从我的骨子里,我学法是为了消业,以后不再受罪,不‘转化’是怕下地狱,现在我认识到这都是执著,学大法应该是为了识正邪,同化“真、善、忍”,只要是正的,是对的,经受再大的痛苦,也决不向邪恶低头。有人说他先转化了,等回家再炼,回家做好事弥补转化时造的业。我想到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里讲的“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正法,为什么在大法需要我们时退却?

在劳教所有时真是四面楚歌,一些开了天目的人说,她们看到师父了,点化她们如何转化,我一听就知道她们看到的是假法身,还有的人以师父的名义传假经文,我的脑子里只相信我看过的法,别的什么也不信,“真真假假重在悟”,我没有开天目,可我相信大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只要用法对照一切,谎言、邪悟都能被戳穿。

从2003年10月23日,劳教所开始对我進行肉体折磨,一天24小时不让我睡觉,不让我坐,让我蹲着,也不允许我上厕所,上厕所时必须骂大法,骂师父,为此我天天憋屎、憋尿,憋不住时就拉、尿到裤子上了。有时,恶警半夜把我拉到院里受冻,她们穿着棉衣还觉得冷,却让我穿着单衣、单裤。别的劳教人员吃蔬菜,却让我吃咸菜、冷馒头,为了减少往裤子上拉尿,我吃喝很少,两个多月下来,我瘦的是皮包骨头。她们不仅几个月下来我已站不起来不会走路了。让我蹲着,还让我背重物,我的膝盖到现在有时都疼,一次,一个吸毒的人打我的头,打了一个大窟窿流了很多血。就这样,她们日日夜夜不间断折磨了我两个多月,我没有骂大法一句,没有骂师父一句。

还一次,我被犯人毒打,当时,我疼得就象在伤口上撒盐,当时也不害怕,可是有些后怕,后来师父在梦中点化:“你都坚持到现在了,怕什么”,我认识自己还有怕心,这是根本执著,学法是要同化“真善忍”,是无条件的,大法是坚不可摧的,怕什么呢?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逐渐的怕心就去了。

当我被邪恶之徒迫害受冻时,有人看到我被人抱着。我知道只要坚信大法,再大的难也能过得去,尽管恶人一直在威胁我:“不转化永远就让你这样”(指遭受魔难),恶人还常问我:即使你一辈子都等不到法正人间的一天,你也不转化吗?我说不转化。遭受魔难的日子里,我常想:即使我一辈子每时每刻都遭受魔难,就算我死也不“转化”。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我感觉确实是这样,正念一出来,难就没了。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当她们折磨我时,我感到真是“百苦一齐降”(《洪吟》),肉体的、精神的,也锤炼了我,我认识到许多平时发现不了的执著。

我常为自己能在正法时期能够得法而感到幸运,这是亿万年从未有过的啊?我虽然几经魔难,难是那么的大,可我想到证实法是伟大而神圣的事,再苦也是乐的,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啊。

在劳教所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珍贵,我建议广大同修,尤其是在家的大法弟子,更要把师父的法都背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修炼机缘吧!为了真理,为了大法,精進吧!光明就在眼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