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如磐石坚信法 风雨同舟凯旋归

【明慧网2004年9月4日】这是我们地区大法弟子在邪恶黑窝里走过的一段正法历程。

我们被非法关押在东北的一所臭名昭著的教养院里。在这个邪恶黑暗的环境中,我们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依靠着师尊的慈悲,大法弟子们的共同努力,正念正行,用生命维护了大法的尊严,也唤醒了众多警察和世人的良知。

从99年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镇压开始到现在,由于多方面原因,我们地区已有18名大法弟子受迫害失去了生命,许多大法弟子先后被非法关押、劳教、判刑。这所教养院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邪恶场所,它们是邪恶与疯狂兼备、残暴与贪婪并存,几年来,先后有多人被致伤、致残、致疯、致死。恶警们还把犯罪经验向外市、外省推出,旧势力企图要把这里设为毁灭大法弟子的重要阵地,但是它们没有得逞,我们坚如磐石坚信法,闯过一道道难关死关,众多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了教养院。下面简单回顾一下我们在教养院里的一些事情与同修交流。

1、放下生死 正念正行

99年镇压前我们对法的理解有很多不足,在以前说放下生死也只是纸上谈兵,但是在正法中,我们面对几年来的非法镇压有了新的认识,不能再消极承受这种无度的行恶了。2002年4月的一天,我们在教养院的大屋地板上,一名同修提议集体发正念,大家就都立掌一起做。空气仿佛凝固住了,时间一分一秒的在过,不一会走廊里响起一阵脚步声,院长、大队长、恶警疯了一样冲進来,我们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与即将面临的挑战,但是我们依然不动。恶警象疯了一样用脚踩一大法弟子立掌发正念的手,手被踩倒又立起来了;一恶警用手拉一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手,将他拉得整个人都被拽走,可手依然是发正念的手势。一大法弟子一把抓住了踢他发正念手的恶警的脚脖子,与他讲道理。它们暴跳着、凶狠的打骂着,又叫来了十几个刑事犯的打手,并把几个大法弟子关進小号。虽然我们遭到毒打、吊扣等酷刑,但是这是一次整体的突破。

有一天,一个同修被7-8个恶警围攻,几根电棍一起架在他身上电击不同的部位,这时这位大法弟子想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没什么可怕的,在骂声、电棍施暴中,他高高举起了双臂,向空中大喊了一声:“我要正法了!”他喊完后,室内一片寂静,他再看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低头一看,恶警都吓得趴在了地下,一会儿才缓过神儿来,爬起来都溜走了。他知道这是在他有正念时师父保护了他。“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们感到当没有怕心放下生死时,邪恶就会自灭。但能做到是真难,而做到了也就不觉得是什么难事了。

2.师父慈悲 警醒世人

教养院里关進来了一个因为办公事动手打人的刑事犯,是国家公务员,他和法轮功学员在一个班。谁一讲大法的事他就敌视。有一天他竟满口脏话骂起了一个同修:“政府不让炼,你偏炼呢?”并抬手就打,别人制止他,他连别人也打。之后在另一班他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电视上的谎言,一个同修严肃的问他:“你是共产党员吗?”他答:“是。”问:“你家里死过人没有?”答:“有。”问:“你家死人你撒纸钱不?”答:“撒呀。”同修又说:“你无神论你撒纸钱干什么?还打灵头幡干什么?”这次他没有发火,沉思许久。这天晚上,他抽了四次,还抽再尿裤子。我们都知道他遭现世现报了。第二天早上,他“扑通”一声腰板笔直的跪在了和他对话的那个同修面前,满屋的人都愣了。同修问他:“你干什么?”他跪在水泥地上双手抱拳说:“救救我吧!你不是炼法轮功吗?”同修说:“我是炼法轮功,你先起来。你做这些事,我救不了你。”他急切的问:“谁能救了我?”同修说:你得自己救自己。第一,你打大法弟子,你得道歉;再有你给大法造成的不好影响,你得弥补回来。”他急忙说:“我懂,我懂。”

一早上,管教来询问他抽搐的情况,他对管教说:“你不来,我还要找你呢,我要告诉你:法轮大法是正法,谁破坏法轮功谁有罪。”管教一听这话愣了,看了看同屋的人说:“你怎么了?”然后急忙拉开门走了,随后,他跟了出去,在走廊碰到了恶警副大队长,他对着它喊起来:“谁迫害大法弟子谁有罪,法轮大法是正法”。副大队长说要给他关小号,他并不在意,回屋问同修:这样做行不?同修高兴的说:“行!”后来他又向被他打过的大法弟子道了歉。他还告诉家人亲属:法轮大法是正法,不炼的话也不能反对,他出去也要炼。后来他告诉我们,他抽完的那天晚上,看到了天空一个呈圆形的物体,快速旋转着,那能量,那光速太强大了,是人间任何力量都无法与之相比的。我们知道他描述的是法轮,是师父慈悲的唤醒了他的良知。

在教养院里神迹很多,明智而有良知的警察也都知道善待法轮功学员了。有一个同修的腿从膝盖往下变黑了,醒悟的大队长安排他到一个安静的小屋,说:“你在这里炼功吧。”结果仅一个月就恢复了健康。

我们知道师父在宇宙中正法,法轮佛法在世间洪传,谁反对,谁参与迫害,还不肯改悔的就将被淘汰,神佛的慈悲与威严是同在的。教养院里的人也在议论:为什么这几年我们院里死了好几个年纪轻轻的干警。我们的回答是:善恶终将有报。

3.维护大法 制止犹大行恶

有的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来头,正悟邪悟的来回摇摆,我们帮过来了许多人,但是对那些帮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我们坚决制止。曾有一个犹大用邪悟的胡言乱语企图“转化”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它说那套话别说我们听不懂,就连常人听了也会说它神叨叨的。这位同修问它:“有个小偷把你的钱包偷走了,你说我是说这个小偷坏呢?还是指责你?说街上一个流氓非礼一个妇女,我是怨这个妇女长的太漂亮呢?还是去抓那个流氓?说我们都是做真善忍好人被抓進了监狱,这迫害本来就是错的,你却劝我们写‘三书’背叛大法,还说是向内找,你对么?”听后它们都走了。

一天,一个同修看到有犹大按着一个大法学员的头往水泥地上撞,当时这个同修就推门進去,大声质问那个犹大:“你怎么打人呢?”它立刻狡辩说没打。狱警急忙过来小声说:“别,别吱声,下回别打了。”同修说:“打人就不行!”并对被打的学员说:“它打你你怎么不吱声?凭什么打你呀?”还有一次,一位同修被犹大打伤了头,缠着绷带,大家知道后,决定集体绝食抗议,恶警们吓坏了,向我们保证以后不再发生此事,并严惩打人者。

4.正邪较量 开创环境

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论身在那里都要证实法。教养院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关進了“严管班”,我们悟到:我们不能消极承受,要破除这种“严管”。我们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并严格按法的标准提高自己的心性。我们感到集体的力量在加强,体现了大法修炼者的正气和刚毅。

有一个特别凶狠的恶警曾经把一个同修打残后就调走了,过一段时间它又被调回来了。也同样受过它迫害的一个同修和大家商量后决定揭露它的罪行,以使它不能再行恶,同时对其他人也是个警告,目地就是阻止他们对大法行恶。于是这个同修打开二楼窗户对着早上上班的百名干警大声喊起来:“×××你还我血债!法轮大法好!”这通喊哪,其他人发正念。有的干警过来问原因,大家就揭露它的罪行,吓得它都不敢上食堂打饭,不敢抬头走路了。就这样每天干警上班、下班这个大法弟子都喊10分钟,全教养院的人都能听到,谁都阻止不了。同修们听了都乐呀,感到非常振奋。然后大家又起草了一份集体签名,内容是揭露该恶警克扣索要大法弟子的钱财、指使打手毒打大法弟子、致使大法弟子致伤、致残、精神失常等罪状,提交教养院,然后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要求严惩该恶警。院方无奈将该恶警调离大法弟子的大队。但是我们这位喊话的同修却被无理关進小号,我们不能无视大法弟子的被迫害,我们又重新集体绝食抗议院方无理迫害大法弟子,教养院最终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几小时后就放回了喊话的大法弟子。但过一段时间,被我们赶走的恶警又回我们队玩扑克,这位喊话的大法弟子见到后又高喊:“***你还有心玩扑克呢?!教养院管不了你呀?还有局里呢!明天我就找局去!”别的干警一看那恶警下不了台,就过来劝,这位大法弟子仍然不停的高喊,那个恶警扔下扑克,灰溜溜的顺着楼梯吱吱的跑下去了。

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我们在实修当中体会到,坚定正念正信非常重要,在任何环境下也不能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和要求。一次我们参与全世界大法弟子整点发正念,干警看的清清楚楚,还進来问:“你们干什么呢?”我们回答:“发正念!”该干警还想说什么,我们就劝他:“你们在我们发正念的时候不来不就行了吗!”该干警很痛快的回答:“也行。”

还有一次一位大法弟子用正念正视一在明慧网屡次被曝光的恶警,该恶警不敢与大法弟子对视,这位大法弟子追问该恶警:“你以前打我太狠了!”该恶警却说:“我打完你胳膊疼了两天”。之后,这恶警又找人问这位同修它的恶行在明慧网上被曝光的事,大法弟子回答它:“它打我是事实吧?!我不没瞎说吗?!”

一次,一普教犯人受恶警指使又要动手打大法弟子,一个同修迎上去大喊:“你想打我们,你以为我们是牢犯哪?!”吓的这个普教开门夺路而逃,大法弟子们又一次见证了正念的威力。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应正一切不正的因素,我们在与普教接触的过程中无怨无恨善待常人,并不断的给他们讲清法轮大法受迫害的真象,使自己周围的环境有了一些变化。有的犯人也跟我们每天立掌发正念,我们非常珍惜这些能正确选择未来的生命。在师父生日的那天我们为表达对恩师的思念,我们在牢房里高喊:“法轮大法好!”普教们也跟着一起喊。

我们手里只有师父的新经文。有一次一个同修对一个干警说:能帮忙找一本《转法轮》书吗?干警为难的说找不到。后来我们终于拿到了一本《转法轮》书,但只能一人看一会再往下传,太急人了。这时一同修提议:“我们成立学法小组吧!”有的说:“行吗?”。“怕什么,我们就走自己的路,难行能行。书在命在,就这样告诉他们。”结果我们成立了学法小组。一天天过去了,没什么干扰。有时干警進屋问:“学什么呢?”我们笑着告诉他:“学《转法轮》,做好人的书!”他们也不说什么,只是在走廊里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这里哪是教养院哪!这纯粹是学法小组。”

师父说:“有的学员说,迫害持续这么长时间了,那些个原来表现不错的都不行了,我看不是这样。真金越来越显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如果那劳教所几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这样,我看那劳教所它敢搁你们吗?!话是这样说,不在那个环境中说起来好象容易,所以师父在这里讲法就不愿意讲那儿的事。那里是很难,但是不管怎么难,你们想到你们的未来是什么吗?你想到将来的果位是需要伟大的威德为基础吗?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证实过法的神、佛正果吗?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的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在大纽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们不管外部环境如何邪恶,不看他人做得如何,就走我们大法弟子该走的路。

平时院长来我们这里,普教、干警都得立正听训话,我们谁都不配合他们。他们问:“法轮功人为什么不站立?”我们就问他们:“你们把我们这些好人抓来,还打我们,我们还欢迎你呀?”他们也就不言语了。我们在这里不服从他们的所谓“规矩”,不背监规、不穿囚服、不报数,等等,他们也就习以为常了。有一天,院长、政委等头目来检查,推开一个房间门一看,大法弟子正端坐发正念呢,他们伸头看看,大法弟子一动没动,他们支吾了几句关上门走了;又推开一房门看,一大法弟子正在炼动功呢,他们什么也没说就快速回身出来了。当时在场的犯人与小干警都很慌张,怕“领导”火起来,可是这事很平静的过去了。

我们大法弟子的善良纯正感化了很多人。有一次,我们大法弟子过生日,院里把大厅让出来,干警又找来专给警察做饭的厨师,摆了一桌子菜,我们大法弟子邀请干警一起为这位同修庆祝了生日。明辨是非的干警有时就到“转化班”对一些向邪恶妥协的学员说:“看看那些没转化的,那才是李洪志的弟子,佩服、佩服。”就连做伙饭的伙夫也说:“给坚定的大法弟子满盒菜,给叛徒(指转化的学员)半盒菜。”有的干警提出要帮大法弟子出狱,有的干警说:“教养院服了你们,你们大法弟子胜利了。”我们深深知道这是法的威力,这是大法的威严。

在这以后的几个月里,我们十几位坚定的大法弟子都先后正念闯出了教养院。我们知道这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们会以自己的行动来完善自己的誓约,做好自己该做的,一直到法正人间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