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百老汇剧场和共和党代表们一起看戏后的体会


【明慧网2004年9月3日】2004年8月30日,纽约州、市政府在百老汇招待各地来的代表。正是一个向代表们讲真象的好时机,我提前两个小时赶到剧场前发资料,虽然警察众多,但一直没看到很多代表。后来有一位学员搞到两张票,我们就决定跟代表们一起去看戏,找机会讲真象。直到开场前20分钟,仿佛一下子从地下冒出来,代表们在剧场前排起了长队,我们加入其中,同修谈到现在每个人都在排队,正是发资料的大好时机,我们就开始从身边的代表开始发传单和酷刑展的邀请信,身边的一对夫妻马上就跟我聊起来,我心里还牵挂着到队伍前面去发,可那对夫妻一直在跟我谈话,我就讲了这场迫害及其延伸到美国来,中领馆如何要求中国留学生监视法轮功活动,如何给美国的市长们写信等等,那位女士一再说不可相信到现在还有这种事,她非常关注。同行的学员发完资料也回来和他们一起谈。入场后我们和那对夫妻分手后才知道那位女士正是一位共和党的代表。同修谈到给排队中的代表发资料非常顺利。

表演结束后,我们迅速到出口处给代表们发资料,也许我们在剧场内部,手上又拿着看戏时发的一个红袋子,代表们及其家属觉得我们是他们中的一员,都很乐意接过资料。有一位白人女士从我身后过来,拿着邀请信对我说她看了资料,觉得非常好,非常感谢我们这样做。

在回去的路上,同行的同修谈起她的体会,她说她开始还很犹豫要不要来看戏,现在回过头去看,还是非常值得来。身处在那些代表们中间,才能感受到他们的文化和他们关心的问题,才能更好的讲真象。我对纽约州长的欢迎辞感受很深。他谈到纽约为什么在9.11中成为恐怖分子攻击的目标,不是因为(美国)作得不好的地方,恰恰是因为作得好的地方——是自由和民主的象征。恐怖分子不容忍别人的自由和不同的信仰。我觉得这样的话正可用在目前的讲真象上,“为什么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这可以说是最常被问到的问题了。现在我就知道了我还可以这样直截了当的说我们被迫害,恰恰是因为我们太正了。我们再跟州长联系时,把他们的话再引用一下,我觉得效果会好得多。

大多数情况下,我觉得我们学员跟政府官员联系的时候,很少从他们的角度出发讲真象,每每寄给他们的信不象信,象传单,干巴巴的,就是罗列事实。虽然我们本身的事实就很有力,但如果我们能从他们的文化和他们关心的问题出发,不更好吗?

联想到有一次,就在9/11后不久,去参加一个郡的“法轮大法周”活动,有几位当地的议长和市长来参加。在开始前,我刚好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他们都没有听说过大法,互相之间问为什么来。一位官员说他读了学员的信,他觉得“真,善,忍”很好;再者,现在(法轮功)在中国被××党镇压,这从另一方面说明了(法轮功)是好的。仪式开始后,他们一个接一个的谈了他们收到信后的感想,对“真,善,忍”的认同,认为在9.11后这光键的时刻,“真,善,忍”正是美国社区所需要的,等等。我非常感动,一群美国郡,市的民选官员,第一次接触大法,就从内心里涌出了对大法,对“真,善,忍”的认同,实实在在的从他们的文化,从他们的生活中谈到了对“真,善,忍”的认同。我当时就很想把他们的话整理下来作为作政府工作的资料,可是录像的同修用了镜头就算完了,思想中没有这种意识去進一步善用这些资料。

我所在的地区,做政府工作一直做得比较好,我的体会就是学员们有这种意识去从官员和议员(他们又都是当地居民的代表)的角度出发,从他们关心的问题出发来讲真象。有可能的话也尽可能去参加他们的活动。这样的一个好处是他们把我们当成他们中的一员,更方便讲真象。

一点体会,供大家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