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高校排名榜谈对法轮功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根据2004年的一份中国大学排名榜 ,通过简单的网上搜索,竟然发现在排名前50名的大学中,90%的大学有在校师生员工或毕业生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迫害;在排名前100名的大学中,82%的大学有迫害案例发生。这个简单的统计结果,竟明白的显示了在中共江集团五年多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中,高等教育系统受害严重。

另据一些人权组织发布的资料,在三万多个2003年3月截止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中,涉及的高校高达300多个。

这些数字,既说明法轮功在高等院校受欢迎程度,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迫害的严重程度及其社会后果。如果考虑到很多大学学生被迫害后离校,流离失所,根本无法传出消息,实际情况肯定更为严重。

在那些受到迫害的高校法轮功学员中,他们遭受的迫害手段包括强行洗脑、非法关押、开除公职、强令退学、劳教、判刑、酷刑、性虐待等等,甚至被折磨致死。他们当中,很多都是优秀的专家学子、同行中的佼佼者。下面仅举数例:

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的退休教授杨靖霞是知名环保专家,曾出访过很多国家。1995 年-2000年,杨靖霞教授连续五年受聘为世界银行“环保和移民特别咨询顾问团”。杨教授自己开公司,并获两项专利技术,却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刑三年。她最近在狱中传出的万言书,记述了她在家突然遭到便衣公安绑架,随后连续 102小时不准睡觉,遭受体罚、折磨等逼供手段,最后被关進成都市看守所,再由拘留改为逮捕的经过。

重庆大学高级工程师、64岁的张优稿教授是光电学科学家、三峡工程某项目科研组组长、曾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等称号。因進京请愿,他被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折磨数月,后被绑架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受尽残酷迫害,期满后又被无故延期半年。释放后还被送往当地政府办的“洗脑班”遭受新的迫害。

40多岁的吴仪凤,是原长春建工学院建工系主任、东北三省三个著名桥梁专家之一,遭到长春市公安局的严刑逼供,后被非法判重刑13年。

43岁的沈应柏博士是林业大学教授、系主任、优秀青年学者,发表学术论文居全校第一,因为炼法轮功被多次抓進看守所、洗脑班。

41岁的刘丽梅是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兽医系硕士生导师、前系党支部书记。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抓,先后被关押在万家劳教所、万家医院,身体受到严重摧残,2003年8月12日死于哈尔滨第二看守所。

35岁的林澄涛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一位年轻的医学专家,国家“863”计划“疟疾疫苗研制”、“新疟原虫抗原候选基因筛选”和美国中华医学基金CMB项目的课题骨干,因坚持法轮功的信仰被关到团河劳教所判1年半劳教,遭到长期熬夜、体罚、3万伏电刑等方式残酷迫害,最后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28岁的瞿延来是上海交大能源工程系毕业生,曾获全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他2002年被上海市桃浦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判刑5年,原本身高1.80米,体重140多斤的壮小伙子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生活无法自理。

这样多的优秀人才,本是民族未来的希望,也是亲人朋友的希望,但他们的悲惨遭遇,却如此让人痛心疾首。中共江集团对于法轮功的迫害,使这些优秀人才无法在他们应在的位置上发挥他们应尽的才能,为国为民尽自己应尽的义务。

这样的迫害并不是个案,而是中共江泽民当局迫害政策下的系统现象,因为这样的优秀人才在法轮功学员中不乏其人,各年龄段都有。

为了一己之私,江泽民集团不惜对那么多无辜善良的优秀人才横加打击,大肆摧残,其荒唐和残忍程度,无法形诸笔端;对法轮功学员的伤害之大,对国家民族的危害之烈,也无法衡量。

因此,每一个中国人,不管是出于人性的善良、正直,还是出于对国家民族未来的考虑,都应该伸出援手,早日共同制止这场已持续了五年半的对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