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的层层安排,走正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2005年1月5日】明慧网发出了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书面心得交流征稿启事后,觉得自己与那些证实大法可歌可泣的大法弟子相对照,惭愧万分,由于人的根本执著没有放下,被人情带动不能坚定正念,向邪恶妥协过。虽然在师父的慈悲帮助下逐渐走正了证实法的路,但也留下了很多的遗憾,所以当时不写了。在当地同修再次发出了向本地征集2004年度书面心得交流会稿件的倡议,使我改变了最初的想法,克服没有写作能力的困难,以纯正挚诚的心态拿起笔,写出五年多历经的风风雨雨,向众生揭露邪恶的迫害,展现师尊为救度我们所付出的巨大承受,为呵护我们倾注的全部心血,让众生和我一起分享师尊的浩荡佛恩。

我是一个农民小学文化,今年58岁,97年7月份有缘在外地打工时,一个房东向我介绍法轮功,并说法轮功是佛家功法,既能祛病健身,又能修佛,并借一本《转法轮》让我看。当时我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体弱多病,特别是“风湿性关节炎”,犯病时最痛苦,严重时不能干活,连走路都非常的艰难,各种止痛药无效果,苦不堪言。得法修炼三个月后,各种疾病都消失了,解除了病痛后的舒服,别提多高兴了。我仿佛重获新生,从那以后大法的书不离手,反复阅读《转法轮》,直到99年7.20,是我人生最幸福的时光。

99年7月19日晚,我们在学法点上学法,收到了不幸的消息,说各地辅导站站长都被非法抓了。7月20日早上,我们去省政府上访,我们附近去的人有70多,在县城被警察拦截不准上访后,我们7人租了一个个体的小客车去了沈阳。大约九点钟到沈阳后已是风云突变,警察不容分说,见一个抓一个,我们没有地方讲理要人了,在返回途中被抓,当天下午派出所将我们接回,做了登记后,让我们每人交50元车费回家了。

7月24日,乡里公安各级干部开始全部出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迫害,抄家翻书、逼学员交书、不许学员炼功,并实行全面监控,此时天就像塌了一样,邪恶布满了整个中华大地。几天后,乡干部下令,所有法轮功学员都到乡里开会,進行思想转化,人人都要表态。我就如实的向各级领导讲述我修大法炼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用事实现身说法,证实法轮大法好:通过炼功困扰我32年的风湿性关节炎、老寒腿好了,戒掉烟酒后没有恶习了,现在我是身强体壮,走路一身轻。按着真善忍的要求修心向善、做好人,我的心性在提高,道德在升华,思想境界大有变化(当时列举几件做好人好事的例子),常人做不到的我做到了,常人争争斗斗的利益我放下了,这就是来源于我修炼大法的结果。因为我在大法中真正的受益了,所以我主动洪法,到处引导人得法炼功。白天在家中干活,晚上经常爬山越岭到二三十里外的村屯洪法教功、放录像,大法传功分文不取都是义务的,为了让贫困山区缺衣少药的农民通过修炼,都有一个好身体,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对社会、对政府、对家庭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政府为什么镇压?为什么不让我们炼?

这时县里来的几个人都把目光对准了我,他们刚要说什么,派出所所长先开口了:你别往下说了,这不是宣传法轮功吗?让你说法轮功不好的认识。我接着又说,法轮功不好我能炼吗?过去我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什么烧香跳大神的、抽签算卦的、相面的想在我身上挣一分钱都难,为了更多的群众能够从大法中受益,我自己花了1千好几百元,图个啥!××党表面提倡的不也是做好人好事吗?毛主席有一句话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法轮功不迷信,是科学,更不是说教与唯心。炼了法轮功,人不变好我能信他?咱们乡的几位老领导都了解我,现在我是什么状态你们一看不就明白了吗?他们说法轮功要造反,我说那是瞎说!会后他们认为我是头头,就重点对我监控了。

从打压法轮功以来我们地区的学员也都经历了血雨腥风的考验和非法的迫害、看管、抄家、罚款、拘留、劳教,每个炼功人都经受了家庭、社会、单位方方面面的压力,有很多学员由于学法少,修炼时间短,对突如其来的疯狂镇压迷惑茫然,有相当一大部分学员不敢炼了,不修了;还有一部分在家偷着炼的。当时我非常的痛心,真为众生失去了被救度的机缘而痛惜!于是我就开始和认识的学员進行沟通切磋,带动那些不炼的人再从新返回来,经常到各村以炼功人的身份证实法,影响带动了很多学员从新走上正法修炼的路。

99年10月,我被同修家属告到乡政府,被恶人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严禁号”進行迫害。被抓前,乡领导多次对我洗脑,我坚持修炼大法。由于当时我学法不深,错误的认为進监狱也是证实法并走向圆满的途径,再加上执著心太重,用人的认识总觉得修大法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并没有给政府、社会和家庭带来负面影响,我没犯法!不法人员不会对我怎么样,而没有悟到江氏流氓集团诽谤加镇压的邪恶本性,迫害大法的是邪恶,而不是人。

带着很多人心進狱后,我看到这些修炼真善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竟被一帮真正犯罪的犯人所残害管治,天理何在啊?后来在人心的驱使下,又听说老伴因我被抓吓坏了,病倒床上挂点滴,再加上亲友一次次相劝,在遭受了32天的迫害后,就顺水推舟的写了假保证。当时我不是真心放弃修炼,而是在用人心、变异了的观念对待了师父正法这么严肃的事。所以当时回来后,也并没有背什么思想包袱,只是抓紧学法炼功补上来,同时继续做着讲清真象证实法、救度世人的工作。

那时我们地区看明慧资料和师父的新经文太难了。为了整体跟上师父的正法、共同提高,必须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我几乎跑遍了所有以前认识的外地同修,向他们要师父的新经文和真象材料。由于经文太少,我就利用晚上,用手抄的方式,让每个学员都得到。那时正值2000年,在邪恶迫害步步升级的严峻形势下,很多师父的新经文都是从外市区拿来的(因当地传递材料的学员经常被抓,材料的供应也经常中断)。在外市区取材料更危险,当时真是太艰难了,不敢上车站坐车,只能半路截车返回。有时车坏或晚点,在雪地上一等就是好几个小时,回来后再把经文发给学员,真象材料还得送给世人。多数时候都是我一人奋战,材料太多时就与别村子的学员共同做。

那段时间,我地区走出来讲真象证实法的学员被抓進监狱迫害的很多。我于2001年的腊月18日再次被抓入狱遭迫害(原因是我向村民讲真象时被恶人举报)。由于在个人修炼中未能打下坚实的基础,在邪恶的迫害中也没有放下自我和亲情,所以当弟弟拖着因腿骨折未愈的身体来对我洗脑时,面对他跪在地上的苦苦哀求,我再一次被人情所击垮,答应了弟弟的要求,违心的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除了给自己留下深深的痛悔外,也给以后修炼路上设下了层层障碍。

2002年4月24日,天刚亮,恶警所长就带人来到我家。他们听村民说我还在炼,就来家搜查炼功证据,因为做传递资料工作时粗心大意,材料没有分发干净,被恶警翻出一本真象小册子和师父经文一篇。我被带到派出所,邪恶威逼我的女儿交出2000元罚款,不交就送劳教。对于我们的家境来讲,这是一笔巨款,家人经多方求借,交了这笔钱后,才将我放出来,也没出示任何手续,简直就象当年土匪打家劫舍绑票一样。

邪恶黑手企图彻底毁掉我,利用各种手段進行迫害。最毒的就是经常来家骚扰,同时煽动我的亲人,让他们仇恨法轮功,从而激起家人对我的严管,以达到不让我炼的真正目地,用心可谓险恶。亲人因我修炼多次遭打击,损失很大,在邪恶的操控恐吓下制止我修炼,并轮班看守。我只好从新开创环境,在山上一个果园里搭个小棚進行学法炼功。邪恶又指使县、乡两级纪检领导来找我,让我写检讨,写以后不再炼功的保证,我悟到这是邪恶用××党员的牌子往下拉我,让我掉下来。我就向党组织郑重的写了一份退党并坚定修炼法轮功的申请书,有力的回击了邪恶,破除了它们的险恶用心。

在那段日子里,悔恨伴随着自己,为什么在大是大非面前守不住心性写了“保证书”?!虽然写了严正声明,但我还是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因为那是大法弟子的耻辱,修炼路上的污点。慈悲伟大的师尊无限的宽容,不想落下一个弟子,经常点化我并一次次的给我做好的机会,讲法中不断鼓励我们摔倒了爬起来,从新做好。

2004年8月,邪恶又掀起了对我地区重点监控的大法弟子進行再次迫害,搞人人过关,两位村主任来我家让我从新再签一遍,他们说这是上级的命令,如果不签我们就上报乡派出所。这时我想起师尊《真修》经文中的一段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面对这次迫害,我必须放下人心,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命令,决不签名!我对他们说:我修炼大法,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人没有错,不需任何人保我,这表上的名我不签,并向他们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象。邪恶来势凶猛,我边讲真象并在心里发正念铲除操控他们的一切黑手烂鬼,并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由于放下了人心,没有了怕心,我对村干部说:怎么向上级汇报是你们的事,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违法,更没犯罪,不管什么人找我,都不怕。说完我就到菜地去了。当时正念很强,事后也没有乡干部来找我的麻烦。就在当天的后半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境中来了两个要害我的人,被我的正念给销毁了。醒来后明白是旧势力黑手还想把我拉下来,但被我的正念给铲除了。

事隔大约一个月后,我的二姑爷和姐夫来找我,说乡干部说前段时间让你签不炼功的保证你没签,全乡重点11人,别人都签了名,只有你没签,这不行,还说你是法轮功的头头,如果他们上报那就糟了,事就大了,我们俩特意为此事来的,还是签了吧!不然后果不堪想象了。最起码把你抓走,我们还得用钱把你赎回来……我悟到邪恶黑手还是想用亲情毁我,并用“钱”叫我执著放不下,从而达到让我乖乖的听从它们安排的目地。我当场向亲人表态:请你转告乡干部,让我签名这是做梦,别费心机了,另外你们也别做我的工作了,谁劝也没用,你们回去吧… …

总结我的修炼之路,都是跌跟头屡遭迫害。回顾走过的历程,师父叫我们做好的三件事,实际上我并没有做到不折不扣的以法为师,做到实修,遭受迫害中把个人所求、表现自我看重,将邪恶的干扰与迫害当作是过关,用有求之心、显示心理和偏激想当然的变异观念对待正法修炼这么严肃的事,不经意间便走了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路,从而遭受很长时间的迫害。

证实大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救度众生,更新自己的路,走到今天,再不会有什么能挡住我,因为我是大法徒,我有最伟大的师父在管我。弯路、跟头那已是过去,虽然有过动摇、痛悔,但我已在痛悔中崛起并从新归正了自己。
正法的形势正在迅猛的向前推進着,所剩下的时间也在飞快的流逝着,我一定抓紧时间把三件事做好,当那些能救度的生命都被救度了,也就没有遗憾和痛悔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