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林子劳教所内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我是法轮功修炼者,2000年1月8日我到北京上访,被利新乡赵君礼、派出所所长靖显成绑架回利新,被派出所扣押一夜,2月3日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進行迫害63天后被释放。

2001年1月21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在家正忙过年,被派出所骗去后,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就一个“炼”字,把我绑架到阿城看守所迫害67天后绑架到洗脑班(在纺织技校办的)。15天之后又被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14天。4月26日被绑架到第一看守所,直到7月5日,在我没有在教养书上签字的情况下,强行对我劳教一年。

万家劳教所集训队非常邪恶,甚至晚上不让大小便。20天后,我又被绑架到长林子五大队遭受迫害。一到五大队,马上就得整天盘腿坐着,不许动,念“所纪、所规”。第二天,一起去的15位同修共同切磋,大家说我们没有犯法更没有犯罪,为什么念所纪、所规呢?所纪、所规是给犯人规定的,我们不是犯人,不能念。那时,我们阿城的大法弟子都会背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

我们15名同修就开始拒绝念所纪、所规。恶人让李新领着念,李新说我是炼法轮功人,不能念。他们就把李新绑架到小号。剩下我们14个同修切磋,必须把李新要回来。他们不放李新,我们就绝食抗议。我们绝食一天半,他们把李新放了回来,这次我们见证了整体的力量。李新说她被关到小号后给她来个“苏秦背剑”,扣到铁椅子上,使人动不了,非常难受。

后来我们向劳教所提出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大法弟子、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我们自由。他们不答应。我们十五个同修开始绝食抗议。以前五队曾写过三书的同修中有几个悟回来了,和我们一起绝食并声明他们以前写的所谓三书作废。这次我们绝食六至九天,也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我们后来的十五个大法弟子和以前的同修大家都不念所纪、所规了,也可以和早進来的同修切磋了。然而迫害还在继续,他们采用“包夹制”控制我们,不让学法炼功。一个月后,有同修身上开始长脓疱疥、流脓淌水,我也长了脓疱疥。几天后又长干疥,满身都是小红点,奇痒、难受,晚上睡不着觉。这给大法弟子精神与身体造成很大的痛苦,是无法形容的。

后来五队大法弟子多次绝食抗议迫害,其它队也有绝食抗议迫害的。9月间四队大法弟子张林被恶警把牙打掉好几个、10月份一队大法弟子鞠亚军在绝食期间坚决抵制灌食、邪恶的一队把鞠亚军绑到担架上强行迫害,10月24到25日,鞠亚军被迫害致死。他们严密封锁消息,直到2002年1月,五队才知道这个消息。

早上五队轮流洗漱之后回到教室,大法弟子发正念,恶警百般阻挠。有一次苏振和在立掌发正念,五队代理队长巩志强用痒痒挠去打苏振和,苏一把把痒痒挠抢下来扔了,有力的震慑邪恶与坏人。以后恶警再干扰我们立掌发正念,我们就背“论语”、《洪吟》。就这样,在五队大法弟子的正念作用下,2月27日五队解体了。他们又把我转到一队,有几个同修转到其它队。到了3月6日,邪恶的罗干来哈视察,传达江××的口头密令。此后,长林子劳教所更加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反迫害,全所大法弟子都绝食抗议,致使劳教所食堂停火一天,有力的震慑了邪恶。5月8日,我终于堂堂正正闯出了劳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