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市刘丹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遭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18日】湖南岳阳市洛王园艺场大法弟子刘丹(又名刘美玲)与小周于2004年元月结婚,5月底他们在湖南省株洲一边进货,一边讲大法真象,被恶人绑架,并分别被劳教三年、二年半。 刘丹被非法关在湖南省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刘丹五个月未来月经,可能已经怀孕。不法人员也不送她去医院检查,反铐吊起来几天几夜不准睡觉,恶警黄伟闽还指使吸毒人员用洗厕所的刷子在其身上给其洗澡,刷出一道一道的血印子。

刘丹于2004年9月15日被非法关押到七三队,严管队关了2─3天,第一天刚到时,警员袁佳就说要刘丹在这里写三书,刘丹说:“不可能”;恶警要刘丹蹲,刘丹不蹲;恶警就叫值班员把刘丹的双手绑在床上,刘丹还是不屈服,就坐在地上。这时恶警袁佳叫值班员打来一盆水,刘丹只好坐在水盆里。恶警叫刘丹起来,刘丹不起来,刘丹说:“反正我不会蹲的。”

然后恶警袁佳拿来电棒电了刘丹4~5下,刘丹依然不动。过了几分钟,她们就要值班员给刘丹松了绳子。

大约是2004年9月17-18日吧,刘丹被关押到一大生产队。大队长丁彩兰在七一大队,由副所长张燕平为首,对刘丹实行了没有人性的迫害。刘丹被关在一间房,由4个值班员轮流夹控、还有特警。丁彩兰说:“要想走出这个房间,唯一的办法就写‘三书’。”刘丹说:“这是不可能的。”恶警们就说:“我们有办法,你会变的。”说出的话真是咄咄逼人,她们不允许刘丹上厕所。

副所长张燕平等其他人对刘丹灌食,也还说要灌药,让刘丹成精神病,他们确实灌了药,还一天到晚不允许睡觉,刘丹眼睛闭一下也不行。

刘丹在这样被迫站了大约5~6天后人就发高烧、又咳嗽、脚肿得特大。后来医生去看了刘丹,看到刘丹的脚肿成那样,才让刘丹坐着,把脚抬得高高的。即使刘丹处于这种状态,迫害并没有停止,恶警仍然是不允许她睡觉。这种迫害持续了大约十来天吧,刘丹才被关押到七三队,也许是隔医务室近些。

由于刘丹7~8天即发高烧、咳嗽不止,8~9天刘丹被强行打吊针,打吊针大约4~5天仍不退烧,还是咳嗽。就这样刘丹被他们带到外面的医院去检查,检查结果是肺炎,然后就给刘丹打吊针( 吊针大约打了十天)。

2004年9月份以来,湖南省株洲市白马垅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又遭惨无人道的迫害。有的大法弟子被电棍电并被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有的被拳打脚踢;有的被罚蹲六天六晚,蹲得肠子都脱肛;有的被罚站,连续六天六晚站在小板凳上,连吃饭也站着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