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招远市610恐怖组织犯罪事实及恶人榜


【明慧网2005年1月19日】在招远,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大法真象,善良的人听完后会加上一句“我知道大法好,你要多加小心,别叫610知道”;几个老百姓私下讲法轮功真象,会不时四下瞅瞅,再低声说“小声点,别叫610抓去”;小孩哭闹,大人吓唬孩子“610来了”!这架势,就象三四十年代老百姓扶老携幼逃命时喊“鬼子进村”一样。

一、610是非法的邪恶恐怖组织

这个610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公开镇压法轮功之前的1999年6月10日,按江泽民个人意志,中共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下设以时间命名的“610办公室”,简称610。该非法组织全面控制所有国家机器及舆论工具,拥有超越宪法和法律、任意使用国家资源的权力,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由李岚清、罗干、丁关根、刘京等人负责,罗干为执行主管。它们的任务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洗脑、酷刑和谋杀,是系统迫害法轮功、实施恐怖主义指挥部。99年7.20 公开非法镇压法轮功以后,610指挥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实行“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恐怖政策,执行江泽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邪恶指令。610成立5年多,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受到残酷镇压,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04年11月15 日,通过民间途径被证实全国已有1122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死者中妇女占51%,50岁以上的老人占39%。

鉴于江氏集团和610的犯罪行为,法轮功学员从2002年10月开始,把610和江泽民、罗干、李岚清、刘京、周永康等20多名中共高官告上了法庭,呼吁法办江罗刘周。因610在全国、全世界名声太臭,又被起诉,2003年下半年省级以上已将610 改名为“清理×教办公室”,对外声称已撤销,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内部自上而下还称610。

二、招远市610犯下累累罪行

招远市在99年7.20 后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当时的市委副书记董希彬任组长,开始了收缴大法书、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逼迫人人表态、全力诽谤迫害大法的罪恶活动。随着迫害的不断升级,到2001年上半年招远正式设立正局级单位“市委610办公室”,各乡镇、企事业单位纷纷挂牌,统统成立610办公室,自上而下罗列编织了一张虐杀正义的黑网。招远610在市委书记刘为群、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张桂芬、政法委书记姜忠勤、公安局长蔡平直接指挥下,掀起了一个个镇压恶浪、犯下了一个个弥天大罪。

大家可能看到了,招远大法真象传单中揭露的市委610、洗脑班、公安恶警、各乡镇政府恶人酷刑和谋杀法轮功学员的部分事实,它们仇视真善忍,对信仰真善忍的人实行“抓光、罚光、消灭光”的“三光政策”,罪行累累。5年多来,招远已有赵金华、孙绍美、姜丽英、张林、隋松娇、傅希彬6人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的近20人;被非法劳教的120多人,至2004年11月上旬,610又非法判了3位学员劳教,至今610洗脑班仍在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招远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的、开除公职的、洗脑迫害的、反复抄家的、巨额罚款的、被逼流离失所的、加上被谋杀、判刑和劳教的已达千人。江氏流氓集团和610还用卑鄙手段大搞“连坐”,不准法轮功家人当兵考大学;绑架人质,逼迫交出法轮功学员;骚扰家人,扰乱他们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招远610的恐怖行径,给社会造成混乱,给修炼者及其家人带来无可挽回的惨重损失,请看被江氏集团、610恶人、公安恶警迫害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及家庭的悲惨情况:

──张星镇赵家村法轮功学员赵金华,1999年10月7日被张星镇派出所所长王其德带领张海、孙世勋、付文会等恶徒打死,成为全国第一例被谋杀的法轮功学员。

──玲珑镇供销社法轮功学员孙绍美,被玲珑镇和公安分局栾德青等恶警残酷迫害,于2000年冬天依法上访被北京恶警谋杀,当年大女儿不到20岁,儿子才12岁(现在上职业高中),家中无人照顾。

──玲珑镇姜家村法轮功学员姜丽英,2001年正月被玲珑分局副局长栾德青伙同市刑警队在玲珑、大秦家两地谋杀。当年姜丽英的大女儿不满20岁,小女儿才13岁(现在职业高中上学)。

──辛庄镇西汪家村法轮功学员王和江和妻子张淑芹,因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于2003年被非法判刑和判劳教。女儿今年14岁,因上不起学,已辍学在家,准备打工。现由姥姥、姥爷抚养。

──金岭镇山上李家村法轮功学员隋松娇,2003年4月被招远610洗脑班逼死,610洗脑班女魔头宋书琴当时酷刑迫害几百人。

──大秦家镇大转山村法轮功学员王延庆、傅迎霞夫妇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于2003年被招远610指使公检法非法判刑各8年,现在济南监狱。儿子今年8岁,靠外婆抚养。外婆孤身老太太,无经济来源;王延庆的侄儿12岁,其父因事故死亡,其母改嫁,孩子从小由王延庆夫妇抚养,夫妻被判刑后,孩子只好由奶奶爷爷抚养,奶奶瘫痪在床,爷爷一人照顾老伴和孩子,无生活来源,景况悲惨。

──电业局法轮功学员孙国被判重刑,妻子无奈流离失所,当年13岁的女儿已独自生活了近三年 。因610 无数次的骚扰、恐吓,孙国的岳母被吓出精神病,生活不能自理;孙国80多岁的父母亲被吓得听见狗叫、汽车声就浑身发抖。

──梦芝办事处张华村法轮功学员王竹杰,因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2002年被招远610非法劳教。女儿今年9岁,王竹杰被劳教后,女儿被继父从家中赶出,现由姨姨抚养。

同胞们,看看事实吧,凡恐怖组织干的事──绑架、谋杀等,610都干了;恐怖组织没干的事──抄家、敲诈、酷刑、判刑、劳教、株连、叫你全家都没法过,610也干了,更有甚者,610专杀善良人,“打死算自杀”,难怪老百姓谈610色变。

这是一个正常社会吗?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在这场非法镇压中倾家荡产、家破人亡,5年来受尽了人间地狱之苦,他们为了什么?他们不是为自己!江氏集团对不修炼的世人的谎言毒害,全体洗脑,这使多少不明真象、胆小随风倒,趋炎附势而本质上不坏的人失去得度的机会,导致生命永坠深渊?法轮功学员是为了不让同胞坠入深渊而承受巨大苦难,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可是有人连起码的良知也不存在,明知江氏打压善良却麻木不仁,哪怕在心里也不敢对邪恶说半个“不”字,这样是非不分,对邪恶听之任之的人群能不危险吗?能有光明前途吗?但愿法轮功学员的付出能唤醒同胞的良知,从而有一个美好个未来。清醒吧,同胞们!

三、招远市610恶人榜

1、山东招远市第一任610头目秦玉贤

秦玉贤,男,54岁,大秦家镇老秦家村人,原公安局副局长。2001年上半年招远设立了610办公室,秦玉贤是第一任头目。

2001年初,招远市委书记刘为群,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张桂芬,政法委书记姜忠勤,这几个人都想以迫害法轮功往上爬,个个邪气冲天。2001年3月,在他们的指令下,招远在玲珑镇办起了市级洗脑班,恶警秦玉贤忠实执行上面的镇压指令,与洗脑班女魔头宋书琴狼狈为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绑架、酷刑、捞黑钱。

绑架:凡99年7.20以前炼过功的,都在被绑架范围,它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邪恶力量:公安、各乡镇、各企事业单位的积极追随者。610恶徒翻墙入室,拦路抢人,单位诱骗,特务蹲坑;运用一切流氓手段大肆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入洗脑班,逼看诽谤大法的录像洗脑,逼迫放弃对真、善、忍信仰。

酷刑:逼写决裂书,对不放弃修炼大法学员,实施酷刑折磨,包括打骂、电击、吊铐、打毒针、坐老虎凳、铁椅子捆绑、关小号、扒衣服冻、几天几夜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强行灌食等,近20种酷刑轮流交叉使用,在恶警秦玉贤怂恿下,洗脑班人渣有恃无恐,迫害手段令人发指。

捞钱:江氏流氓集团拿人民血汗钱镇压人民,仅洗脑班,招远财政每年拨款40万人民币,这远远满足不了邪恶的贪欲,有江罗“经济上搞垮”的指令,秦玉贤一伙瞅准了这个发财机会,对被绑架学员大肆敲诈,巨额罚款。有的单位被敲诈,送去一个不管几天,交1000元。有的农村学员家里太穷,砸锅卖铁也得交钱,人渣刘玉久逼一交不起钱的女学员回家离婚,把所得的一点家产变卖来交洗脑钱。

他们还抓住学员家人着急的心理实行敲诈,有的家人怕亲人被劳教,被逼暗地里送钱送物,有的连送带罚上万元,所有钱,没有收据,形成了抓捕越多、劳教越多、“政绩”越大、捞钱越多的邪恶怪圈。如城里村李晓东,2002年被公安610非法入室绑架时,家中抽屉里5000元钱当时被抢劫,几天后610恶徒又骗去李父4500元说是不判劳教的活动费。几个月后判劳教,当天610恶徒竟又上他家骗去李父500元钱,说是送给劳教所,李家共被敲诈了一万元,李晓东现在还在王村劳教所。这些钱流向何处?据说除了挥霍、私分,一部分用来发奖金,奖金发到了司法、国安、公安有关人员和部分领导手里。到2003年底,610到底捞了多少黑钱,现在无法统计,总有一天,我们会搞清楚。

失人性,非法狂判法轮功。秦玉贤主要“政绩”之一是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两年多时间内,非法判刑14人,其中2003年就判了孙国、王延庆、傅英霞各8年,傅英霞2003年10月被招远非法判刑,当时已绝水绝食40多天,生命垂危,送了两次,监狱不收,怕死人,招远610挖空心思走后门第三次把她送进了济南监狱。据法院内部透露,法院也知道判法轮功没法律依据,但“上面”和610说判就得判,连判几年也是610定的。二是非法劳教。“劳教”是有中国特色的违法行为,不用法律程序和什么依据,610想劳教谁就劳教谁,用起来方便,省事,随口而定,得心应手,秦在位时非法劳教近40人。

丧人伦,致人家破人亡。秦玉贤任610头目期间,除了判刑劳教法轮功学员,造成了许多人妻离子散、家庭破碎,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

文化区42号楼张林,2001年8月被公安610去外地绑架并判劳教送王村,2个月后被谋杀;

金岭山上李家村隋松娇,因被610洗脑班巨额罚款和长期酷刑、精神迫害,2003年4月被610洗脑班迫害致死;

大秦家村傅希彬2003年10月被迫害含冤离世,4个子女只有一个女儿送终,一个女儿在医院生命垂危,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被逼流离失所。傅希彬去世后,遗体停在家中没等火化,秦玉贤带610人员、公安、镇政府人员和两辆警车,去傅家和火葬场蹲坑,妄图抓捕傅家回家奔丧的儿子和女儿。

秦玉贤还企图教唆他人犯罪。一次他诱惑一群干活的民工:“干这出大力的活挣钱多费时?举报一个法轮功300元,这钱多好挣。”朴实的民工说:“那样的缺德事俺不干,给一万也不干。”

秦玉贤于2003年底内退。但无论何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了那么大的罪,决不会因为你不在位了,就能一笔勾销的(能够完全弥补的除外),因为善恶有报这个天理对谁都没有例外。 身在何处也抹不掉,退不掉,时机一到必须得到彻底清算。

2、山东招远市第二任610头目刘书举

刘书举,男,46岁,齐山镇大原家村人。兄弟3人,他排行老二,老婆温梅玲,在劳动事业保险处上班,住花园区23号楼。

刘书举2004年初接任秦玉贤干610头目,这个原本看别人脸色行事的政法委副书记,一干上这头目便激活了其潜在的邪恶因素,是个得志便猖狂的丑角。

恶人刘书举上任时,正是江氏集团穷途末路,狗急跳墙之时,明眼人都可以看出,其镇压大法注定失败的可耻下场。此时,刘本应审时度势,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保存点起码的良心,为自己留条后路,谁知这家伙上任后,竟不认死活的替江卖命,死心塌地的挽残局,搞“政绩”,以镇压法轮功为己任,视善良修炼人为仇敌,使出浑身解数迫害法轮功,月月施毒招:

2004年2月份,恶人刘书举开始利用610这张毒网在全市范围内强迫所有99年7.20以前炼过法轮功的人签名表态,名曰“摸底”,不签名的就骚扰、威胁家人,株连、施压单位,有的单位甚至用扣工资和不办退休威胁本单位职工。一时间,这签名成了全市各单位的中心工作,学校布置学生,单位要挟家人动员签名,乌烟瘴气近两个月,不签名的送洗脑班迫害。

4月份,招远市610布置各乡镇和企事业单位绑架法轮功学员送洗脑班,各乡镇分配了具体的绑架人数指标,乡镇名额是2至6人不等,能否完成指标,与年终考核挂钩,直接关系到分管人的个人利益和升迁,以此毒饵,唆使具体执行单位和个人犯罪。

5月份,“上面”相中招远迫害大法卖力,中央某部张姓恶人带省、市、县各级江氏人马杀气腾腾到蚕庄镇召开十几分钟秘密现场会,重点布置迫害法轮功。恶人刘书举又积极配合执行江氏集团的犯罪行为,在全市范围内拉网式迫害无辜世人,逼迫各企事业单位、居委会、学校、各乡镇、村委人人过关,签名反×教、搞诽谤法轮功答卷,同时布置公安恶警、国安特务严密布控,大肆抓人,如恶警王书业任派出所所长的金岭镇,仅在掉钟头村就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5人次。

6月份,恶人刘书举指使招远市610给各单位分配了新一轮绑架指标,要求绑架人数比4月份翻几番,并强调这次要绑“骨干”。在刘的直接指挥下,有的恶警大白天明目张胆破门入室绑架,如蚕庄金矿职工、法轮功学员邵建辉中午在家睡觉,被矿上政工书记王佩茂带公安非法绑架,被带走时只穿一条短裤。同天中午,王佩茂还带人绑了另一职工、法轮功学员潘军柱;有晚上趁入睡后翻墙入室绑的,如女恶警隋松娜带人翻墙绑架了城南区一女学员;夏甸、大秦家、蚕庄、阜山、齐山、金岭等乡镇,蚕庄金矿、玲珑金矿、梦芝派出所、罗峰派出所纷纷动手,绑架抄家,洗脑班人数大增。

7、8 月,正是江氏集团做贼心虚的“敏感期”,招远市610多次开会布置镇压,到了红眼的地步,对一些一点把柄没有的,他们又不放心的学员,干脆打着“群众检举”的旗号抄家、抓人,问为什么抓人,回答:“有人反映你”。

9、10两个月,招远市610下文件造谣,说法轮功去北京滋事,布置各单位“硬看死守”,便衣蹲坑,各车站交通要道检查,迫害法轮功,煽动仇恨。

11月中旬,招远市610指使各派出所、居委会对法轮功学员过筛子:上门骚扰、电话骚扰,继续“摸底”。

刘书举与他的前任秦玉贤一样,教唆洗脑班人渣用各种流氓手段逼迫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达到“转化”目地,不放弃者,就酷刑折磨。从2004年2月份起,洗脑班的迫害从未间断,它沿用了2001年以来的方式,实施精神、肉体双重迫害,上至70多岁老人,下至青年小伙子,连双目失明的残疾人也不放过(以前的迫害情况已在一、二期真象材料中曝光)。从7月份开始,内部传达江氏集团的镇压口径是“外松内紧,只干不说”,刘竭力粉饰洗脑班,对外声称洗脑班生活舒适,环境宽松,和风细雨,简直成了疗养胜地,而背地里多次窜入亲临策划,唆使人渣动用酷刑。

女魔头宋书琴在新主子面前焕发邪气,在被连续曝光千夫所指形势下,继续犯罪:对不转化的学员关小号,扇耳光,不准睡觉,用酷刑。亲自喊号打蚕庄镇拉格庄村双目失明的一对母子,作恶到最后。9月份,洗脑班头目换上了孙启全,宋书琴密授了酷刑法轮功的全套方法,介绍靠酷刑法轮功往上爬的“成功经验”。刘书举与孙启全一拍即合,刘用这根新恶棍疯狂施暴:

齐山镇学员夏美芬9月份被非法绑架,入洗脑班后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绝食8天8夜,被孙启全绑在铁椅子上(铁椅子是一种刑具,下端有两个铁环,可以上锁,恶人让学员坐在铁椅子上,把脚塞入两个铁环内锁上,再把腰部缠上铁链子锁上,全身动不了),这种酷刑坐一会儿就受不了,夏美芬被锁了8天8夜,手脚麻木青紫,全身疼痛,下肢浮肿。这期间洗脑班迟姓恶警(西坞党村)叫她吃饭,夏美芬不吃,被姓迟的狠狠打了5.6个耳光。夏美芬仍不妥协,被拖上了二楼关入小号,被戴上手铐铐了10天10夜。夏美芬仍不放弃真善忍,气急败坏的孙启全面目狰狞,用巴掌拳头打她头脸,朝右边脸捣了两拳,右脸被打得紫肿,孙启全还不罢休,出去买了一根长绳子,指使姓迟的恶警捆住夏美芬的双臂,强迫她蹲在地上,后又把她捆吊在窗上。夏美芬坚决不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被叛徒刘玉久和一徐姓恶人拖上二楼,关入小号,刘玉久狠命揪着她的头发使劲顿。另一恶人陈绍利又用绳子使劲捆绑,勒她双臂,一直勒了一下午。一个姜姓恶警给夏美芬戴手铐,她不配合,被姓姜的劈头盖脸打了一顿。

毕郭镇学员曲美玲不放弃真善忍信仰,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人渣们拖上二楼,关入小号,戴上手铐,孙启全凶狠的朝她脸上扇耳光,她被架回时,脸肿变形,脸色青紫。(恶人用刑全是单独一间,外人看不见)

张星镇杨松美绝食10天抗议非法关押,被野蛮灌食迫害,粗暴插管,故意折磨,痛苦至极。

夏甸镇东宅科学员刘学珍,男,69岁,被非法迫害得血压130/240,,刘书举孙启全仍不放人。夏甸镇迎宅夼学员刘书文被村支书抢劫1500元钱,刘书文找公安分局报案,不想分局恶警与这抢劫犯串通一气,不但不破案,反而以他修炼法轮功为借口,恶毒报复。9月份,公安窜到正在地里种麦子的刘家,非法绑架了刘书文。在洗脑班,刘书文不放弃真善忍信仰,孙启全恶毒的把他与3个女学员一起关在一间小铁屋里,不准出来上厕所,大小便都在小屋里。今年上半年,刘书文还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3个多月。

毕郭镇学员迟桂莲,被非法关押2个多月,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孙启全把她单独关押在一个屋里呈“大”字形铐住双手迫害,不妥协,孙启全又把她锁在铁椅子上10多天。恶徒们还用不准上厕所逼她妥协。一次,她叫姓迟的开门,她上厕所。这恶人就是不开。恶毒折磨她。迟桂莲家中有一女儿生活不能自理,又无人照顾,孩子都快饿死了。

有一个不修炼的人,因家属修炼,他知道好,同情法轮功,9月份,也被关在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到11月下旬,洗脑班仍在非法关押学员。

刘上台之前,招远已非法判刑判劳教达120多人。刘上任时已是非法镇压的第5年,当年首恶叫嚣的“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已成笑话,大法弘传世界60多个国家,更多的中国人了解了真象,悄悄走入修炼。在此形势下,刘书举仍勾结国保大队的头目蒋善风,上谄媚于市委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姜忠勤(是招远市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元凶之一)、政法委书记徐林宏,下唆使洗脑班头目宋书琴、孙启全共同犯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判劳教。10月中旬,非法劳教了玲珑金矿职工温玉林;11月上旬,非法劳教了张玉翠,郭桂华;据说连“转化”了的张桂玲也被劳教了。

3、四号恶警公安610二头目杨立平

杨立平,男,40多岁,夏甸镇前路家村人,住电业局一带晨钟小区公安家属楼。老婆无业,一女上中学,一儿尚小。该原为梦芝派出所警察,7-20后狂热参入迫害法轮功,先调专案组,后调公安610至今(公安610在针织厂对面黄金稽查大队院内)。现是公安610二把手。

杨立平与3个被明慧网和“招远真言”传单专题曝光的一号恶警栾德青、二号恶警林涛、三号恶警于文东齐名,共同特点是仇恨真善忍,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愚蠢的,不计后果的替江卖命。杨从1999年7-20至今专职迫害法轮功5年半了,是个地道的老牌610分子。

据说杨立平曾参加过烟台办的所谓学习班,专门学习《转法轮》以便歪曲、诬蔑大法。所以他除了当暴徒外,还带了一股被培训特务的味道。7.20后,他先对被非法绑架的学员实施精神迫害,歪曲大法,逼写“三书”。十里铺一女学员不写,杨凶相毕露,穿着皮鞋猛踢她,还打了她两耳光。

99年11月份,几个学员按风俗自发去给被张星派出所打死的学员赵金华上坟,杨立平用污言秽语侮辱他们,并拘留一个多月。

2000年2月,一老年学员因依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家人领回家,杨立平使出特务功夫,率人到该学员家,撒谎说到派出所问个事马上回来,把这个学员从家中骗出,非法拘留一个月。

2000年元旦前一天晚上,几个学员依法去北京上访,被抓到招远驻京办事处,一男学员被恶警朱桂军两只手背铐起来,铐的连喘气都困难,半小时昏死过去。杨立平用皮带抽他全身,抽头抽脸,放下皮带,杨又手握皮鞋,用鞋底猛抽这位学员的脸;杨立平与朱桂军一起穿着皮鞋踢女学员赵玉红和一男学员的头,踢完了又把两男学员的头按在刺骨的冷水里。

2000年正月,大秦家法轮功学员傅彩霞因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招远看守所和大秦家派出所3个月。期间610恶警多次到看守所非法提审她,实际是酷刑折磨她。一天,杨立平、林涛、孙立春等7、8个恶警仅一下午就对她用了3次电刑,傅彩霞被电的大声喊叫,杨立平恶毒的说:“把门关上,把她的嘴堵上,过死她得了。”

2000年11月份,一个60多岁的老年学员因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罗峰派出所地下室,杨立平揪着她头发拳打脚踢,骂不堪入耳的脏话,还唆使一年轻恶警孙伟打这个老太太。老太太不堪忍受非人折磨,从地下室逃出,被杨立平发现,紧追不舍,老太太崴断了脚脖子被杨立平抓住,杨又打又骂,用穿皮鞋的脚朝坐在地上的老人腰部猛踢,当场把老太太的腰椎踢断。

2003年5月份,公安610非法绑架了大秦家学员傅英霞,恶警杨立平、栾德青两610头目指挥并亲自动手折磨她,用过的酷刑有:坐老虎凳、电刑、戴手铐脚镣、用点燃的香烟放到鼻孔里熏,用粗木棒捣双脚,打双腿,野蛮灌食等。

5年多了,杨立平作恶多端,不思悔改。现在有的恶警主动要求调离610,杨立平却巴不得永远在610,持之以恒的替江卖命,哪里有610绑架法轮功,哪里就有杨立平。法轮功学员曾多次以多种方式对他讲真象,劝善,晓以利害,希望他迷途知返,给自己留条后路,可恶警杨立平只顾眼前这点利益,说什么也不替儿女家人考虑,决不弃暗投明。

秦玉贤、刘书举、杨立平忠实执行江氏集团的邪恶指令。对大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几年来,法轮功学员怀着慈悲心全力劝善,国内外学员用电话,书信,公开信等方式向他们及他们的亲友讲过真象,努力挽救他们,他们的恶名、恶行也在国际上曝过光。可惜他们一意孤行,死不改悔的干着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事。在江氏已下台,国际国内一片“法办江罗刘周”呼声的今天,刘书举仍在效忠江氏。愚蠢的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你能挡住历史的车轮吗?镇压大法必败!这是天定的!谁参与镇压,不久将加倍偿还所犯罪恶,害人最终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