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自己,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5年1月28日】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自己是个啥性格,表面上看对什么都不在乎,可是谁对我不好,我可会斤斤计较,甚至她(他)有意无意说出的话我都在意,我会怀恨在心。我不愿受别人的气,遇机会就会反击报复对方。我经常对我母亲说:别人不欺压我,我也不欺压别人,谁欺压我,我就要他尝尝我的厉害,让他尝尝被欺压的滋味。虽然自己知道毕竟人心是复杂的,人生是坎坷的,可还觉得人生就应该是这样,在心里经常安慰自己:天分春夏秋冬,人有酸甜苦辣。还觉得有滋有味,就应该这样。

在2000年春天,我认识了一位无罪被拘的大法弟子。读了大法书,了解了他包含的超常的理,我明白了世上真有神,师父是来度人的;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别人对自己不好那是业力轮报,应该宽容别人。就在那样邪恶的日子里,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虽然当时电视宣传诬陷法轮功,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都说我脾气变好了,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得到亲人和邻居的赞同。

可是得法第二年,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走了弯路。因家里生活条件不错,我的私心暴露出来了。我觉得自己得法晚,应该多学法;怕脏,不愿做地里活,于是和丈夫商量,把地承包给别人了。这样,我就每天在家里学法,给孩子做饭,做点零活。可不久就有人对我说我婆婆告诉别人说我不干活了,村里也有人反映说我学大法不干活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按照师父说的遇事向内找,只埋怨婆婆有妒嫉心,还去和她评理,说种地能收入几个钱,累死累活的,分家以后俺也不拖累你,各过各的日子,俺脾气不好学大法变好了,你咋不看俺好的一面呢?后来又轮到我母亲对我丈夫说我不做地里活了,也不做针线活了。当时我有点动气了,哪有这样的母亲在女婿面前说自己女儿不好的?就和母亲顶了几句。过后知道修炼人不该动气,现在想起来都没在法上,离法已经很远了。

就这样也没有人再提了。我就每天学法炼功,但越学越忘事,觉得自己好像变得呆傻了,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村里另一个同修给我提出不做地里的活儿不对,不符合法,会破坏法。我又和她辩解说,不做地里的活俺丈夫也同意,常人不做地里的活还打麻将,别人还说她有福,我学法做好人却被别人议论,真是人的观念不同了。有的同修因活忙没功夫学法炼功,掉下去的有多少,师父说让多学法……。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知道咋做才好了。后来在梦中师父点化我也不悟。

随后不正确状态出现了,腰痛、肚子撑、不舒服,真象过生死关那样。对证实法的认识也模糊不清,遇事时不时的脾气就上来,同修都说越修越轻松可我却觉得很累。

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有的人马上什么都不干了,就一心一意的专门做大法的事了,那么你又可能被旧势力利用,因为它们就是在钻空子。我今天告诉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这种形式修炼,不能走极端,就是这样平稳的在证实法中充分的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想到自己是农民却不种地,周围的亲戚朋友都不理解,给大法造成了影响,于是我从新要回了让别人承包的地。虽然活多了法并没少学,修炼的状态也好了。

可随着秋忙季节,放松了学法,又出现了不正确状态,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明白。因一点小事和家里人闹翻了,心想不学了,受不了这气,而且心里还埋怨大法:学法、发正念、讲真象、还得把家里一切做好,太难了。但大法这么好,还是舍不得放弃,于是到同修家切磋。原来自己把“随其自然”的法理悟偏了。想到自己没做好,心里那种痛苦无法形容。

回家以后很沮丧,完了,这回傻透了,回忆自己三年来修炼过程,想到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我还来得及吗?就在我悲观、绝望时,同修到我家送经文来了,我对同修说:“别人都知道我学大法了,我就只学《转法轮》,维持我不要再犯脾气,保持破坏不了法就算了,等法正人间。”同修说:“你把经文看看再说吧。”

我真惭愧,就我这样的弟子,师父还不舍得把我丢下,我理智、冷静地思考了一下,难道我是为了不能圆满而痛苦吗?大法弟子不光为了自己的圆满,还要救度世人,我要放下为我为私的心,抓紧把真象告诉世人,兑现自己的誓约,报答师父的慈悲苦度。

1、在门口有一个卖梨的,许多人都围着讨价还价。卖梨的说他的梨个儿大如何,我婶子说,你的梨个大,但皮子粗,上面好像是冷子打上的黑疤瘌,我随口说了一声:“婶子买吧,我去年买过这样的梨好吃,别看它长相不好心灵美”。也许符合了卖梨的心理,他说我会说话。婶子称完梨以后非让人再添一个,卖梨的就是不给添,等给我称的时候多出一斤来,我就往下拿,卖梨的说我买得多,别往下拿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俺老师让俺做事先考虑别人,买卖应该公平交易。我们炼法轮功的可不像电视上说的怎么不好,那都是骗人的。随后我回家给他拿了一份真象传单,他很高兴的收下了。

2、有一次买葱,我买了六元钱的葱。以前卖东西的人就是给少了我也不吭声。因咱是炼功人,不和常人一般见识,得高姿态,不计世间得失的,说不定前世欠过人家的。可这回我想,现在是正法时期,为了救度众生我改变了做法。我称了一下,该十八斤他给了十七斤,我拿着真象资料找他去了,我说卖葱的你是不是少给俺一斤葱?他说不可能吧,是不是葱捆子散了,葱上的土掉了。我看出他是找理由,这时邻居都说,她没多要过别人的东西。卖葱的急忙给我添了一把。我说:“俺是学法轮功的,俺老师让宽容别人,你以后别这样了,做买卖要公平交易,别损德,德大了福份大。大法是救人的,让人重德行善走正道”。说着我把真象资料递给他,他连连点头说我要好好看看。

3、有一次去县城,平时都是坐车去,为了讲真象我就骑车去。在路上遇到一个姑娘骑车驮着一个老太太,我便上前和她们搭话:“大娘,你们是串亲戚还是赶集?” 她说赶集。我说咱们同路,作伴骑车不累。我就和她谈起法轮功,告诉他们法轮功如何让人重德行善做好人。她闺女问我,那天安门自焚咋回事?我说:“我也是镇压以后学的,《转法轮》书上说炼功人不能杀生,师父在国外讲法也说过自杀是有罪的。”就把大法弟子为什么去中南海,江魔怎么迫害法轮功说了一遍。我说:“遇到真象资料记得看看,别人不要一分钱不分冷热送到门口,让公安发现还要被抓,图个啥,就是为了救人。不敌视天理,能躲过天灾人祸。俺现在学法轮功了,和婆婆相处得挺好的,妯娌都和和气气的,过得多轻松。老人和我说了心里话,问我,媳妇闹着要分家另过对不对?我说像你的年龄养儿不容易,以后心里有啥过不去的你就念“真善忍” ,忍耐好。

和老人分手后,在监理站门口看到一位老人在喊停车,声音微弱,还不时自言自语。我看到老人,悲怜之心不由而生,我停下车问她去哪里,她说去妹妹家。我说:“大娘,车多别碰着你,我帮你叫车。”问了几个都不往那去,我想也许会遇到有缘人,这时来了一个出租三轮车,我招呼了一下,他停下了。大娘说我心眼好,我对大娘说,我是学法轮功的,你就说大法好。边掏出真象资料和一元钱对司机说:“大娘怪可怜的,麻烦你送她一下”。他说我也不反对法轮功。

随着我不断地讲真象,学法,我觉得自己聪明了,不呆傻了,也学会向内找了。我修得不好,但我要用心去做,用自己的行动证实大法,把所有的世人都当成自己的亲人。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是多么的潇洒,我好像被溶在善字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