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世人,归正自己,按师父安排的路走


【明慧网2005年1月29日】回顾这五年的正法修炼历程,有过不畏生死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有过经受魔难的风风雨雨,也感受了摔倒后,恩师将扶起的洪大慈悲。

那是2000年初,我们地区的学员遭受了自非法镇压以来最残酷的迫害,全镇400多位学员全部被非法关押在各村村委会,40多位被认为是“重点人物”的学员,被非法关在镇中学学生宿舍,我们8位同修(有6位是進京上访被绑架的)关在另一间宿舍。镇政府不法人员对我们進行了残酷的迫害,当时就有十多位学员遭到毒打、电击。我们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是大法弟子的正念,更不知道正念的威力,只是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们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镇压法轮功是错误的,下面的基层干部是受骗者,应该向他们说清事实情况。

当时不法人员们的拳脚打在我身上,我觉得不是那么太疼的,可是他们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在用电棍长时间电我时,我有些承受不住了,于是就象孩子受委屈时喊妈妈一样的喊师父--师父,就在我心里喊师父的同时,电棍反火电开了施暴者。后来和多位同修交流,他们都有类似的经历,当时只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们,现在才明白,除了师父的保护,还有大法弟子的正念在制止行恶。另一位同修在多人殴打他时,他突然感到自己高大起来,这些施暴者就象几寸小人在自身周围踢打着,没有疼痛的感觉,他慈悲地望着这些人,落泪了,觉得他们真可怜。这些行恶者虽然打我们,我们没有对他们本人的怨恨,我们知道,是他们不好的思想被真正的邪恶利用了,我们应该向他们讲清真象。

几天后,镇政府不法人员以为我们经过了这样大的打击,就算心不变,表面也应该违心的屈服了,就让每一位学员写一份“认识”。看守我们的人假惺惺的说:“把你们的心里话向政府说出来。”我们知道他是在维护政府的表面“公正”,但我们更能悟到向这些人说明真象,于是,我们8位同修都写出了正面对大法的认识。我的认识写的篇幅比较长,我把自己炼功前后、身体、行为的变化和自己的改变,对家庭、社会带来的好处全写了進去。当时我没有一丝怕的感觉,就想着把大法的美好和自己的受益过程,告诉给更多的人。

他们得知我们写的是这样的材料,气坏了。当时就把我和另一位同修,叫到他们办公的屋子里,里面坐满了政府的干部,他们传阅着我们的材料,派出所所长拿着我的材料说:“你的字写的真潦草,还写这么长,把你的念念!”我知道这是向他们讲真象的机会,我就读了我的材料。在场的人都静静的听着,虽然念完后,他们对我又是所谓的“帮助、教育”,但我知道我的真象材料无疑在他们那邪恶、扭曲的心灵深处,增添了一丝对大法的正念,有利于以后的救度……。

在以后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和我的家庭遭到了残酷的迫害,妻子(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年,孩子被学校开除,亲戚被株连,我又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近一年。在看守所又听到妻子邪悟、转化,自己也违心的妥协了。回来后我痛苦不堪,怕心、内疚、自卑、怕丢面子的复杂心理一起向我袭来。但师父慈悲,不想落下一个弟子,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使我明白旧势力是在利用我的这些自卑、内疚想摧毁我的意志,让自己主动放弃。我要从新振作起来,在这个过程中,我每天静心的学法,多发正念,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讲真象,和同修们交流,在家还要归正妻子的邪悟思想。

妻子的那些邪悟的东西和对师父对法的不敬,真让我难过,有时难受,甚至愤怒。但冷静下来,每天给她读《转法轮》和师父的近期讲法。有时她不愿意听,我就用常人的情哄她听,但也有时实在把握不住对她发脾气。后来认识到,自己是执著于她的情,因为她是自己的妻子,怕她被落下,所以才有了一种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而她却不理解的委屈心理。认识到这些后,放下情,用一种对同修的慈悲对待她,耐心的解答她的疑问,解开她的心结,又带她到同修家交流,她终于改变了,开始主动拿起了大法的书籍,归正自己的思想,不长时间便容入证实大法的洪流。

在讲清真象的过程中,师父还排了很多有缘人听我讲真象,我的常人工作是搞家电维修,一次附近村的一个青年让我到他家维修电视机,我马上和往常一样拿了真象资料和光盘,准备在修理的同时,把真象讲给他。到了他家又遇到了另外两位青年,可是电视机复杂的故障,把我的心里完全牵住了,修好已是午饭时间了,他们挽留我吃饭,可我没悟到这是他们生命明白的一面,让我把真象讲给他们的,就寒暄几句匆匆回家了。走在半路总觉得有点什么事没办,一摸衣兜的光盘还在,才想起没有讲真象,心里真是后悔,只能安慰自想,以后也许还有机缘,回家后下午我便忙于自己的工作,而且忙的不可开交,可突然在那家遇到的两位青年,醉醺醺的闯了進来,進门便说:“老师傅,人家又让我们来请你来了。”我一听有点不高兴,这里的活这么忙,现在又是忙上添忙,就有点不想马上去。于是说:这样吧,我把这里的活处理一下,等明天我再去吧。可那两人蛮横的说:“我们在这方圆几里,说了什么还从来没有不算过,我就不信今天请不动你。”

听了这话心里想,这人怎么不讲理。于是自己的魔性又要发作,但最终还是强忍过去了。一路我愤愤不平,怎么看这两人也不顺眼。另一方面是,不管他们怎么凶,他也是一个人,也是自己做为大法弟子应该救度的对象,这是让自己去救度他们的,我迟迟不去救度人家就肯定和你急,愤愤不平的心荡然无存。想到众生也是很苦的,他们要想得到救度也不容易呀,大法弟子的不负责任和执著,很可能让他们失去机缘而被毁掉。

到了那家后,我先向他们道歉: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的师父让我们做什么事,都要替别人着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的言行不符合炼功人的标准,是我错了,请你们原谅。那两位青年见我如此坦诚,马上改变了态度说:对不起,是我们多喝了几杯,嘴没有了把门的,言语过急了,请谅解。

电视机的主人听了我们的对话,才知道他俩是这样把我请来的,也训斥了他们,他们只是憨憨的一笑。等打开电视机后我马上发现,是自己忘了接一根公共地线,经振动造成和别处短路而保护停止了供电,于是我把这根上午应接的电线接上,一切恢复正常,我也把上午应接的缘份之线和他们接上,把真象告诉了他们,一切皆大欢喜。

事后我悟到我们不能落下一个有缘人,师父把众生的生存希望寄托于我们,我们不能辜负师父的厚望,同时在这期中归正自己,同化大法点滴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