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闯出看守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月3日】2004年4月6日早上,我准备上街买菜。刚一出门就被孝感市孝南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女恶警冷艳兰与另一名女警以与我谈话为由扯住不放,不一会又来了几名男恶警,一个叫高山,一个姓孙,其他的不知姓名。他们将我绑架到国保大队,姓孙的恶警强行从我衣服口袋里将我家钥匙抢走,带了一些人去抄家,他们把我家衣柜里的不少衣服都撕破了,大法书和真象资料被抢走,家里仅有的一千元钱也被抢走,家里一片狼藉。他们将我非法关入看守所,又去我父母家骚扰。

恶警高山对我说,就凭那十几份真象资料就可以判刑,还说孝感市那些被非法判刑、劳教的大法弟子都是他判的。这一次他们判我劳教一年,我绝不承认这一切,在看守所里,我绝食抗议。恶警高山找一伙人给我强行灌食,灌的是浓盐水,使我当天小便排不出来,第二天排出了一些黑水。灌食中我被折磨得痛苦难忍,管子插入了我的气管内,使我窒息,几乎死在里面。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保护我,我才能活着修下去。

我在看守所里尽量按照大法弟子的要求去证实法。我不间断的发正念,彻底清除想阻止我证实大法的邪恶。我每天都在号子里喊口号,“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等,当警察走过来时我就和她们讲真象。同时我也向号子里的其他人讲真象,她们基本都明白了真象,有的还学了不少真象歌曲。

我在看守所里被关了九天,灌食两次,他们还把我成大字形铐在板子上,不吃饭就不解铐,我一直没有吃东西。第九天又给我灌食时我不配合,管子插不到胃里去,我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手脚都被铐子磨出了血,后来我就动不了了。恶警看到我快不行了,怕我死在里面,就一边给我打吊瓶,一边去办保外就医。到了下午六点钟,他们把我弟弟叫来将我从看守所里背回了家。半个月后,我的身体恢复了,又投入到证实大法的進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