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呵护下 正念正行走出洗脑班


【明慧网2004年11月8日】我在教养院最后到期出来的时候,恶徒没有让我回家,又强行给我送到了洗脑班。我开始就想绝食,可是后来又一想,我们走出来是要达到正法的目地呀,如果我绝食有两种可能,一个就是灌食,再一个就是再给送到什么地方去,这能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吗?如果我不绝食,就是用最善的一面向周围的人讲清真象,如果在那么善的情况下他们还敢迫害我,那正好就让那些不明真象的人看看,邪恶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

我于是就开始吃饭,一切正常,但我提出来我什么活动都不参加。我当时很瘦、腿也不好,我就利用他们问我这些时给他们讲我在教养院是如何遭迫害的,讲大法的真实情况。他们这些所谓帮教的其实都不知道大法真象,开始他们说:咱们社会主义国家能有这种事么?我说,没有的话我的腿是怎么坏的;我能这么瘦吗?但他们还是不信,说是不是你们编的来骗我们,我不信神也不信鬼。我说咱就讲这个道理,也没说非要你信什么。我说我们大法是讲真善忍的,不会骗你的;我又说现在社会的道德败坏得很厉害,不仅警察司法人员是那样,交警不也是那样吗?这一下说到点子上了,他一下就不干了,就向我讲起他的儿子是开车的,交警如何如何坏,随便要钱,也不打条,往兜里一揣就走到,你还不敢得罪他,……等等。就这样把门打开了,我就给他不断地讲,有时经常讲到下半夜快到一点,从道德败坏讲到宇宙偏离法又讲到正法,再讲到江氏集团的大迫害,……最后他终于明白了,并说:等你出去我就不干了。我说这就对了。对待警察也是如此,只是不能讲到半夜那么长的时间。但效果也很好。只要他们一来看我我就善意的给他们讲。他们就反映说,你的文化水平太高了。我说这不是什么水平高不高的问题,因为这些都是事实。

我每天早晨一起床就开始发正念,吃完早饭后我发一个小时左右的正念,然后开始背着学法。就这样过了十几天,他们就叫我家人把我接回家了,那里的帮教说这是先例,不转化是不让走的。

我开始以为是我的家人走门子把我接出来的,当我回家一了解,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我的妹妹还要把我往里送(当然在我面前不表现出来),妹夫又在国外,到我出来时他才回来,只有我母亲无可奈何的在家着急。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呵护着我。又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叫正念正行。

我无法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激。我一定要继续正念正行,做好师父教我们做的三件事。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迎接法正人间的来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