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指导我修炼 师父呵护我闯关


【明慧网2004年12月15日】我现年68岁,生长在山东农村,家境贫寒。为了养家糊口,抚养弟妹,自幼跟随父母,吃尽了苦头,患了一身无名的疾病;因无钱医治,只好求神拜佛,年幼时就招来了动物附体。后来,虽经多方治疗,但仍然无济于事,当时的感受真是欲生不能,欲死不行,只有苦苦得煎熬了四十多年。

在1998年初,来了一群法轮功修炼者在我村弘法,声情并茂的讲述了他们的修炼体会,法轮功的功理、功法和祛病健身的奇效,深深的吸引了我。自此,我幸得大法,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时间不长纠缠我四十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我真正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家庭环境,师父也给我清理了,经常出现的附体也无影无踪了。对于我自身和家庭的变化,孩子们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所以对我的修炼万般的支持。

正当我精进实修的时候,1999年7月江泽民流氓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当时的群众由于受媒体宣传的欺骗,不明真象,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为了让群众知道真象,我就向周围的群众说明大法真象和自身的身心变化,来证实大法。

在2000年秋后的一天。我到派出所讲真象,也是为了营救同修,他们不听把我支了出来,我就又到镇政府去讲,我先叫他们给我讲善、恶怎么区别?为什么当今社会镇压好人?好、坏怎么划分?他们不讲,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能区别什么是善与恶,什么是好与坏。大法怎么能启迪人的善心,使人的道德回升和我修大法的身心变化……。

镇政府冬季办洗脑班时,不法人员们把我也叫了去,我就利用各种机会向洗脑班的人讲真象,中午吃饭的时间便到邻村去讲。一次我把真象传单给了一位家庭主妇,她的丈夫见后把我举报到派出所。第二天,派出所要落实此事。我问他们说我发传单证据何在?他们说举报人烧了。我正告他们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我信仰真善忍、同化真善忍,这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你们这样迫害法轮功,欺压百姓,对你们的未来没有好处。他们气急败坏的要送我去精神病院,被明白了真象的分管派出所的镇长拦住了。

随着正法的推进,为了让更多群众了解真象,救度众生,我们也想办资料点。没有钱,功友凑;没有技术,自己学。就这样,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在短时间内就把真象资料赶制出来了。有了充足的真象资料,我就带上孙女,拿着资料到处弘法讲真象,跑遍方圆十几公里的村庄。虽然很累,但心里很踏实。

就在这时,一位外县的功友发真象传单时被非法抓捕,恶徒知道了资料是从我这里拿的。于是2002年正月11日上午。市610办和镇派出所7人,突然闯入我家,对我进行非法搜查。抄走了部分资料和我的大小录音机,并强行把我带到镇派出所。

我坚决抵制,不配合邪恶。我认为:宇宙多大,法就多大。乌云遮不住太阳,正义必胜。法轮大法是正法,怕你什么?所以我毫不畏惧,跟他们据理力争。大概在晚上十点钟左右,那个所长可能累了,他要回家休息。临行前嘱咐他们:“你们给我好好看住,别让他跑了。”

所长走了,为了拯救那几个警察,我便给他们讲起了法轮功的真象及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法轮功的功理及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他们听得瞠目结舌,点头称是。大约12点钟我开始发正念,见他们有了倦意,脑子里突然闪现出师父的经文《助法》中的“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

我悟到我今生得法修炼,不是来承受常人的迫害,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出去。于是就发正念让他们睡觉,半小时后几个警察真的睡着了。我站起来,来回走了几趟,见他们没有察觉,就径直向门口走去,打开两道门来到院子里,就直奔派出所的大门走去,大门没有上锁,就这样我安全走脱了,心里万分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走脱后,我居无定所,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向有缘人讲真象。但对于孩子来说确实杳无音讯。几经曲折取得了联系。第一次给他们打电话,就告诉他们:资料点资金紧张,你们要尽快支持他们。

随着正法的推进,环境越来越轻松,于2004年春节前后,我就回家了,继续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由于文化水平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