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恩师加持 五天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4年11月29日】2002年4月12日下午,大庆林源派出所所长耿晓波领着大同区公安分局两个恶警(一个30多岁戴眼镜,一个50岁),突然闯入我家(他们把我丈夫从单位叫来开的门,我丈夫不修炼。)。谎说领我去看病,又说新来个局长要见我,去去就回来。

一、绑架

我所外就医,从市看守所出来才两个多月,我预感到邪恶要抓人。我说:“诊断书在你们手握着还看什么?局长见我干啥?不去!我一个老百姓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还是干什么坏事了?”老恶警说:“你都没有。”我说:“我只为祛病健身做好人炼法轮功,你们就这样对待我。”老恶警脸一翻说:“炼法轮功就不行,就是反革命。别的不说,跟我们走一趟。”我说:“你们私闯民宅,随便抓人,执法犯法,不去!你们说领我看病,我的实际情况在这摆着呢。”三个恶警一看真是,无言以对走了。这中间我打坐发了20分钟正念。

过了半个小时,大同区两个恶警又返回来,还是让我丈夫跟着,他吓得啥也不敢说。年轻恶警说:“跟局长请示不行,还得去。”我说:“不去!”老恶警狗仗人势说不能走用板子抬,说着开始动手。我丈夫吓得溜出去了。他们把我拖倒,连拉带拽绑架到车上,拉到大庆市大同区公安分局。听一恶警说今晚秘密行动大搜捕,抓法轮功。然后把我往拘留所带,我大声喊:“你们说来看看就回去,为什么欺骗好人,我要回家。”他们不让我喊,把我关進了拘留所。

二、向内找

一進去,看到两个同修已被恶警绑架来了,后半夜又绑架来两个,两天内6名同修先后被绑架到拘留所。我们在一起切磋、背法、发正念。这时我向内找,发现了自己那颗不稳定的怕心。开始不配合邪恶很坚决,为什么慢慢就软下来让邪恶抓来了呢?正象师父说的:“你有怕 它就抓”(《洪吟》(二))。师父还说过:不是我说你不行,是你自己不行。(《法轮佛法》(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我恨自己这一步没走好,意识到了我马上静心反复背法,发正念。

三、讲真象 发正念 恶自败

第三天清早6点多钟,恶警让我上车,不说上哪。车开到大庆市公安局门口停下,杨志刚(大同区公安分局专管迫害法轮功)下去不知干什么,车上剩下我和一个20多岁姓张的警员,我向他讲真象,我说你还年轻,要对自己生命负责,不要欺负炼法轮功的,他们都是好人。善恶有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你别信。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他还提了一些问题我都给他做了解答。后来他说我们也没办法,听上边的,我说你要把心放正,他明白了。

车又开动了,通过车窗我知道这是上哈尔滨戒毒所。我在心里说:我是主佛的弟子,戒毒所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不能進去,请大慈大悲的师父加持弟子。然后反复默念:“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 现世现报” 一路上我在车里不停的咳嗽,杨恶警说:“你这样到哪里也不愿收。”

到戒毒所,先体检。三个警察(杨志刚、王长春、小张)也跟着進入体检室。我用智慧和他们周旋,我跟大夫说我的情况很严重,这时大夫摆手让三个警察出去等候。大夫问我病情,我说我是左腿静脉血栓,腿肿不能行走,市大医院已做出诊断,诊断书在它们手中。大夫检查我腿一按一个坑,又问问别的病情,然后伏案写病历。出去交给杨志刚,就听杨对别人说拒收。他们判我三年劳教,走后门也没送進去,邪恶的阴谋又一次失败。

四、谢恩师精心呵护 正念闯出魔窟

我上车往回返,深感师尊的精心呵护,想到师父为我又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禁不住泪水涟涟,只有坚修大法报师恩哪!

回来后,本应顺路让我直接回家,可恶警不甘心,把我又拉回大同区拘留所。这是第四天。这四天内6名大法弟子一名被劳教,一名送市看,3名根据不同情况出去了,只剩我一个。我继续绝食绝水。我是主佛的弟子,在正法路上要精進不能懈怠,我时时背法、发正念,不让邪恶有丝毫钻空子的机会。这时送進来一个误认偷油的女人,36岁。我就跟她讲法轮功真象,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她明白了,同时把家送来的吃的让我吃,我谢绝,她很佩服大法弟子。

从哈回来的第二天上午,狱警奉命给我家人打电话,让来接人。下午,丈夫找车把我接了回去。在走之前,狱警让我签字,我说不签,转身冲出牢房。我再一次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五天正念正行闯出魔窟,感谢师尊对弟子的加持保护。如今我一直溶在正法的洪流之中。

最后,以师尊的(《洪吟》(二))结束:

别 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