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明慧网2005年1月31日】

一、 大法一次次的救了我和家人

在我的少年时代,常做一些神奇的梦,经常梦见自己飞的很高很高,去了很遥远的地方,找不着自己的家,有时飞到九层天,总是飞呀飞呀。到中学时我就特别喜欢看古代神话故事,敬仰神佛他们有那么大的能力救苦救难,还那么善恶分明,从古书中看到从上古到今天人间多险恶,多诱惑,争争斗斗,还有老病死。在我的心中向往着永生之路。可是由于自己的渐渐长大,这一切成了幻影。工作以后,被现实的利益得失渐渐迷惑,心胸狭窄,还有妒嫉心,争斗心等等。为了这些吃不好,睡不好,使自己的身体非常的糟,得了神经官能症、风湿性关节炎、腰腿痛、后背总象背冰块似的、半身麻木、白内障、低血压、眩晕症,头一疼都得撞墙。就在这生不如死的情况下,经朋友介绍于九六年喜得大法。我如饥似渴的看了李洪志老师的广州讲法录像带。就象师父在我身边一样,感到师父是那样的慈悲和亲切,这就是我要找的。

师父的话字字句句说到我心坎里,听完三讲后,在我似睡非睡时,师父给我调整身体,法轮在我头顶旋转。当听完九讲以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由原来卧床不起,到越来越精神。本来遵医嘱,应该住医院的,可是听完师父讲法后,我身体很舒服,能上班了,从那以后至现在已八年了没吃过一粒药,大法真是太神奇了。他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也就是从这一天起我认定要修炼法轮功。我戒掉了自己的瘾好,按着大法的要求去做。

从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我就认定这是一本好书。我感受到了那字里行间充满正气。《转法轮》直指人心。他要求炼功人首先要遵纪守法,做好本职工作,要做真诚善良的人,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要多为别人着想,淡泊名利,舍弃一切执著和欲望等。免去了那些争斗之苦、勾心斗角之苦,活得不那么累了。师尊教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炼,不用出家,而是明明白白的在常人中修炼。这三年来的修炼,使我从小到大的疾病奇迹般的康复,大法使我的家庭和睦、温馨,我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在这幸福的时刻,天有不测风云,九九年七二0,邪恶的旧势力利用中国的恶首江××对法轮功、对伟大的师尊、大法弟子采取了铺天盖地的诽谤、造谣、栽赃、陷害。利用报纸、电台、电视台播放批判法轮功的节目,警察开始全国性的大搜捕。对各地法轮功学员的上访,采取抓捕、关押、拘留。毫无人性的剥夺了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和公民应有的宪法赋予我们的上访权利。一夜之间法轮功被诬陷,学员被镇压。随后,我们当地的公安人员来找我谈话,让我写以后不再练法轮功的保证。问我的想法。我告诉他们说,电视里播放的诬蔑我师父的电视片是假的,一切造谣、诽谤我的师父和法轮功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这个保证我不能写。一个警察一口一个大姐的叫着,“大姐,写吧,为了我们的工作,也为了你的家人……”在这个警察的一再央求下,我的人心就上来了,违心的写了保证,配合了邪恶的安排,关键时没能证实法和维护法。

随着邪恶之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逐步升级,采取株连政策,不许法轮功学员上访,讲真话,更不允许炼功、交流。对法轮功学员严加监控。我也曾经被监控而失去自由。邪恶之首江泽民他目无法纪,违反宪法,面对江的强权暴政,大批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抓、被打、被关押甚至失去生命等危险进京上访,为师父讨个清白,为大法讨个公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们按照“真善忍”去做,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这有什么错呢?而江泽民他害怕真善忍,害怕好人多。在他执政期间他豢养了一大批贪污腐败黑社会份子。他的心里哪有人民,哪有百姓?法轮功修炼者中很多人修炼之前一个个饱受疾病痛苦,靠打针吃药住医院活着,甚至生命垂危的人,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奇迹般的解脱出来。成为一个与药无缘的健康人。而江××竟然挥起他的屠刀砍向这群无辜的善良人(上至古稀老人,下至妇女儿童)。看到江××的凶狠残暴,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一员,我怎能眼睁睁的看到大法遭到诬蔑而置之不理呢?我要去北京。于是,我在99年10月进京上访。向媒体向信访办反映情况,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写好材料,交与有关媒体。当时北京一片白色恐怖,不管你怎样按法律程序讲明情况,都不让你讲,说你扰乱社会治安,要拘留。我也不例外被北京某派出所非法抓捕,后转当地驻北京办事处。然后转到当地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期间我向警察讲真象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他们被我们的言行所感动,我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告诉不要伤害别人。他们中有杀人犯、有贪污犯等,听了我们讲的做人的道理,他们不再象以前那样互相打仗啦,我们炼功学法他们还替我们掩护。

就在我坚定的维护法,站在师父一边时,邪恶就利用亲人、朋友、同学来劝说:好就在家炼,为什么在这里遭罪,如果你再坚持,就判你劳教。劳教得不偿失干活,你那体格能干了吗?得现实一点。你说你坚定大法,到那时,你要吃不了那苦,判了劳教可回不来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还有很多执著,怕吃苦怕累,对亲情也放不下,就开始动摇了。有了怕心和私心,违心的写了“保证书”“悔过书”被放了出来。由于自己不能坚定的维护法,而向邪恶妥协,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心如刀绞一般。

由于自己在关键时刻还是维护了自己的私心,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一次次机会都错过了,被邪恶钻了空子。回到家时,身体出现了不好的状态,头昏昏沉沉,腰疼得厉害。

2000年1月,突然我的儿子说头疼,开始我也没在意,突然一天早晨起来孩子说话吐字不清,嘴也歪,眼睛闭不上,记忆力明显失去,手握不上东西,象得了脑血栓症状。我不知如何是好。赶快带孩子到医院检查。检查的结果是脑动脉瘤。在脑干部位,还是两个。情况严重,我马上带孩子去了北京。到了北京首都医院,由著名的医学教授凌峰给孩子做了检查。说肿瘤的位置长的不好,不能开刀做手术。做好了是个植物人,做不好下不来手术台。如果硬要做,只能拼一把。我们一听就和孩子商量,我儿子说:回家,我不做。回家炼法轮功。

就这样我儿子没有做手术,就学法炼功。当头疼难忍时,只有听师父讲法录音带,孩子才能入睡。白天看师父讲法录像带,一直坚持看完九讲,并开始学功,这样一个月下来,孩子全部恢复正常。两个月下来,我儿子什么都能干了。全部恢复记忆。如今已经四年了,孩子都非常好。是大法给了我儿子新的生命。这就是大法的神奇、玄妙,又一次师父慈悲于我呵护了我的儿子。在一些专家、教授认为这孩子能活十天、二十天、一年那肿瘤象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由此可见,大法是科学,不是迷信。也不是有些人想象的那样盲从,他信仰的基础是良知和实践。这样的信仰是牢固的,是任何力量都动摇不了的,是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使我一次次从一关一难中跌倒了再爬起来,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也坚定了我的信念。实践又一次证实了法轮大法是一门超常的科学。在我个人的修炼中师尊的慈悲伟大一次次给我净化身体。使我从一个体弱多病,现在变得无病一身轻。活得即充实又快乐。坚定了我的修炼之路。

二、 师父的慈悲苦度,使我们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在旧势力所安排的邪恶考验中,使我逐渐走向成熟。开始时不理智、怕心、顾虑心和私心作怪,比如在十六大前夕,邪恶开始散布要把大法弟子用铁链子锁在一起,怕上北京,消息一传出来,由于正念不足,自己就赶紧躲避,没有正念铲除和否定,结果造成一些同修被关进洗脑班,因为我有怕心,所以一到敏感日子,邪恶就放风:大搜捕啦,办洗脑班啦,我们就逃避,所以,当时我们地区邪恶因素很重,一些同修遭迫害,遇到矛盾绕道走,不能堂堂正正证实法。

当我学习师父经文“随意所用”的法,从师父的这段法中启悟了我,大法在世间被邪恶陷害、诬蔑、栽赃,大法弟子为证实法而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拘留、我要告诉世人,要告诉他们我们受迫害的真象,告诉那些执法人员: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告诉他们真象,就是救度他们,使更多的人明白真象,也就是在洪扬大法。从这一天开始,我按着自己的方式,从一点一滴做起,也根据自己的特长、特点,利用常人的最好的形式去做,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实践中,不断的去掉自己的怕心。在讲真象的过程中有时自己法学的好,状态就好,没了怕心,讲真象的效果也比较好,有时面对面讲,有时用间接的方式,不断变换方式,尽心尽力去做。自己的私心、怕心、恐惧心、顾虑心、也由此一点一点的去掉。邪恶的因素渐渐的被我的正念所否定和清除。

在修炼与证实法的实践中,关关难难的考验中,使我逐渐的分清了哪是旧势力的安排,哪是师父的安排。比如:家里的生活环境、生活物品等受到干扰和破坏,或者当我要讲真象或者安排学法时总是受到各种形式的干扰和阻碍,除了找自己的心性外,都要彻底清除,一切阻碍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都要清除,那就是旧势力在利用黑手在破坏我证实法。我每次在讲真象前都要发正念,不管是面对面或采用间接方式,都必须要发正念,并心生一念,我要救度众生,往往这样做的效果就非常好。在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使自己的修炼境界不断升华,做的好、做的不好,由不敢讲到慢慢的去讲,一次次的体会,找出自己的差距,向做的好的大法弟子学习。

如果在邪恶被全部销毁了,大家也都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没有任何压力了,还用我们去救度谁,到那时真是“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象大显天下茫”。还没有走出来的学员,固守人的认识,或利用师父的法,继续坚持邪悟的学员赶快清醒吧,慈悲的师父在等着我们哪。

我深深的感谢师尊的慈悲,让我有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又让我们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要多学法,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只要用心去做,心在法上、会做的越来越好。由于自己还存在很多不足,与精进的同修相比,我要勇猛精进,以上个人体会,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