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大法弟子自述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1月31日】我是一个有顽固性疾病的人,为了治病不知用了家里多少钱,都没有把这个病治好。突然有一天,我的一个老乡来告诉我:“有一种气功能治好你的病”。当时我半信半疑,她说某公司一个祁某的癌症都治好了,我问她:“是人、还是菩萨?”她说:“是一个人。”我说“你带我去看看。”过了两天,她就带我去了那个炼法轮功的辅导员家里。我走進屋一看墙上全部挂着师父法像、论语,我就问她情况,她要我第二天去炼功,过几天后给我书看,从她家里回来的那天晚上,我睡觉时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从那以后我就天天早上去炼功,身体很舒服,同时开始看书。开始看书时根本看不懂,每天炼完功回家的路上就和同修交流。渐渐的才知道法轮功是修炼,做好人、达到圆满的境界。过了一段时间,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清理我家里的环境。那时我完全是抱着治病的目地来炼功的。大概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开始懂得做好人的道理。并用师父的法来指导自己修炼。

1999年7月20日,早上去炼功点练炼功,那里已经来临了很多人在那里不准炼功。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上面说不准许炼。”还有一个人抢走了我们的一台400多元的录音机,并要打烂,我就一把抢过来了。和他们讲道理。他们不听,就这样从那天起我们被迫害了5年,我六次被抓,被关和非法判刑。但是我的心一直是没有动摇过,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有一天,一个同修要去北京向中央反映情况,那时我还没认识到,后来和几个同修一起交流我认识到了。我就到本地信访办反映我们的真实情况,当天晚上就把我送到了妇教所关了15天。我想当地政府不讲理,总有讲理的地方,回家三天后决定上北京去反映情况,要求政府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我们的修炼权利。情况还未反映上去又被北京公安抓了,关在北京6天,然后由我们乡、村干部从北京带回,一下火车就被铐上了手铐。在北巷派出所呆了一天。送到湖宾拘留所关了30天。2001年12月7日,我去同修家有事,又被北巷派出所的恶人抓了,送到岳阳县看守所,关了7个月,在这7个月中,邪恶之徒打电话要我丈夫要拿三万元钱就放人,我丈夫说:“没有钱。”结果就送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劳教5个月,后来还是勒索了我家人三千五百元钱。在劳教所期间,我发了一念求师父加持,不能被邪恶转化。犹大们围着我做转化,一共用了15个昼夜。我不被他们的任何谎言所动。心里反背师父的经文“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于2002年12月6日回家,我又重新回到了正法洪流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2003年11月26日,我去派出所要勒索我所有‘罚款’的收据,他不但不给,还变本加厉的又迫害我,在湘阴县看守所非法拘留26天。勒索我家人现金5千元,还有其他开支1千多元,共6千多元。又在2003年底,我村的恶人又来干扰我,见我不配合,结果他打电话给‘610’,一共又来了六台公安车、60多个人,将我家门踢烂,搞得一塌糊涂,未搜到任何东西,一直吵到晚上2点多钟才离去。

以上是几年来我所遭受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