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谈修炼的严肃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2004年底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我按往常一样起早给孩子做好早餐,叫他起床,却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天旋地转,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将我抓起,快速的转,五脏六腑都跟着翻江倒海,支持不住,跌倒在地,并大口的呕吐。孩子问:怎么了?我说头晕。孩子说:“发正念。”我也意识到了这是邪恶在迫害,虽然跌倒在地不停的呕吐,思维清醒的正念铲除邪恶烂鬼黑手的迫害干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告邪恶烂鬼黑手: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要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们有师父看着,你们也不配来考验我!你们也根本动不了我!

同时我查找到自己有漏的地方:自己找借口不能坚持每天学法;讲真象的过程中存在着不能突破人的观念,有意无意的有证实自己之心存在,还隐藏着强烈的怕心,对不能接受真象的人,缺乏耐心,抑制了讲真象的效果和效率;夜间整点发正念有时因贪睡而错过了时间等。

就这样,从早上约6点多到中午12点,我多次被抓起狂转,折磨得脸色铁青,全身无力,苦胆都要吐出来了,我也一直没有停止发正念铲除邪恶,每次被狂转的间隔时间也由原来的约2分钟到5分钟、10分钟、半个钟头,旋转的力度也在逐渐减弱。

大约到中午12点的时候,我感到又要被抓起了,我在发正念的同时从心底喊出:“师父快救我!”随即感到我被慢慢放下,心里感到从未有的平静和舒服。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加持下,约下午1点,我一切恢复正常。

就在上个星期一的早上,我家婆也经历了和我一模一样的被邪恶迫害,我们和她一起发正念,铲除邪恶烂鬼黑手的迫害,但她还是放不下,最后住到了医院里。我丈夫和家婆也修炼大法,但由于经历了多次的政治运动,对××党的一贯卑鄙做法了解和非常害怕,所以一直以来虽也在家学法炼功,但不出去讲真象发资料,还一直反对我们做正法讲真象的事,总是担心我们再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还为不讲真象找理由,我们也很难说服他们。星期天的下午,我丈夫就把家婆接回来,我给她讲了今早我的症状和她那天的反应是一样的,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正念正行,就能战胜解体邪恶,并给她讲我上午与邪恶较量,在师父的加持下战胜邪恶的经过,她也由此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由于得到了师父的及时慈悲点化加持,星期二家婆就出院回家了。

由此,我想到了师父在《也棒喝》中的告诫:“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无论什么借口,都是放不下的执著造成的。”“怎么样配得上当大法之徒?是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吗?只是想从大法中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在所谓的在家看书中向大法索取,这是什么人?你们自己来评判一下。”“师父看见危险已经向你们走来了。我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包括这场迫害,但是我知道正法中被冲击的旧的因素或早或晚、或它或它会这样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