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尊在成都讲法的日子


【明慧网2005年2月7日】1994年5月,我有幸参加伟大师尊在成都办的学习班。现在回忆起来,这是我一生最幸福、最珍贵的日子。虽然我文化低,但还是很想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师尊衣着整洁,朴素,面容祥和,给人一种很慈悲的感觉。我以前听过很多气功师的报告,根本就没听见讲过什么法,只是发发‘功’叫你接一接信息,有的教几个动作,有的用纸画些什么,叫你保存着。师父和那些气功师完全不同,上讲台没拿书,也没打草稿,只看见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小纸条来就直接讲法,每堂课都是这样。讲法班有八百人,没有一个人说话,会场很安静,师父讲法很幽默,有时一句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不知为什么,一听师父说话,我心里很舒服,有一种美的享受,即使现在回忆起来,感觉依旧还在。

我是为治病进学习班的,但几堂课下来,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道德观,懂得了很多的道理,知道了怎么做人,如何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更好的人了。当然要做修炼人了,周身的病也全好了。

我从70年开始,全身都是病,跑遍了成都各大医院,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有时我真不想活了。一直拖到94年,正赶上师父在成都办学习班,朋友来叫我时,我也一口回绝,决定不练气功了。她说,你去看看吧!我不好推托,才去了。但是,当我看到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书面师父的像片时,我不由自主的说,我要学,这是真佛。

我感觉师父太神奇了,别人心里想的他都知道。有次下课后,外面有个人叫师父给治病,师父说:我不治病,有病到医院去治。那人说:我们家里的人从北京来电话叫我到这儿找你,说你什么病都能治,马上就好。我在一旁插话说:你别说治病嘛。这时师父说,有些人嘴上不说。当时,我就惊呆了,这位李老师怎么这么神奇呀!

还有一天下课后,我往住处走,边走边对一起的人说,这是佛家功,哪天,我领你们到庙里皈依,她们同意去。第二天师父讲课时就说,有些居士,一听是佛家功,就拉着我们的学员到庙里去皈依。并给我们讲了修炼不二法门的道理。我知道自己说错了。我们都感觉师父太神奇了,我们的想法师父都知道!

还有一事,和我同去的一个人,师父讲课时,她拿着笔在书上写字,还没开始写,师父就说:有些人拿笔往上画。这个人的笔都吓掉了。她说:这个老师太神奇了。还有连当初来叫我去参加学习班时我们在家里说的话师父都知道,我刚一去听课时,就听师父说,有些人是拉来的。我想,可能是说我吧。结果,师父照样管我。

师父叫大家把手伸出来,男左女右,手放平,叫大家感觉,当时我就感觉手心有个东西在转,讲到给大家下法轮时,我的小腹部位也在转,从那时起,我什么想法全放下了,不能用我们的想法来对待李老师,李老师不是一般的人,他太神了,太正了,太慈悲了。

我从内心尊敬我们的最伟大的恩师,我要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要弥补损失,抓紧时间完成使命,请师父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