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三退”也是修炼


【明慧网2005年10月15日】当“九评”出来后,全国在风风火火“三退”时,我的心在深深叹息!我那时理所当然的认为只有当人明白了大法真象后才会“三退”,而我觉得本地的整体上正法形势很不乐观,自己以前讲真象的效果也不甚理想,在本单位又不敢大面积的讲大法真象(怕影响这个,怕影响那个),主要是发一些资料和向将离职的同事讲,所以一些明白了真象的同事已经离开了本单位,我又联系不上他们,当时心里很着急,感到讲“三退”难度非常之大。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有好几位明白了真象的以前同事在同一天回到单位后面的小商店玩。我欣喜万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我就试着向他们讲“三退”,效果很好,他们立刻同意了。这件事为我以后讲“三退”建立了很大的信心: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师父就会帮你。

那时我一直是先讲大法真象再讲“三退”,效果也还可以,但那时明慧编辑部发表文章要求我们“不直接以大法弟子的身份去号召世人退党”,我一下子陷入矛盾之中,这怎么可能办到呢?直到后来我试着向暂时“不方便”讲大法真象的同事讲“三退”,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证明,在没有讲大法真象的情况下,一样可以直接劝人“三退”,我的思想也豁然开朗了,我觉得我的劝退思路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我现在可以把讲大法真象和劝退当作两件完全独立的事情处理,很好的解决了上述矛盾,现将我在劝退实践中的一些心得体会总结如下:

一、在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先劝“三退”再讲真象。

我个人体会劝“三退”的道理跟讲真象是相似的,也不要讲高了,一般情况下我就是谈一下网上的“三退”情况,问一下他(她)们要不要退,他(她)们会问为什么要退,我就简单说下某某党越来越腐败,腐败下去的结果就是解体、下台,如不退出就是它的一份子,将要就会受到牵连,他(她)们会说某某党这么强大,怎么可能下台,我就举前苏联的例子,根据情况再说一说天灾人祸及历史上的预言,最后说明一下不需要用真名,用一个小名或化名退就可以了。由于我所接触的人大多是年轻人,所以我很少跟他(她)们神来神去的讲,一般讲到这大部份人都表示愿意退,也有些人讲早已自动退了,不需要再退,我就说你加入时宣誓打上了它邪恶的印记(不宣誓也一样),必须声明退出才能抹去,有些人还是不相信,这时我就不再陷入在这问题本身去谈了,我就反问他(她),不管你相不相信反正又不需要你用真名,用一个小名、化名就可以退,又不需要你付出任何代价,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古人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花钱买份保险,将来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就是反复强调安全性,无副作用,大多数人被我“磨”得没办法,“退就退吧”!劝退后最好下次再讲大法真象,如果是以后很难碰到(如陌生人)等,那就接着从侧面角度以常人身份讲大法真象,比如说自己是从炼功人或光盘里得来的信息来给他(她)答疑,有一次我用此方法给一个陌生年轻人先劝退,他同意退了之后,再讲真象,后来他也明白了真象,最后他问我是不是炼功人,我笑而不答,只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

二、劝退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

1、首先要纯正自己的心态,我们自己不要胆胆突突的,不要有什么顾虑之心,不要怕别人说我们搞政治,就是堂堂正正的劝退,因为某某党的腐败是路人皆知,就是其党员本身也不否认这一点,当然是有一些受党文化毒害很深的人会说我们搞政治,我们可以善意的告诉其我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没有任何政治目标,我们只是告诉世人真象。也有的人劝不服别人就着急,或者是追求表面的数量,其实都是执著自我的表现,而不是真正慈悲救度众生。记得刚开始劝退时有个人说她戴过红领巾,我给她说了一大通后,我觉得已说服了她,最后她竟告诉她根本没戴过红领巾,也没入过少先队,开始是和我开玩笑的,我口里说没入过更好,但心里却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我立即意识到自己基点没摆正,反劝退当时是证实自己,摆正心态后又遇到一个什么也没入过的人,就真心的为她高兴。

2、其次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有的人在第一次讲时就退了,甚至有的人自己都说还没太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就同意退了,我真的感到大法正的场在起作用,并且生命都有明白的一个面,都在等待救度。有的人一次讲不通,不要心急,我们始终要保持平稳、祥和的心态,一次不行就多次,最主要我们绝不能想当然的认为这个人太固执、不可度,我列举曾经历的几个例子,有一天下午下班的时候,我向一位劝了几次都不肯退的同事再提“三退”的事,她说“三退多麻烦呀,还要跑到学校去退。”我说“谁说要到学校去退啊,你只要给我一个小名或化名就可以帮你退。”她说“在网上退吗”?我说“是。”她说“那你就帮我退吧!”事实上以前我跟她讲得很清楚,那说明她以前根本没往心里去,这说明常人有时真的是不理智的,也有邪灵在干扰,那么也许她明白的一面今天起主导作用,晚上快下班的时候我又分别问其他两个不肯退的人,当时常我还在考虑如何说服他们,哪知道我一开口他们就同意退了,弄得我反倒有点莫名其妙。这在同一天发生的事让想到劝退有时是需要一种机缘巧合的,关键是我们自己不能给自己人为的设障碍,自己不能选择放弃。有的人被我劝了五六次终于同意退了,这其中真的体现出我们修炼者的超常与慈悲。

3、再有就是要想办法找到那些不肯退的人真正的顾虑与心结所在,解开其心结就水到渠成。例如有一位以前的同事明白了大法真象,但却不肯退,我多次跟他讲,他以种种借口说退不退无所谓,没有必要退。我就见他一次就说一次,最后他终于说出了他内心的想法:“我爸是某某党员,我退出的话不是跟我爸作对吗?”我对他说:“我叫你退出是站在一个中立场上,我又没叫你加入其它组织,我也没叫你支反对某某党,推翻某某党,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这跟你爸的情况完全两回事。”他听后马上就同意退了。还有的人怕被某某党查到受牵连,甚至跟他说了用小名、化名查不到还说,某某党要查什么人查不到,这就需要我们做更耐心细致的工作。总之对那些不肯退的人要多问问他(她)们的顾虑是什么,找到其心结后解开它就可以事半功倍,当然劝退过程中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也是很必要的。

以上只是我个人劝退中一些很粗浅的认识,由于自己接触党员的机会很少,这方面体会很少,我当然知道对这些人劝退难度比较大,但每个人都要走出自己的路,对这些人劝退无非是需要我们更智慧一些,更耐心一点,更慈悲一些,把“九评”装进脑子里,他确实是向这些人讲真象的一件利器,当然还有相关的辅助材料及信息,就不一一列举了,只要我们头脑中装的信息量多了,就可以针对不同的人采用不同的信息去破其执著,“有多少种病就有多少种功能针对去治”(《转法轮》)。

当然做好这一切的基础还是学好法,发好正念。当你状态好,正念强时,三言两语就可以帮人退了,我个人对此深有体会,有的时候真有一种“势如破竹”的感觉。

其实我知道自己做得很不够,但我看到本地区很多同修在劝退上毫无進展,有些人自身的障碍很大,顾虑重重,有的人劝不了就干脆不劝了。后来有一位同修他很少与其他同修接触,劝退的事基本空白,不知道如何去做,在一次和我交流时,我给他讲了一下我的思路和一些劝退方法,过几天他就送来了几个“三退”名单,所以就促使我写出此文,希望能对那些至今劝退障碍很大的同修有所启发,其实我认为劝退也是一个修炼提升过程,不信你就真正向内找一下自己的执著,障碍在哪里,当你真正放下人心,用心去做的时候,你会发现师父,大法的因素都在帮你,你会发现你的智慧源源不断,你的思路会越来越开阔,环境是靠自己去开创的,那些做得好的弟子也是这么一步步修过来的。

最后我还想提一个问题,网上“三退”这么长时间了,“三退”的人数才过四百万,这其中还有相当一部份是常人,那么就是说有很多大陆同修自身都没有退,当然有客观上的原因,偏远地区的同修信息闭塞,或上不了网,(我希望有条件的同修都去帮助一下),但也不至于才退这么点人,难道说是自己不想退,那就不是一般的悟性问题了,我觉得大陆同修作为一个整体去思考一下这一奇怪现象,这不能说与我们整体没有关系,以前有同修说一天退一百万还差不多,基本上能赶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想也是这么回事,让我们每个都真正用起心来,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

本人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