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快讲》的体会


【明慧网2005年10月7日】师父2002年8月就发表了经文《快讲》:“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当时学后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性。心里琢磨着,说不定再有个一年半载的可能正法就结束了。也有的学员认为更紧迫,甚至忘了师父教导的“理智”。由于走了极端没意识到,在讲真象时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抓捕、关押,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可见光图“快”不行,还要“稳”。

通过不断学法,做好三件事,《快讲》发表三年多来,我才似乎有了一定深度的理解(也是现阶段层次的认识)。

一是我们接触的人都是与自己有缘的人,人来到世上就是为了得法,只是有一部份人迷的太深,难以自拔,每个人的生命進程还有多少,人生的路还有多长。没完全开悟时,我们还看不清。正如师父讲给我们的,人明白的一面在急切的等待真象和大法的福音,我遗憾的看到周围有的年长的常人故去了,过后我意识到,对于在艰难的等待中的已故者,我没有做到师父要求的“快”字,有的虽讲了,但没讲明白。特别是有个别年长的学员由于人心重,心性提高不上来,在“病业”的表现中失去了人身,反思自己,为什么没有耐心的去帮助他们,他们同样需要同修间的“快讲”,还有我的单位同事中有的40刚过就患癌症了,特别是我的一个常人的朋友,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后来他在安全局当警察,我只给他讲过三次。由于人心的顾虑,完全还可以多对他讲几次,可没做到。没想到,突然噩耗传来,40刚出头的他,看似健康却突然患病而亡,正象过去老人说的,有些人真是“有今天,没明天。”可见“快讲”的“快”字的紧迫性。

二是每个人人生的路怎么走,走的好与坏,对每个生命来讲意义重大,我们如果抓紧去讲,使他们明白了真象,就可能使他们走好人生的路。反之,既没有尽到自己的职责,又使他们造成遗憾。其中一件事使我们几位同修都震撼了,一次小规模学法交流中,一位同修讲了一件事:

他说,我们夫妻俩一直想到我姨家去讲真象,可是因为她们家以前对我们总是傲慢无理,不愿意与她们家来往,所以到她家讲真象的计划就一拖再拖。后来终于去了,没想到她们家人还真是能听明白大法真象和善恶有报的宇宙法则。交谈中得知姨家的孩子是×单位的保安,前不久刚有大法弟子去讲真象时被×单位的保安抓了。姨和其孩子一再表白,我们可没参与打大法弟子,那个动手抓的人脚卡坏了。这时,这对夫妻大法弟子才明白他们来晚了,如果早来姨家讲真象,那位大法弟子去讲真象时就可能不被抓,或被抓后,姨家的孩子还可能暗中使大法弟子脱身,那个动手抓大法弟子的保安可能就不会造下这深重的罪业。

通过这件事,大家都明白了“快讲”还有这层含义。

三是平素看似“不相识”的人甚至包括一草一木也都急切的等待着听闻大法真象。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有时可能偶然与某人接触交谈或到某处去,其实都是与“快讲”分不开的。有的“不相识”的常人接到大法真象或九评系列材料时,其在明白一面的作用连声说谢谢。有很多大法弟子贴、写真象材料和标语时,被贴的物或墙都兴奋得连声说谢谢。露出喜悦的神情,甚至包括动物等也都着急听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