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时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2005年10月17日】今天背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当背到“……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会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伤害、如何好过、如何才能在社会中出人头地、功成名就、如何能获取更多、如何成为强者,等等。”这一句法时,反复念了许多次可总也记不住,念念心中似乎出现一种烦躁感,同时有一个念头闯了進来,就是硬要用以前在常人中学的所谓“主、谓、宾”语法来衡量这句法,并且反映的越来越强烈,使自己很难再背下去,极短时间内强烈的快到让我不相信师父那一步,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当时教室就我一个人,我就集中正念出声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是法轮大法弟子,我师父讲法向来是随意所用,你不是我,敬请师父处理正在我思想中反映的后天观念。”(大概是这几句话)话刚说完,就感觉脑袋和胸腔中好象是“鼓”了一下,同时脊背上“冷”了一下,便什么都没有了,那些念头便都没有了,就象没发生过一样。

现在我悟到是,这句法直指自己后天形成的一些观念,此时要转变甚至要消除它们,它们不干,便在我思想中疯狂的挣扎。从记事时起自己似乎办事情总是小心翼翼的,瞻前顾后,恐怕受到什么伤害,考虑事情经常往最不好的一面去想,在小学和中学时期,总要去“争”前几名,自尊心很脆弱等等,时间长了便形成了自己意识不到的观念。得法后通过这几年修炼能感受到好多东西都看淡了,甚至去掉了,但是这些观念还是有的,它似乎和自己人的一面溶在一起,只要人的一面在它就有反应,对做好三件事尤其是讲真象干扰很大,如我要准备向同学讲真象时就会有这样的念头:“以后若发生什么冲突他出卖了我怎么办?……”现在想想这正是这种观念的反映,根据经验在讲真象过程中没有这些念头,可见它真的不是自己,那时候自己正念强,它怕被消灭不敢反映,但是它的存在使自己讲真象的那一步迈得太慢甚至迈不出,现在想想我面对面讲真象做得不好原因就在此。

找到了这种根子上的东西以后一定要从新做好,尤其在讲真象方面弥补因这种观念而带来的损失,珍惜最后的时间,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层次所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