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执著与否定旧势力迫害


【明慧网2005年10月5日】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修大法已有七个年头了。2000年3月,北京召开两会,于是我去北京上访,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在途中被绑架到县拘留所扣押至两会结束。回来后学校不让教课,每月只给300元生活费。2001年5月县610办公室主任李友打来电话问还炼不炼,炼就不让上班,工资一分钱也不给,就这样我被停止工作至今。

刚开始不让上班,我就打工,每月200元钱,但那些邪恶之徒总去监视、搅扰我。十六大召开前一天,校长王亚宏和一群恶警闯進我家,又一次把我关進拘留所。十六大结束后,非法判我劳动教养一年。往劳教所送的途中,一个姓庞的公安看来是个头头,说得给劳教所送大米、鱼等,要不然不要(指大法弟子)。到长春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说我有心脏病、高血压,拒收,无奈县公安局又把我送回拘留所,就是不放。后来我和一个同修(是个老太太)绝食五天,还是不放我。

春节快到了,我爱人把我接回家,他说交五千元钱才放人的。过了春节,我做了点小买卖,在市场外面出摊卖水果,很辛苦。没有时间看书炼功,而且也挣不着几个钱,有时甚至还赔钱,不时的心里就感到太苦了。但一想到师父,这算得了什么呢?还是坚持吧!“屋漏偏遇风雨天”,今年春季,我母亲有病了,我只好停摊,照顾母亲,送回哥哥家。我决定不做买卖了,办个课后班吧,这样既能挣钱,又能看书炼功,还能讲真象,救这些孩子们,开始我就着手准备,开学了,可是只有一个学生来,每月70元钱,怎么办呢?我又陷入了迷茫状态。

这时我看明慧周刊,有一位同修和我的遭遇差不多,不让上班,什么活都干过,但他讲真象,可比我做的好,这使我悟到:我没有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呀!几年来风风雨雨中,虽然能坚定大法,在重大事情上能有正念,但在个人生活方面,有执著,由于经济上的拮据,时常想着怎么挣点钱,解决孩子的上学问题,对老人的抚养问题。虽然也做三件事,但过多的想安排自己的生活问题,没有把救度世人放在重要位置。越是这样,生活越是困难,现在我意识到就是邪恶在钻空子。我不能消极承受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铲除控制我经济来源的邪恶、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主动去找单位领导讲清真象,要求上班。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就应该多想救人,每当我想到我就是为众生来的,我的心就无比的舒畅,我感觉到师父的洪大慈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