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伴我人生路


【明慧网2005年10月12日】我从1997年12月开始在大法中修炼,将近八年了。99年7.20之后,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经历的太多,都有表达不完的心语。虽然艰辛,经过磕磕碰碰,我们都走到了今天。借此机会我把自己修炼过程中的点点滴滴作以整理,希望能和同修交流,共同提高,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一、学法,理性的升华

1997年岁末的一天,通过炼功人的交谈,我幸遇大法。我看的第一本大法书是《转法轮(卷二)》,看完后,我觉得老师就在我的身边,在和我亲切交谈。我又借来了《转法轮》,用了一个通宵,通读了一遍。看完后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我必须自己拥有这本大法书。在师父法身的安排下,我顺利的请回了《转法轮》。这时我才知道,来到世间30余年了,我苦苦等待、寻觅的就是这个,就是得法往回修。那一刻,我真的好激动。我是个喜欢读书的人,读了十几年的书,从事的工作又是教书,可总觉得我读的书中缺少点什么。看了《转法轮》,我才明白:这就是我要找的。

我如饥似渴的读《转法轮》及有关大法书,师父讲的话句句是天理、是真理,我再也离不开大法了。在我暂时没买到《精進要旨》时,就恭恭敬敬的把这本书抄了下来。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加上炼功,我的身体很快被净化下来,肝炎、胃炎、头痛、腿痛很快就都离我远去,我从没感到过如此的轻松,我第一次品尝到没病的幸福感觉,人活在世上还能不受病痛的折磨。我对修炼的最初体会是:心灵得到净化,身体得到祛病,身心受益。

有一天我做了个梦,梦见一把锁。我拿火柴棍往锁眼里轻轻一捅,锁碎了。我不知是什么意思,去和功友交流,他说,可能是师父把封闭你修炼的锁打开了,你得法了。还有一次,睡梦中,我在学法,看着看着,从书中的字里飘出来一个圆圆的、金黄色的法轮,转呀、转呀,看的真真切切的。

我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外,就是学法炼功,修心性。我把与所教课程无关的常人书都放到了一边,再好的常人书也无法占用我学法时间。我觉得每天过得充实、自在。

1997年年终,学校要评先,政教主任对我说:你管理的班级也不错,可名额有限,你等明年吧。我说:没事的,我知道。其实当初我所管理的班级是全校最好的,但我心里很轻松,我知道这是在去我的名利心。1998年年终,我被评为优秀工作者和优秀班主任。

1999年7.20,迫害开始了。我想不对呀,师父的书上说得那么好,这功法这么好,怎么会不让炼呢?我就把自己关在屋里,看《转法轮》,看师父的经文《大曝光》、《挖根》。是考验大法弟子吧?环境真的很恶劣,学校领导找到我,要收书。我想:大法书是指导我修炼的,没书,怎么修啊?我的心很坚定:收书,没门,大法书是我的命。他们退了,我所有的大法书完好无损。我正常的学法、炼功,外界的环境几乎没干扰到我。

后来,看到了同修传来的新经文《见真性》,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坚修大法到最后。当时要得到师父的经文,实在难。只要我见到的,我就视为珍宝,一定要把他抄下来。99年之后的经文、讲法,我几乎全部都给抄下来了。有的讲法很长,同修又催着要,因为很多同修等着看呢。我就整夜抄,从没感觉到累,那是法呀。现在我手抄的师父讲法就有厚厚的几本。几十年了,连同我上学时的读书笔记算上,也没这么多,并且是在没有任何人要求下自觉自愿抄的,因为师父讲的法太好了。直到04年,我才有了师父讲法的印刷本;近来,我又可以从网上直接下载、打印有关的讲法、经文了。

几年来,我坚持每天学法从没间断。工作忙,我就挤时间,哪天不学法,就会觉得缺少点什么。每当看师父的经文或讲法,我就反复的看、反复的学。真正明白了师父一直强调的要多学法,多学法,再忙也要多学法。真的,只有多学法,才能体悟到法在不同层次的法理;只有多学法,才能体悟到法在不同层次对修炼者的要求;只有多学法,才能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不掉队;只有多学法,才能坚定修炼不回头。

二、炼功,本体的转化

刚学功的时候,我担心自己学不会,功友说:没事的,好学。第一次到炼功点学功,看到功友们都很热心,先是跟着炼功音乐,看着前面功友炼,结束后,功友再把我不规范的动作纠正过来,那么的祥和、自然。

2001年,随着工作单位的变动,我和唯一的同修几乎失去了联系,只我一个人,工作又特别忙,我几乎放弃了炼功,只是学法没间断。那段时间,我感到真的很难受,身体也非常不舒服,整天无精打采的,非常疲劳。我感到很孤独,很烦。什么是好,什么是坏,自己心里最清楚,为什么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呢?我又试着开始炼功,发现有的动作几乎忘了。不过,一炼就想起来了。奇怪,我有几乎半年没炼第五套功法了,往那儿一坐,仍然双盘了30多分钟,腿也不觉得怎么痛。感谢师父,不愿扔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又恢复了正常的炼功。身体的状态也在逐渐恢复。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炼第二套功法了,我觉得抱轮有时比打坐更难坚持。和同修交流,同修说:功还得炼,就好比吃饭,哪一天不吃饭能行吗?是啊,修炼人不炼功能行吗?今年暑假的时候,我要求自己必须每天把五套功法炼一遍,我把每天早上的起床时间定为4:20分。开学了,时间更紧,有的时候,动功或是抱轮还需另抽时间炼。

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讲真象作为大法弟子必做的三件事之一,成了弟子们修炼提高的关键一环。我发现讲真象做的好时打坐时间会自然加长,做的不好时就会缩短,难以支持。

越修内涵越大,法理越清晰;越修,越感到师父的慈悲洪大。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紧跟师父,紧跟正法進程。回家的路近了。

三、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们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所以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转法轮》第120页)“别人会跟着受益,能给别人无意中调整身体、治病等等”(《转法轮》第36页)。我有亲身体会。炼功不久,我便无病一身轻,可丈夫经常让我去给他买药,知情人说:你不吃药,光让人家吃。我说:他不修炼,有什么办法呢?后来有一次他感冒发烧,吃了几天药也不好使,便让我陪他到几里外的医院去打针。奇怪的是,快到医院的时候,他说:“我咋感觉不发烧了。”我一摸,真的不发烧了。他说,到医院了还是打一针吧。我说:“行”。回来后,他说,其实咱们半路拐回来,也会好的。我笑了笑。自那以后,5、6年了,他几乎不需要再吃什么药,有时感冒什么的,慢慢自己就好了,都是很轻微的,他也不说吃药。

看了师父的《不政治》、《向世间转轮》之后,我明白了清除邪灵是每一个人对未来的正确选择,尤其是大法弟子。我就到网上声明退出了中共恶党及其附属组织,我把丈夫也拉去看网上的《大纪元》。他虽然不反对我退出,自己却怎么也不退。我着急也没办法。后来经过同修的讲清真象,一天晚上睡觉前,我说:我还是想让你退党。这次丈夫很爽快,说:“行”。我说:“那你就给个名字吧。”他说:“用真名,明天你就去给我办了。”我为丈夫能够正确选择自己的未来而高兴。

今年暑假,学校领导班子调整,踏实苦干的丈夫被提了当教导主任,这是他没想到的。他说这个机遇、那个机遇的。我说:是神安排的,大法安排的。丈夫笑了。而学校的常务校长兼抓教学工作的副校长也是一个大法弟子的丈夫,是支持大法并发表了退党声明的。前几天,丈夫在上交一个教工基本情况报表的时候,他的“政治”一栏填的是群众。回来告诉我这件事,我为丈夫的做法感到欣慰,他真的明白了真象,并付诸行动了。

我和同修去给本单位的一个党员讲退党,当我谈到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时,他说:你们两个人修炼,把学校的大权都给了他两个了(我和同修的丈夫),你看,一个常务副校长,一个教导主任(我们学校三、四千人,规模不算小)。我说,我们没有那个心,那是他们正确选择的结果。该党员当即给了个名字,愿意退党。

四、发正念,清邪灵

随着九评的传播,清除共产邪灵和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就显得尤为重要。当在上网声明退出中共恶党之后,我才真正突破了网络封锁,能够随时浏览明慧网了。

明慧网是我最喜欢的网站,我不经常上网,更不看常人的网站。当我第一眼看到明慧网首页界面时,顿时耳目一新,那洁净的画面,清新的链接,还有师父的照片,倍感亲切。

有天夜里,我做了个梦,两个人拿了个条幅,说上边是一些神的名字,慢慢的展开后,我发现有我的名字,但好象说这些神不是太大的神。我想可能是我修的层次不够高吧。但也是我退出恶党后给我的鼓励。

后来看到《明慧周刊》有文章说到有的同修仍不能正确对待“三退”之事,说当初中国人手里拿有《转法轮》的就有一亿人,现在三退的只有四、五百万人(当时可能还没这么多)。我就纳闷:如果是一个真修弟子怎么会这样呢?师父在讲法中已经明确讲到每个世人在要不要恶党的问题上都要表态,而做不到理智清醒的退出中共恶党的组织,还能算个修炼人吗?真的是层次拉开的越来越大了。我觉得是没有学好法,是邪灵在干扰,是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在死死的阻挡着。明白真象的常人尚能对自己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作为一个看过《转法轮》的修炼人,真的该清醒了。

我利用工作的间隙,只要有可能,我就坚持整点发正念,尽量多的保证全球同步发正念。在刚声明退党之后,学校正开展“保先”学习,我随时发正念,就不参加,到目前为止,与此有关的一切活动、会议我一次也没参加。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我坚信:“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每周一都要升国旗,头天晚上我就发正念,让天下雨,不要升旗,免得大家受毒害。有时去了,正好是六点的全球发正念,我就站在人群中发正念“清理共产邪灵和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有一次,录音机坏了,没升上去,还有次,录音机的声音很难听,比哭还难听。其实站在下面的人几乎没人相信恶党了,大家大多都是为了点个名,不扣钱算了。还有的人说,升旗真该取消了。

五、讲真象,救众生

我曾在“我的自白”中写道:
最尊敬的人:李洪志师父
最喜欢读的书:《转法轮》及法轮大法的有关书籍
最喜欢做的事:讲清真象,救度众生
最高兴的:让世人明白真象
最痛恨的:恶党政府镇压法轮功
最惋惜的:不接受真象的世人
最想告诉世人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直认为自己讲真象做的不够好,其实都是怕心的作用。怕别人不理解,怕别人不接受真象,又怕影响自己的提高,怕这个,怕那个。我和同修一起散发过真象资料,真正心态很正,出去做了,效果是很好的。

我做的最多的是面对面讲真象,也有写信的。给亲戚讲,给朋友讲,更多的是给同事讲,给学生讲。这就要求自己平时的修为特别重要。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讲道:“无论你是学生、你是在职有工作的,你们都不能够放下你们在常人社会扮演的那个角色,你们都必须得做好你们应该做的那一切,同时可以给你们的证实大法、讲真象的工作带来便利条件。”我平时总是严格要求自己,既要干好工作,又要纯净心态,放淡名利。对同事要和善,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对学生要关心爱护,为人师表。

师父在《2005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道:“我想再利用这个机会告诉大家,你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啊,不要忘了修自己。”“如果大家修不好自己就没有威德,讲出的话不在法上,救度众生那都谈不上,讲出的话没有威德、没有力量就不起作用,邪恶也会钻空子。”

是的,常人他并不知道师父讲的法理,他就看你修炼人的表现。所以师父一再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做个超越常人的更好的人。我就碰到过这样一种情况,有次讲真象后,对方说:啊,真不错。如果你一边讲着真象,一边做传销,一举两得。我说,不行。我们师父讲了,传销活动,常人社会就要禁止的,我们修炼人更不允许干那个,谁干谁就是破坏大法,就不是大法弟子。我们告诉你真象,仅仅是为你好,我们什么也不要的。

还有一次,在讲真象时,对方说:你们自己炼好了,为什么要对别人讲呢?并说他们那里有个炼功人一边讲着,一边搞着安利(传销)。还说:钱已经不管用了,大家都把钱给他好了。我听了心里很难受,当然不能全听他的一面之词。可是若真有这种情况,将会给我们的大法带来多大的损失呢?简直是在破坏大法。我和同修对这个常人讲了很长时间,他的情绪平稳了,看出来,他对我们很感激的。

我们在讲真象时,如果我们的心态很纯,不带任何自己的个人观念,真正站在法的基点上,真正为别人好,讲真象的效果就好。如果我们的心态不稳,稍微有点顾虑,对方就会打叉,让你讲不下去,讲真象的效果就不好。

以上是我几年来在大法中修炼的所想、所做、所体悟,由于修炼层次有限,不知正确与否,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这是我第二次给明慧写稿,第一次写稿,由于成稿仓促,心态不稳,写完后就通过网页把稿件发出去了,没有采用。这次在写的过程中,花了较长的时间,也進行了修改,但仍不满意。同时遇到了一些个干扰,但我还是希望把它发出去。迫害还没有结束,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扎扎实实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切尽在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