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正自己 正念正行体现大法威力


【明慧网2005年9月16日】1999年,我亲身经历了天津教育学院事件和以后的到北京中央信访局上访。那时我们炼功点同修就有整体意识,所以大部份同修去都去了北京上访。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们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了今天。

迫害开始的日子里

2000年大年初一,我一早坐火车到了北京。刚走進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盯上,接连几拨人问这问那,我回答的是天安门是允许老百姓進来的。最后一个便衣就叫我上汽车。我被拉到天安门地区派出所关起来,到下午被天津公安驻京办事处的汽车拉回本县又回到本乡。几经审问,说是妨碍了公共秩序被拘留了10天。这次我進京正法自知做的不好,就暗下决心,下次一定做好。后来同修们先后都去了北京。听他们介绍,觉得他们的言行都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

2000年冬季,我两次被派出所抓去。第一次正值元旦,罚我大雪天在当院冲墙站了一夜(零下19度)。有两个同修棉袄竟被扒光也罚站了一宿。警察卑鄙的很,竟然让同修骂师父骂大法,还用录音机录下来。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我回答:炼。警察说国家不让炼,再炼就犯法知道吗?我说:我没做犯法的事,不知道犯什么法?炼功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和睦,这是事实,做好人有错吗?后来他们找来我的亲戚朋友劝我说:只要说一声不练了就行。最后剩下我和另一个同修。该同修坚定,被送拘留所。剩我一个人,乘警察没注意,就从后门经过公社大院从公社大门走出去,并疾步走向亲戚家。到天黑,给家打电话,叫他们接我,派出所正跟家里要人。当时家人让我去所长那谈话,我坚决不去。我说:你们去找所长要人吧!这样所长也就不了了之。

腊月21日我又一次被抓,被罚在派出所院里站了一宿,这回没让回家了。还有几位同修都被关在会议室里,男女都在一间屋里,24小时有人看管。这样过了正月15以后就剩4个人。因不写保证,不法人员准备送县里洗脑班,说在洗脑班呆两个月每人拿3千元。我说拿不出来,就这样被送去梅厂两个月。在这段日子里,我亲眼所见亲身感受了共产党的卑鄙、狠毒、十恶俱全的邪恶本性。

这洗脑班设施胜过监狱,对待炼功人比犯人还狠。除了逼迫大法学员看诬蔑大法的录象(不看不行)早晨要跑2000米,不管岁数多大,跟不上就又踢又打。罚站脚尖鼻子尖挨墙,两腿并直,稍差一点就打,一站将近1小时。坐要纹丝不动,稍动,轻则骂,重则打。两个知识份子(男同修)坚定修大法,经常受到非人待遇:一个整夜挨打,一个半蹲半站两手前伸,有一个女的用小竹棍随便往他的手上胳膊上和其它部位抽打。

我活到60多岁没见过监狱里警察怎样对待的犯人的,可今天法轮功学员受的迫害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这就是中国的“法制”“伟大光荣正确”吗?它是法西斯流氓。在这人间地狱,我昼夜不能入睡,看到了中国的黑暗,总想逃出去告诉世人共产党是什么货色。洗脑班的人除送劳教外,渐渐的都回家了,还剩10人。不法人员说是到期就解散,不然这开支你们拿,让我们写个认识就行。我用自己所谓的智慧写了两篇认识,横着念一个意思,竖着念一个意思。自认为做的不错,我就要出去,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农历3月洗脑班解散我回家了。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全错了,师父说佛不这样,他认准的路是要一直走下去的。我深感愧疚。

发真象资料

急切想看到师父新讲法、新经文到处找同修,近处找不到,就到50多公里外原在洗脑班的同修那里得到了大法资料。后来他们又介绍我去某某那去找,逐渐有规律,有了来路,不用乱跑了。我要实现我的诺言,揭露邪党的迫害真象,散发真象资料。经我发放的资料不好计算,很多。有时一天往返一百多里也不觉累。有同修因家务活多就在近处发真象资料。

我们大家都走出来那有多大的威力呀!逐渐大部份同修都走出来了,用各种形式证实法讲真象。我想还是成立学法小组吧,集体学法切磋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我就利用刮风、下雨天没办法下地干活,挨个找到我家学法,有时炼功,几年来我们一直坚持。因人数多了又分成3个小组,每周大家集体学法,平时每天在小组学,这样大家紧跟正法形势心性提高得很快,大家都能直言不讳,指出对方的不足,有了矛盾很快化解,大家有整体意识,做大法事谁也不愿落下。大雪天我们冒着严寒,把大街的冰雪打扫干净;春天我们自己推土自己出钱叫车拉土把大道垫平。大队干部夸我们,群众也说法轮大法好。有一位干部说:应该写一篇报道。我说:不用,知道大法好就行了,知道学大法的人都是好人就行了,我们就是要做到证实法的目地。

救众生的使命

师父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后,我们明白了我们肩负了多么重大的历史使命。要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要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特别是看了九评之后,看清了恶党的真面目,劝世人脱离邪党组织,也是救度世人。我们通过集体学法、切磋,互相沟通,开始做三退。除自己亲朋好友和家人外,全村共有几条街,几个人负责几条街,除极个别外,几乎挨户走。如果一次没作成,我们再换人找常人关系较好的同修去做。一般最多去拜访3次,他们也就写了三退。有时两三人去一家。有时一个人就行了。

有的家长怕孩子上学受影响,我们就单独跟学生讲。有的学生有顾虑。在家长的劝说下也同意退了团、队。我们利用常人社会的各种形式在做三退,進度很快。师父教导我们:“那么大法弟子在这正法期间,只要世人能理解、从而得救,我们可以如意的运用任何方便救度众生的办法,但是我们也是在选择的用、善用、正用。”我的体悟是:我想去谁家,那门准是开着,我一定救他,那一定能救了他,因为纯净的心没有杂念。

有师父的帮助,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我们一定能救度更多人。有的党员干部暂时没写可他真心知道大法好,他心里有顾虑,我们还须做的更好,还要向他讲真象,暑假到了我们要向更多学生讲,救度孩子们。我们现在做三退主要是党员和在外的学生,而村里常住人口中的80%以上已经写了三退声明。我们大家在学法切磋中要继续努力,要做的更好。要面向全社会,用我们的善心救度有缘人。

师父教导我们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要修好自己。我们在家中在社会上都得是个好人,要正念正行,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们讲出的话要在法上,做事要无私,让人心服口服。不辜负师父给我们那么高的评价,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