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放下生死”


【明慧网2005年10月29日】这半年来,我市好几名大法弟子被恶人绑架。和几个同修切磋,都感到讲真象救众生力度不够,和做得好的地区比有差距,放不下生死,存在不同程度的怕心,那么怕什么呢?无非是共产邪党几十年的那套镇压方式:工作、罚款、坐牢、酷刑等。很多修炼者也知道大法好,就是畏惧于这些,不能全力放心的去做,个别的可能至今也没走出来。

我们学法的知道,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幻象,那旧势力搞的这场所谓“考验”也是幻象,我们没有必要被他的假象迷惑住、吓住而“认真”的执著起来。修炼者按大法要求的超常的理去做,舍弃常人的观念,它的“考验”就象露水一样,太阳一照就没了。放不下怕心、放不下生死之心是修炼人必须要过的一关。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谈到过这个问题, “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得到!”(《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在美国讲法》)

怕生死只是常人的观念,并不是神的思想。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是瞬时千变万化的,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上就能“一个不动能制万动”。要从本质上改变自己,邪恶就奈何不了我们,只能被消灭。看《西游记》唐僧坚信佛法,妖怪无论怎么要杀他,吃他,美色引诱,他都坚如磐石,不为所动,而终成正果。在金佛的故事里,屠夫拿出了自己纯真的一颗心,而那两个表现的很虔诚关键的时候不行。人神之间一念之差。古代更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典故。

常人社会的一切都是幻象,如果不是修炼、救众生我们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呢?既然我们知道了大法是真理,那就应始终如一的坚信,不能随表面环境的变化而心动产生不应有的怕心。其实,师父在好多经文,如《建议》、《清醒》、《也棒喝》等都很严肃的告诫我们要救众生,所以,能否放下怕心、走出来也是信不信师、信不信法的一大检验,检验我们的“善”和“慈悲”在哪里、有多少。个人修炼和正法阶段不会完全相同。我们当然要否定旧势力,但我们却没有理由不做好。试想一下:一个口说信师信法的人,当他的同修和众生面临危难时,他却躲在屋子里“学法”。带着这样的“自私”心就能圆满吗?

同修的接连被绑架可能不光这一个原因,但不能不说这是一个重要原因。如果我们都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讲真象,一个同修被抓,我们就一夜之间把传单贴满大街小巷,那会起到多大的震慑作用呀!如此做得多了,民众都知道了,邪恶也就大量被销毁了。正因为我们很多同修显得很麻木沉闷,才使得邪恶肆无忌惮。前几年,周彩霞等大法弟子在狱中被迫害几年致死,我们在揭露邪恶方面做得就太少,现在想想真有点对不起同修。《九评》传播以来,我虽知道共产恶党不是好东西,可在劝“三退”上多有顾忌,只是选择性的做了点,以为这下把恶党戳痛了,必然会拼死反扑,所以就缩手缩脚。现在一想,这种念头不是助长邪恶了吗?如很多同修都做此想,那不会造成邪恶的疯狂吗?其实党文化的流毒还没清尽所致。因此必须正念正行。

我感到“怕心”在很多地区很多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存在,写出此文,就是为了引起注意,但谈得有限,自己也感到没说透。希望同修都谈自己的见解,以利于去掉这个障碍,救度更多的众生。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没走出来的,在屋子里就让常人的观念执著住了,真的走出来,会发现有好多机会,做完后想法就改变了好多。

正法渐趋走向结束,邪恶即将被灭尽,让我们善始善终,放下一切人心,赶紧走出来,整体配合,互相协调。此时不放,更待何时?

当我们见到师父时我们准备说什么呢?

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