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 时刻感受到师父的呵护

【明慧网2005年4月2日】很早就想把自己在修炼中一些在师尊呵护下所走过的路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由于水平有限迟迟未动笔,看了“明慧编辑部征文”后,觉得也是修炼的一部分,今天我把几个片段写出来,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我于2000年3月5日(正月三十)進京上访,身上带了一封上访信,是以第三者身份写的,动身走时,被人发现,在车站被截,送到看守所。一進看守所第一关就是“开飞机”,两手倒立门框边,头朝下,背成弓,犯人用尽全身力气猛砸我腰部,我心里只有师父和法,我默默背《洪吟》中的那首“苦其心志”。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什么事也没有。不几天,我所在监号人数增到47人,铺上、铺下只能站着,我看牢头的旁边有地方就坐下,他就不高兴,说:如果你能扛住我这三个“炸雷”就让你坐。当时我想,不管你来什么,我是修炼人,你动不了我。说着他举起铁锤般的拳头照我头顶猛砸三下,砸完头不觉得疼。有人在旁边说:这老头没咋样,换了别人挨不住这几下。我明白这是法的威力,是师父的呵护。

还有一天,一个犯人用皮鞋跟照我后脖领就是一下,另一个犯人见了说“看我的”,又是狠狠的一下,两下过去我安然无恙,第三个犯人又高又大,用尽平生力气刨了一下,我也没觉得疼。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是不会这样的。

出来后和妻子去了二儿子家,我们在那里开辟了一个新修炼环境,不几个月,使那里邪恶的环境有了转机。

2000年12月份,明慧网发表经文《严肃的教诲》后,我悟到还应去北京证实法,在不断学法炼功中,心性有所提高。12月20日,我再次進京,火车开到长春站,上来七、八个警察检查(主要针对炼功人),当时除我还有六名大法弟子被查出,我们都很坦然,与警察讲真象,可他的领导不叫同我们搭话。

大约9点左右,進来一位50多岁干部模样的人,站在门口说:你们要炼就在家炼,上北京干什么?我说:修炼做好人,堂堂正正,现在大法受侮辱,师父遭诽谤,我们中国人讲良心,能不为正义说句公道话吗?我见他没有反驳,便一口气把4.25万人上访的真象讲给了他,他听完一句话没说笑着走了。有一个警察当众就说:我也要炼法轮功。半夜12点又换了第二拨人,我们又向他们讲真象,他们静静听着,不时提出疑问,我们耐心解答,直到满意,我们由衷高兴又有一批世人明白了真象。

到了两点左右,我们被接回当地。我在家里呆了两天,又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到京后,由于钱少只能靠步行,晚上也不能住店,身上带的几个真象条幅分别挂在了车站卖票口,学校,电话亭。

2001年元旦7点左右,在升国旗的那一刻,在摄像机旁我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