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点悟和呵护


【明慧网2005年5月7日】在这坎坷的几年中,凭着我对师父的坚信,正念正行,无论是发传单还是做其他证实法的事都很顺利。当遇到困难时,总有师父点悟和呵护。

我1997年有幸得法,得法后当我明白了法轮功就是真正修炼时,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心想:我可找到了自己很久就向往的,便暗下决心坚修到底。修炼后不久,满身的疾病不知什么时候就无影无踪了,因此我健康的身影便成了村民的奇谈。师父的慈悲苦度使我真正能看到和体会到自己每一层次的升华。

1999年的7-20邪恶从天而降,恶劣的环境没有动摇我修炼的决心。2000年5月15日我决定给师父上香,在一次上香时一个声音说:“你要凭良心说话。”当时我心中很迷茫不知怎么回事,直到几天后有人问我说:“你现在还炼功吗?”我一愣笑了笑不知怎样回答。回家后苦苦思索他怎么这样问我。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凭良心说话”的含意:这是师父慈悲的点化,让我证实大法。从那时起我便开始了讲真象。无论遇到什么人,我都凭良心讲。但是,后来我想:面对面讲又能使几个人能听到哪!于是我就把大法的神圣神奇、大法遭受的冤枉等等用晚上时间写出来,装在自制的信封里,白天再找机会散发出去。直到和同修取得了联系,有了明慧真象资料。

在2003年的十月一日,邪恶人员以炼功人名单上有我为由(因7-20進京上访被截回),進行无理的迫害,说地区要每个月“转化”二人。村干部假惺惺的打电话和我商量怎么办,当接到电话后,我立刻发出强大的正念:“这是迫害,不承认这些。”并和村干部讲真象。过后,村干部说:“我早就和他们(乡政府)说做转化是白搭,知道你们也不会转化。”这件事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后来我想,只要正念强,不承认迫害,师父都会给我们化解。

又一年过去了,2004年元旦,邪恶人员又妄想来迫害我,叫我到村干部家去写什么保证书。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不想去,但是,当我静下心来后,又想起师父在《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此时我的心很静,决定去村干部家讲清真象。

我背着《也三言两语》来到村干部家,進屋前开始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因素。十几个人在屋内有喝酒的,有打麻将的,满屋子烟酒气。我想这么多人正好讲真象!乡干部递过来一张纸让我写保证,我没理他,向满屋子的人开始了讲真象,用我身体的亲身受益讲大法的神奇。

那位乡干部气急败坏的大声吼着说:“你倒是写还是不写?”我笑着说:“不写,你不要这样对我,正因为我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才达到了健康的身体,大家公认,亲朋好友为我高兴。难道你不为我高兴吗?”

他语气缓和下来说:“我也为你高兴,可我在执行公务呀,写一下吧。”我说:“不写,绝对不写,你这样做对自己没有好处。”

“那你回去吧,”他说,“我管不了你,让政法书记来吧。”个把小时后我家来了两个人,進门就气冲冲的说:“你真的不写保证吗?”我坚定的说:“真的,真真的不写。”

我直视他们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我要用大法弟子的善化解他们的恶,我有礼貌的让他们坐下来喝水,我很平静没有怕心,象跟老熟人一样和他们交谈。一人问:“你不写保证,你还炼吗?”我说:“当然要炼了。”他又问:“那你在哪炼?”“就在这”,我随手一指地上。他说:“那你炼一套让我们看看行吗?”我说:“行”,就准备炼功,这时我的小侄女来了,他们把目标转向了孩子,给孩子讲邪恶的话。我大声制止说:“不许你们给孩子灌输这些毒素。”

他们不说话了,看他的表情很不自在。另一个对孩子说:“当兵的实在,看着你的姑别让她進京。”说完站起来就向外走,我赶着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不用你们操心,真心的希望你们相信真善忍。”就这样他们走了。

在这坎坷的几年中,凭着我对师父的坚信,正念正行,无论是发传单还是做其他证实法的事都很顺利。当遇到困难时,总有师父点悟和呵护。我想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完成历史赋予的救度众生的使命。

写作水平和修炼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