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位


【明慧网2005年5月5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在修炼的路上,都能以法为师,按师父的要求做,每一关、每一难都能做到位的话,我想修炼的路也就不那么难了,关键是对师父的正信程度。如果真能百分之百的话,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我以前写过自己证实法的文章,再写怕别人说显示心和证实自己,所以一直拖到现在。下面我把我自己修炼的几件事写出来供同修参考。

我是九七年冬天得法的,得法半年后,一天早晨炼功回来一切正常,过了十几分钟上厕所,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上,老伴和孩子把我抬到炕上,紧接着上吐下泻。老伴和孩子说:“赶紧上医院吧。”我告诉他们说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没事。因为平时他们都非常相信我,也就不再说啥了,这时我父亲过来说:“这么严重不能听他的,赶紧送医院。”我跟父亲说;“保证没有问题,我心里有数。”因为意念很正,我父亲也就不管了。这一上午,吐泻了十多次,中午就不吐不泻了,但还是天旋地转,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下午我就吃了四个鸡蛋,第二天还是有点头晕,第三天早晨3点我勉强爬起来参加晨炼,家里人都不同意,说身体太虚弱了,过几天再去。我还是坚持去了,到了炼功点上,我身体发抖,站立不稳,我求师父加持,把功炼完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很多同修都上北京上访,我和老伴还有其他四名大法弟子也一起到北京上访。我是右下肢截肢,安上假肢后,平时很少走路,那天说上北京,我感觉身体非常轻松,走路也很快,和其他同修一样快,到汽车站七八里路,我和他们一起走到的,我们六个人租一辆出租车上路了,走了没多远就被警察截回来了,把上访的同修都拉到了党校大会议厅,那天大约有一千多人。过了一会,他们把各个乡镇的同修都叫本乡镇带回去了,叫城关镇的都到党校前楼三楼会议室等着,我们六个人到了上楼梯处,他们五个人都担心我是否能上到三楼,因为平时我从来没有上过高台阶,我们上楼时,他们五个人的眼睛都盯在我的右腿上,我的精力也非常集中,等到了三楼时,其他同修都拐弯进了会议室,我们六个人谁也没注意,继续往上走,一直上到楼顶才发现了,我们六个人都笑了(那楼一共是四层)。

2000年秋天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最猖獗的时候,也是大法弟子讲清真象、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有很多同修拿起喷漆筒到处喷写大法真象标语,还有很多同修拿起记号笔,蜡笔到处写真象标语。当时大法真象标语真是满城、满乡下、漫山遍野都是。这一举动吓坏了邪恶的610不法人员,它们急忙叫公安及街道办事处安排不法人员涂抹,教唆学生每天放学以后在真象标语中加字。我每天都出去擦这些加的字。

我今天擦了,明天又有人添上了;我明天擦了,后天又添上了,我想就这样下去也不行啊。一天下午放学以后,我就在那周围看着,到底谁在添字,过了一会,有三四个十二三岁的学生在添字,当时就叫他们不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他们自己不好。从那以后,在我住的那个村周围,再也没有人往真象标语上添字了。

写到这里,我想和同修们切磋一下,我们修炼的人,能以法为师,在过关和劫难中能做到位的话,就会出现师尊所说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