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百折不回头


【明慧网2005年9月5日】俺是山东人,今年47岁。俺自小体弱,有气管炎、胃病。上学期间就经常请病假。年年尚未入冬就穿上了棉衣棉裤,就怕冻着犯病。同学因此给俺起了个绰号叫“弱的”。有个中学同学甚至在俺背后下断言说俺活不到25岁。

参加工作后,身体更是越来越不行。单位领导和职工都知道俺是个老病号。为了治病,俺曾去过北京协和医院、天津医学院附属医院、山东潍坊哮喘病医院等;也曾多次看过老中医,用过各种偏方,还曾看过“神婆”,讨过“神药”。住医院更是“家常便饭”。1995年,当地医院还曾下过“病危通知”。

在国内的气功高潮中我也曾练过多种功法,但都无济于事。因长期使用激素人越来越胖(药的副作用),病却是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虚弱。在单位上班点名后,经常第一件事就是去单位卫生所输液、打点滴。最后,我的病情一直发展到严重的过敏性哮喘、肺气肿和肺源性心脏病(完全性右心室传导阻滞、心律不齐)。每天只能以激素类药和镇静、治喘、抗生素类药物维持生命,气喘气雾剂时刻不离身。上楼、赶路时必须先打几管“气”才行。

可是,俺从这样一个危重病人变成了现在精神焕发,笑逐颜开的健康人。您知道俺是怎样有这神奇变化的吗?这还得从1996年说起。

1996年中秋节过后,单位宿舍内建起了法轮功炼功点。俺听说后,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了。第一天晚上到炼功点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也是俺与法轮大法有缘,当看到师父在讲法中说师父传法轮功不是为了治病的,而是要向高层次上带人;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上乘功法,真正修炼者的身体完全由师父给予净化……,俺一下就认识到了,这才是能真正救俺命的好功法,而原先接触的那些东西都不能使俺彻底的改变人生。通过学法炼功,俺完全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地,明白了宇宙特性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只有按这个标准做一个好人,才能在这个宇宙空间中生存,俺的思想境界有了飞速的提高,从此俺把名、利这些不好的执著看淡了,在工作中更加任劳任怨的干活,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约束自己。俺的身体变化也很快,真象师父说的,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浑身舒服,一身轻!

我在开始消业时,又出现了和原先一样的症状,气喘的不行,由于当时悟性差,还把它当成是“病”,又输了药液,可好几天干治治不好。师父在讲法中说:“在修炼过程当中,人就得这样往上修炼。所以我们有的人一旦他身体哪儿不舒服了,他就认为自己有病了。他老是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到这个事,他也自当是病,怎么出那么多麻烦哪?告诉你,已经给你消下去很多了,你那个麻烦小得多了。要不给你消,你遇到这麻烦可能就一命呜呼了,也可能躺那儿起不来了。”“有的老学员说:老师,我怎么哪儿都不舒服,总上医院去打针也不好使,吃药也不好使。他还好意思跟我说!那当然不好使。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吗?你检查去吧,没有毛病,你就是难受。”几天后,俺在炼功打坐中突然感觉自头顶往下麻酥酥的,浑身往外出凉气,那时才悟到是师父法身在给俺清理身体,俺在消业。俺就把所有的药全停了,近20年不离身的“气管子”我就把它扔到沙发上,眼看着它就是一口也不用。难受的时候俺就听师父讲法或背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经过了3天39℃以上的高烧和清理出许多象红棉花团似的脓痰,呼出的气都全是药味,全身出现虚脱状态。在师父法身的呵护和同修们的鼓励下俺闯过了消业第一关。吃激素带来的浮肿消失了,又恢复了吃激素前的体形。俺真正理解了师父说的:“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厂卫生所的大夫和同事都在俺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为此厂报还登了俺炼功后身体变化的介绍文章。从此,俺选择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俺的人生道路,是法轮大法重燃了俺的生命之光!

俺还遇到一件神奇的事。那是得法修炼后不久的一天,在回家的路上,因道路不算宽,又加上人多,俺就推着自行车向前走。正走着,迎面开过来一辆皮卡,速度还不慢,在离俺大约2、3米的时候突然拐过来,前保险杠正好撞着俺原先有伤的左腿膝盖后才刹住了车。俺当时并没有害怕,可把旁边的人们吓得叫出了声。司机赶快解释说他是因躲右边的拖拉机才拐过来的。俺守住心性没有跟他着急,告诉他以后开车注意不要再撞着别人,就让他走了。更出奇的是俺原先有伤的左膝盖经这一撞反倒不治自愈!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

1999年7月20日,国内当政的江氏邪恶集团看到俺们法轮大法传遍大江南北,得法修炼者近一亿人;凡是接触的人,身和心都得到了明显的改善,都感谢大法和师父的救度之恩。它们出于妒嫉、害怕,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腥风血雨的迫害狂潮,先后炮制出什么死亡1400例、天安门自焚案、自杀案、杀人案等等,把世人最痛恨的罪名全部嫁祸给师父和法轮大法身上,借此挑起不明真象的世人对法轮大法的仇恨,以达到它们邪恶的目地。全国乃至全世界不明真象的世人都被当时江氏邪恶流氓集团的造假宣传所蒙蔽。

看到那么多不明真象的群众对大法有误解,并说出一些偏激的话,做出一些偏激的事,至今仍然被邪党所欺骗,俺的心里很难过。俺有义务、有责任把俺得法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向不明真象的群众说清。俺见到人就说。现在写出来,让更多的人从俺的亲身经历看到,法轮大法可决不象电视、电台上宣传的,那是谎言与诬陷。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请每个人都牢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