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讲真象恢复工作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东北某地方政府的一名普通干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因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被警察送到县监狱非法关押半个月,被勒索罚款八千五百元,没给任何票据,还被停止工作。

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我更加清醒的认识到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和重大责任。为救度世人,并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在工作上的迫害,我到镇政府去讲真相。我的第一念就是救度众生。基点必须站正,认真严肃,一思一念都不能离开法。众生能够得救,才是真正的目地。通过正念讲真相,现在我已经堂堂正正的上班了。

修炼要靠法理指导,这是最根本的。但通过看明慧文章,同修互相交流,也是很有提醒和启发作用的。我想把这段正邪较量与方方面面的干扰写出来,和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善的力量是最大的

善的力量是最大的,我抱着「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心态,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去镇政府找镇长讲清真相。找到了镇长,说明来意,并介绍了我修炼法轮功前前后后精神与身体的巨大变化,其实就是讲真相。最后镇长说:「真象你所说的那样吗?有那么多病,没吃药你就好了?」我说,是的,我修的是「真善忍」,不说谎话的;达不到大法要求的标准,病也不会好的。这时,镇长告诉我,「你要求上班我很理解,这样吧,你去找党委书记和副书记,因为他们是管人事的,研究这个事的时候,我必参加,我可以替你说句公道话,你放心,我不会卡你的。」

这样我去找两个书记,没找到正书记,找到了副书记。给他讲真相,他不太理解。我很清楚,这是另外空间烂鬼干的事。先回家发两天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操控和指使他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烂鬼和黑手。我觉得发出这强大的正念,有唯我独尊、捣毁宇宙中一切烂鬼和黑手的气势。之后再去找他,这次是用智慧去讲,效果很好。虽然这位书记的态度不明确,但也不反对了。

我又去找正书记,又没找到。我想不如写信交给他,比讲的更能全面一些,效果会更好。就这样,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日写好了信,交给了宣传委员,让他代我交给书记,我回家学法发正念。又过三、四天,我来找这个书记,有人告诉我,一会就回来了,你先等一会吧。这时人越来越多,有十多个人,都是政府干部,有我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把我围上了。有的老同事出于好心,劝我快写「保证书」交上,上班吧,马上要改革了,好办退休。听了他们的话,我心里很难过:他们都是不明真相的人。但既然他们现在在这里,看来这些人还都是有缘人,不能失去这次机会。

就这样,我给他(她)们讲了我为什么要学法轮功,在什么情况下学的,学了之后,前后的对比;我为什么要去天安门,去了之后我是在什么情况下被抓的,江XX一伙是怎样迫害大法修炼者的;我师父是一九九二年开始传法的,一九九九年镇压开始,在这七年的时间里没一个自焚和杀人的,镇压后电视、报纸中才出现各种不好的宣传;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六十多个国家,每个国家都有很多人学炼,同一个师父同一个法,国外没听说一个自焚杀人的,你们想想看,就知道真假了。

我和他们讲了很长时间,心态很稳,也很纯正,正念也很强,心里不断的请师父加持。他们提出了很多问题,我都一一做了解答,象开座谈会一样,很热烈的。最后他们都高兴的说,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为他们都能明白真相而感到高兴。

镇书记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给他们讲完真相,书记也回来了。我来到了书记办公室。因正书记也是后调来的,我们都不认识,我来个自我介绍。打过招呼后,我没说几句话,正书记说:「你写的信我认真仔细的看了,我对你很同情,也很理解。上班来吧,你炼法轮功,这是你个人的信仰,我也不问你炼不炼,我也不让你写什么『保证书』,我知道你们炼功人是不能写『保证书』的,也不能说不炼的,所以就都免了。」

我感到真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我为这位善良、有正念的年轻人善待大法弟子的正义之举流下了高兴的眼泪。他告诉我:「你回去等着吧,我告诉你们办公室主任,给你安排一下,就通知你上班。」
  又过四天是星期五,接到通知让我下周一上班,可是周一早晨没上班之前,副书记通知我,不能来上班。这真是正邪交锋,阻力很大。后来我才知道,恢复我工作的问题,开了好几次会,意见不统一。最后一次会,正书记是这样说的:「她是个好人,又没犯错误。就这样决定,我同意她上班!你们研究吧,研究完通知她。」同时把我写给他的信交给了副书记:给你们看看。说完就走了。

放下人心 不承认迫害

我很清楚不让我上班的是旧势力黑手烂鬼对我的迫害,我向内找哪里不符合法的要求,及时的归正自己、发正念、学法。我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它们不配考验大法弟子,因为我们有师父在管。我不断的背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这时政府干部(也是同修)又来告诉我:你要有思想准备,我昨天上楼去打水,在办公室我亲自听见副镇长和书记说,你要求恢复工作的事呢,得写「保证书」,不写,不会让你上班的;说必须得履行手续,否则门都没有,听他们说的可死了。

我笑着和她说:「正邪较量,不会一帆风顺的。只要我们自己基点站正,谁说了都不算,师父说了算,邪不压正。」她又接着说:「我昨天碰到某同修,她问我你恢复工作的事,她说都到啥时候了还找啊,她不写『保证书』,根本就不能让上班。」我一听这话不对,当时就否定它,并指出:有这种想法是不对的,我们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应该在法上认识这件事情。

我马上想起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里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真的能做好的时候,我想那个麻烦呢也不是你看得那么绝对。因为你不能站在法上认识呢,那常人的麻烦就是常人的麻烦。人眼中看到的东西都是不变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这一切是变的。」

我告诉她不能站在邪恶一边想问题,说完我往街里走去,正好碰到她提到的另一位同修。她告诉我可别找了,又不能写「保证」。我打断她的话:「你是在帮谁说话呢?当你动这一念的时候,对你真的不好,因为你是大法弟子,『满天是眼 众神聚焦』(《洪吟(二)》〈看好〉),都在看着呢,我们是在证实法,救度众生啊!你回去好好想想吧。我知道你为我着想,但我也是为你好。」说完各自离去。

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跟师父走

谁也动不了我坚定的心,旧势力就变着法的来干扰。我回家刚拿起书,就接了一个在县城同修打来的电话。她告诉我:「你要多加小心,你附近的某某镇,找恢复工作的那四、五个大法弟子都被『六一零』抓走了。」我一边接电话一边在否定干扰,心想邪恶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别想动了我,因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和法同在的,我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何况烂鬼和黑手。

又过三天我去找副书记,得继续给他讲真相,因为他没太明白过来。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其实我天天整点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不允许他问我炼不炼,更不允许他让我写什么「保证书」;如果他这样做,不但没救他还把他往下推了一把。我心里不断的请师父加持,一定要救他。

到政府很快找到了副书记。他把我领到他办公室,乐呵呵的跟我说:「今天你就来上班吧,别人问你炼不炼时你可以不正面回答他。」我说:「我们炼功人是讲修口的,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能把握好的,我知道怎么做。」他对我的回答表示很满意,就这样我那天堂堂正正的上班了。

做对了,众生才能得救

对于这次恢复工作,使我深深感受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但是做什么事之前,基点要站正,一思一念不离开法。师父说「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必成。

比如我没上班之前,阻力就很大,亲朋好友、家里人都不让我找;后来邪恶看实在阻止不了我,就给出些乱七八糟的主意:让我写好「保证书」交上;再找,弄不好再進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家里人又让我送礼,等等,都被我否定了。他们怎么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呀!要去救度众生,就按着法的要求做,走正了,做对了,众生才能得救,一切才能成功。

我上班这件事情,对我们当地震动极大,也有很多百姓都说:某某都上班了,你们知道吗?给法轮功平反了,形势正过来了,法轮功胜利了等。有人说:还是人家法轮功没有错,要真不对,能让某某上班吗?还有人说:早就应该让人家上班,我看炼法轮功的那些人都是那么好,某某好象变了个人似的,没炼功以前可不让份了,等等。我也为那些有良知的干部感到高兴,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祝福他们有个美好的未来。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