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宽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下面我向师父和同修们汇报的是这一年来自己在证实法过程中的心得和体会。

我是在情中摔过跟头、离了婚的中年女大法弟子。跌倒又爬起的教训,在上次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会上我已写过,并发表过。这次所写的内容是我如何在经历了这些人的痛苦之后,从新实修、排除一切困难走自己证实法的路的体会。

离婚后,对方连儿子都不愿要,就这样每年花费近两万元正读大学的儿子也归了我这个既没有一间住房、又没有一分经济收入的母亲。手里拿着只有离婚时分得的几个钱,多半却是多年来一直要不回来的外欠款借条。面对二十多岁的儿子,我感到很无奈,只觉得人生太苦了。正在我感到生活没有出路的时候,同修向我伸出了温暖的手,从生活上关心帮助我,在法上开导我。从新学法,我逐渐摆脱了这些烦恼,开始正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应该每天去感受这些人的痛苦。也正在这个时候,我暂住的亲戚家决定留我长期住下,要我给他们做家务,并答应每月给我几百元零用钱,儿子回来也可跟我一起住,还承诺不反对我学大法。

有了稳定的生活,也有了修炼的环境。静心学法反思自己,我惊醒的发现自己过去好象根本没有重视实修,也根本不懂得修炼的真正内涵是什么,只是抱着很重的人心在感恩、在做事。找出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反复的记背,从中我悟到:自己的魔难都是因为长期抱着太大的执著心不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导致的。

悟到做到,从那时起,我放下了很多的人心执著,我不再为自己没有家而苦恼,也不再为儿子结婚没有房子拿不出钱而发愁,每天除给他们把家务干得井井有条外,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做「三件事」上。

讲真相方面,我做的很用心,心态也很稳定,无论是发资料或面对面讲,除了要求数量多外,更注重讲真相的质量,听过我讲真相的常人大部份都很愿意接受。有一次走在大街上碰到曾经关押过我的警察,我主动的上前打招呼,边发正念边跟他讲大法的真相,临走时又送他一个真相光盘,他也高兴的拿着走了。

在给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明显的感觉到大资料点的资料无论从质量到数量都已无法满足人们了解真相的需要,仅仅依赖大资料点的资料只能做一阵停一阵。为此我很焦急,(后来才知道一些悟性好的同修学了师父的讲法《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已经先行动了,有的甚至更早就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我为住在别人家里不能做真相资料而焦急。焦急中我抱定一念:困难再大也不能阻挡我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

为了做真相资料方便,我打算搬出去住。我把要搬走的想法说给了亲戚,他们听了误认为我住的不顺心。当我向他们解释不是他们的原因时,他们还是热情的挽留我,说如果我走了再找不到比我更合适的人了,他们的孩子来年又面临高考,把孩子交给别人照顾也不放心。他们说已经把我和儿子视为一家人了,真的不愿意让我走。听了这些我很感动,我感动他们从心里已经接纳了我,我感动师父造就的大法弟子的伟大。我似乎也感觉到也许我不该离开这个家,我应该在这里做我想做的事。

决定之后,我找到了早就有意与我配合做真相的老同修和另一位同修(现那位同修也自己在做了)和我一起做。在别的同修帮助下,老同修也从微薄的退休金中拿出一部份支持帮助我,我们很快买来了复印机。同修很体谅我,主动把复印机搬到她家里做。做了不长时间,我考虑到同修还肩负着协调人的责任,又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这件事还是应该我做,就这样我把机器搬到了我的住处。刚搬回来的时候我怕亲戚知道了不高兴,总是趁他们不在家时赶快做一些,做完就快把机器放起来。有时感觉这样真不方便,在这种情况下我发了一念:不允许任何不相干的人進我住的房间。果然,从那以后除同修外再没有别人進过我的房间。

当时我住的房间里有一台他们孩子用的电脑,只有放长假时候才接通宽带玩游戏。我在这个家住了那么长时间,从来没敢往电脑上想。帮我买机器的同修知道后,鼓励我用上它,介绍说复印机接上电脑后做出的资料,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上,都会提高好多倍。同修建议在没有条件上网的情况下,买个小优盘照样做真相资料、刻录光盘,并答应亲手教会我。

同修的正念和无私帮助鼓励着我,可我还有点犹豫:这可能吗?电脑键盘上的拼音字母我都不认识一个,又想到我是在别人家住着,不接电脑趁他们不在家赶快做一点,把复印机再藏起来还行,要连上电脑万一亲戚家人闯進来藏都来不及,要为此事他们和我恼了怎么办?当时冒出了很多人心,犹豫思考过之后,正念还是压倒了人心,我做了充份的心理打算:如果亲戚反对,大不了我走人,无非出去过的艰难一点,再说我做的事对他们没有害处。我决定接受同修建议的去做。

就这样,我找来字典,一个一个对照认键盘上的拼音并且很快就记住了,同修又手把手的耐心的教我,不用半个小时,我便学会了简单的制作真相资料和小册子。我知道这一切都离不开慈悲的师父。在以后的时间里师父经常的利用复印机或我身边的人点悟我,在做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我去掉了很多人心,也领略了很多超常的事。当我有了执著心不精進的时候,复印机不是夹纸就是没反应不干活,通过和它沟通学法、发正念,它又会很快的归正过来。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下,一年做下来,除满足了我个人讲真相用的各种资料外,还经常的添补身边几个学员资料短缺的困难。同时我的心性也提高很大,个人修炼的环境也改变了很多,从前离婚时分得的那些很难要的外欠款也都快要回来了。

现在我不用再象一开始那样偷偷摸摸的做真相了。我的亲戚好象早就知道了这件事,只是睁一眼闭一眼装没看见。一天他对我特意谈了这件事情,他说:「如果我反对你这样做你会走吗?」我说:「是!因为这是你的家,我不应该给你带来烦恼,可这又是我非要做的最正的事。」他笑着和我半开玩笑的说:「你要反对某某党你就反吧,我不会干涉你,反正它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你自己一定要注意安全。」听到这些,我知道自己对他讲真相讲的不好,当即向他解释:「不是我们有意去反这个恶党,是因为它迫害死那么多好人,又耍流氓,造谣诬陷真善忍大法。我们揭露它是为了制止迫害、让人们了解真相。如果它不迫害大法,它再坏我们都不会去触及这些。」虽然他还不完全理解,可他还是听進去了。目前他家里已经有人退出恶党组织了。

现在我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在这个家里,我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做人,遇事都为他们着想。他们一家人很尊敬我,每当我儿子回来他们总要给他一些钱,经常的背着我跟我儿子通电话问他钱够不够花,放假或过农历新年的时候给他孩子买什么也给我儿子买什么。在这个与我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家里,我们相处的很溶洽。他们向我表示如我不再结婚,希望我永远在这个家住着。现在我每天都能如意的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在经济方面他们总是很放心的把一些钱给我让我支配家用。我现在的状况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我从新安排的。

几年的修炼我已深深的体会到:修炼是无比神圣而严肃的,掺不得半点虚假和侥幸。「跟头把式」的都是自己人心导致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能在各种事情中放下人心执著、正念正行,把自己真正溶入法中是不会有魔难的。我知道自己做的还很不够,离法的标准还相差很远,比我身边一些精進的同修还有一定差距,或许她们表达不出来不会写,但她们做的一切师父知道,她们世界的众生知道。

我也总是在想:如果每一个真修弟子都能放下人心、私心,在做「三件事」上多用用心,不等、不靠、不依赖,这样会救度更多的世人,也会使自己证实法的路越走越宽。「大法弟子也不会永远在人间证实法,因为法正人间的时刻一定会到来。大法在宇宙中正法的事情也快要结束了。」(《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把有限的时间荒废在过人的短暂的所谓幸福生活上,一手抓着人一手拉着佛,怎么能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我们应该抓住这值千金、值万金的瞬间,不给自己生命的永远留下遗憾,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不负师尊苦度圣恩。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