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创环境中不断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迫害大法一开始,中国大陆的环境一下子变得暗无天日,似乎使人喘不过气来,环境变得非常紧张。但是后来的这几年中,我们按照师父的法的指导,在认真的学法、发正念,在理智、智慧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逐渐的改变着环境,不断的在去掉执著中提高着自己。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和许多同修一样,也经历了家人和亲朋好友劝说施压、单位威胁、当地派出所不断骚扰、進京上访、多次被拘留等过程。我在二零零一年夏天被非法劳教,于二零零三年夏天才回家。今天,借明慧网举办“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之际,我在此主要谈一谈自己从劳教所回来后这两年多时间里的修炼过程和体会,跟广大同修交流一下,同时向师父作一汇报。希望能起到和同修相互借鉴,共同提高的作用。

我个人理解,我们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去掉执著、消去业力,从而达到返本归真、圆满回归;同时,我们今天的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光荣使命,我们大多是带着誓约来的。我们的责任是重大的,使命是殊胜的。而恰恰旧的邪恶势力又在中国大陆强加了残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谎言毒害世人的邪恶、恐怖环境。所以,在这六年多的时间里,大陆的大法弟子在魔难中的各种执著大多都体现在“怕心”上:怕失去工作、家庭、金钱和物质利益、常人的安逸生活、亲情、人体,怕承受邪恶的种种酷刑和牢狱之灾,甚至怕家人担心或受连累等等;也有的直接反映出对法是否相信,是否坚定大法。其实,我们只要按照师父的教导,真正的领悟和认真的做好“三件事”,就可以从根本上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避免邪恶强加的一切迫害,渐渐改变周围的环境,同时去掉执著,最终达到圆满。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刚从劳教所回来,面对家里家外许许多多的面孔:有少部份明白的,大多数是半糊涂和糊涂的,我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如何开创环境,讲清真相,更有效的救度众生,责任实在艰巨。更何况他们的不清醒,反过来又会对我们整体修炼形成障碍。想起这些,我有一种紧迫感,同时也有点儿害怕,怕再被邪恶迫害。但我坚信: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坚定大法,正念正行,任何人都影响不了我,也绝不允许邪恶再来迫害我;只要我带着慈悲的心不断的讲清真相,师父就一定会帮助我最大成度的救度有缘人。

开创家里环境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一九九八年秋季才真正精進实修大法的,当时没想到会发生象今天这样的迫害形势,加上那时我对大法的认识还不太深刻,只知道大法能使人心向善、身心健康,对修炼的概念还很模糊,所以没能认真的给妻子介绍过大法。妻子也没有主动了解或看过大法的书籍,对大法不太了解,所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邪恶流氓中共对大法铺天盖地的造谣和诽谤、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和对家人的高压逼迫下,妻子的精神快要崩溃了。她从单位回来后常常惊恐得泪水洗面。渐渐的,本来一贯温柔善良的她,变得越来越凶恶起来:毁大法书,烧经文,经常和我哭闹,下班和节假日不准我出家门或与其他同修联系……但是,大法早已在我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只要是有疑惑或者感到恐惧,我就默默的找出《转法轮》看。一学法,我的心里就觉得踏实,一切恐惧和疑虑全都烟消云散,感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一年夏天我被邪恶非法劳教。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回到家中。面对几年来饱受惊吓和折磨日渐憔悴的妻子,面对天真活泼但有时眼中露出惊恐和疑问的女儿,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按照常人的说法,我不应该再让妻子和女儿受连累而为我担心受怕了;但用大法来衡量,这是常人的“情”。“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我的头脑里经常闪现着这句法。在这几年的迫害中,最艰难的时期我都走过来了,难道为了这么点儿事就前功尽弃?不能!绝不能!何况,这么多的家人、亲朋好友、同事、街坊邻居、熟人等被邪党谎言毒害,如不抓紧救度,将会有多少的生命被淘汰?只有我精進修炼,他们才有希望;我若放弃修炼,就等于放弃了救他们的机会,他们的生命就将真正的处于危险之中。

于是,我很快找到同修请来《转法轮》和经文,静心投入学法、炼功。刚开始,妻子看在眼里,并没有说什么,但我能看出在她的脸上流露出的担心和无奈。她曾多次在晚上暗暗落泪,每当这时,我就会安慰她,并告诉她:大法太好了,我无法也决不可能放弃。一次次哭,一次次安慰和讲,渐渐的,妻子就默许了。

妻子非常明白,我是不会被改变的,但她仍想用以前的方法来限制我,以达到她所认为的安全。

妻子工作干得比较出色,较自信,这使她更加固执。这几年邪恶的不断造假,加上有两年多时间我不在家,使她更加糊涂,她把一切邪党迫害的痛苦全部归结为我给造成的,对大法也有一定成度的误解。她当我的面从来不说大法好,有时为了气我还故意骂大法。

为了消除妻子对大法和我的误解,我首先是工作之余,在不影响修炼的前提下,尽力多干家务。每天一日三餐的做出可口的饭菜,细致的关心、体贴她和女儿,使她们感到温暖、舒心和踏实。其次是借机讲真相,但她根本不听,常常是我刚一提头,她就大发雷霆,她甚至敏感到一听“道德”、“外国”、“共产邪党”这样的词就象发疯了似的,和我大吵大嚷,表现极其痛苦,不让我提及或再说下去。这种情况,和国外一位大夫讲的《中国社会的群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提到的“认知分裂症”很相似,有过之而无不及。

针对这种情况,我曾想过许多办法:寻找她心情好的时候讲,循序渐進的讲,发正念,把真相资料放在家中较显眼的地方希望她能看,等等,都失败了,她根本不听也不看。我也曾多次向内找,是否是自己情太重了?是否是自己太着急了?最后我悟到,完全是邪恶的干扰和控制,目地是利用她来干扰我修炼、阻碍我给他人讲真相等,以达到维持迫害和毒害更多的世人。于是我就采取了硬讲的办法,就是借她向我发脾气的时候讲;她如果说我不好,我就让她指出哪方面不好,我把自己和周围她认为较优秀的常人作比较让她听;她如果说大法不好,我就问她不好在哪里,针对她的误解而讲真相破除;如果她用邪党的谎言攻击,我就用真相来戳穿谎言;如果她肯定邪党的某一点,我就用邪党的真实历史和现实腐败来揭露邪党的本来面目。一次又一次,每次都象常人的吵架那样激烈,但每次都使她无言以对。几次过后,妻子再也说不出大法的缺点,更讲不出邪党的哪一点好来。

我知道,要想使家里的环境彻底转变,我必须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正念正行。因为妻子的眼睛在时刻盯着我,我若做的不好,会使她对大法误解更深。比如说,有的同修在去其他同修家办事或出去做讲真相的事等,当家人问及时,有不少因“怕”而撒谎的,名曰“为了安全”。我不这样做。师父讲:“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转法轮》)所以,应该告诉她的我就告诉,不该说的就不说。有时,妻子出于担心,死活不让我出家门。我就严肃的对她讲:“不修炼的人,为了吃、喝、嫖、赌等可以经常不回家,也可以随时从家里出去;而我们修大法的,都是用真、善、忍为标准做人的,难道因邪党的迫害,就不能正常出入家门或相互交往吗?作为一个被迫害人的家人,本应该站在家人的一面,共同抵制邪恶,怎么能帮助邪恶限制家人的自由呢?……”每当听到这话,妻子都无言以对。渐渐的,放松了对我的限制。现在,妻子对我做证实法的事从不干涉,即使有时为我担心,也只是默默的藏在心里。有时,还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尽管这样,妻子依然是固执的不能静心的听我讲一讲真相,或者自己看一看。

妻子在几年前为所谓的事业有所发展而误入了中共邪党。为了让她认清中共邪恶本质、退出邪党保平安,我都不知道有多少次劝她看一看《九评》了,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劝她声明退党了。我想,妻子若明白了,对我们周围的朋友和同事的救度会有很大的帮助。可她非但不听,反而比以前跟我吵得更凶。有时,我真感到伤心和失望,真有点想放弃她。可转念一想:不对呀!这哪是修炼人的慈悲,而是常人的情(气)呀。她本身是被邪党的多年洗脑、背后的邪恶和共产邪灵因素控制得理智不清,我若放弃她,她的生命可能很快就会出现危险。况且,她也是为大法而来的,又与我走到了同一个家庭,是何等的缘份啊!我若不救她,就等于放弃了救度她世界中的无数众生。所以,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断的找机会劝她、给她讲。我深知,在我讲时,不管她信与不信,听或不听,也不论暂时情况如何,每次都会将她背后的邪恶打掉很多,她本身也一定在发生变化,最终她一定会清醒和退出邪党的。

清理家里的环境是非常必要的,尤其是邪灵的书籍和物品。妻子非常喜欢藏书,所以买了许多书,有一大部份是精装本。其中有不少是邪灵书,如《毛泽东诗词选集》等。起初我想和妻子讲明白,使她同意后销毁,但看她的情况暂时不能明白,而这些书却在散发着邪气,影响着她,毒害着她和孩子,就决定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销毁掉。可是,想到她常常打开书架翻书看,很可能会发现,发现后一定会发疯,就一直没敢销毁。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我觉得自己这样做不对:我是修大法的,是未来的神,怎么连这么点儿事都突不破呢?不销毁不就等于给了邪灵存活的空间吗?于是我就大胆的将书架上所有邪灵书全部撕毁并扔到垃圾桶里,同时求师父保佑,不让妻子发现。果然,妻子一直没有发现。这件事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妻子从信箱取回的报纸中有邪灵的内容或她拿回邪灵杂志时,我就会迅速将其销毁。

对于女儿,妻子曾多次阻拦和告诫我不要给孩子讲大法方面的内容。但是,每当妻子出差或因工作晚回家的情况下,我就尽量让孩子多看大法真相、《九评》录像光碟,让孩子听师父讲法,孩子非常愿意看,喜欢听。平时我也常给孩子讲大法方面的事,用大法的标准教育孩子。我从来不会因孩子的学习而生气,但有时会因她不懂礼貌而批评她,甚至打几下。女儿很懂事,主动退了少先队,学校的一切邪恶活动她都会主动抵制,不唱歌颂邪灵的歌、不对血旗宣誓、主动撕掉书中诋毁大法或神佛的内容,还帮助我把她以前学过的书本中的邪灵内容撕掉销毁。女儿的学习成绩很优秀,考试遇到难题常求师父或心念“法轮大法好”,身体也很好,有时哪不舒服了就求师父或念“法轮大法好”。

我哥在老家是司法系统的一名干部,过去他曾积极“转化”我,多次到我家打我、骂我,甚至到劳教所给恶警出主意“转化”我、用母亲的病危来威胁我,等等。我哥的工作收入并不太高,但他常常会一个小时不停的打长途电话(每月电话费三百至五百元)来“转化”我……。师父讲过:“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的确,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过来了。

我常常给父母和大哥打电话、写信讲真相或邮真相材料,包括《九评》。我曾打电话给大哥讲过这样的话:“你说我傻,说我是精神病,你今天听我说一句话:”我在自己因信仰被迫害时,我在抵制邪恶,反迫害;而你作为我的亲人,非但不保护我,反而助纣为虐,帮助邪恶来迫害我。如此说来,你是神经病呢,还是我?““他听完后,没能说出一个字,就挂了电话。

现在,我哥非常同情大法,非常敬佩师父(写到这时,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一个堂堂男子汉竟泣不成声了)。他从自己弟弟的身上见证了大法的威严,从邪恶对自己亲人的疯狂迫害中认清了邪党的真实面目。只是在退邪党的问题上暂时还有点害怕,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战胜邪恶的恐惧,迎接他美好的未来。

父母和其他家人,毕竟与我有着亲情关系,明白真相后都站在了我这边,站在了正的一面,共同起着抵制邪恶的作用。

的确,面对亲人的痛苦,是很揪心,但用法来衡量,放下了“情”,修出了慈悲,也就没有了“怕”,家里的环境就自然转变了,自己也得到了提高。

开创单位环境

我们单位公开修大法的在职职工只有我,我时刻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单位的领导和熟人都知道我很能讲,所以我从劳教所回来刚上班时,有的领导就希望我在上班时最好不要对同事们讲法轮功的事。我没有答应,只是笑了笑。

同事们一般是不会主动提法轮功的事,因为他们怕,也有被邪恶的谎言欺骗而不理解大法的成份在里面。可我一上班就主动给他们讲我在劳教所的经历,讲邪恶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揭露邪恶的谎言。一天,两天,……渐渐的,大部份与我接触过的人都明白了真相。我们单位属于后勤单位,找我们办事的人挺多,我都讲给他们听,我也常常带真相光盘等送给他们。

为了進一步救度世人,今年我们传播《九评》,劝人退出中共邪党保平安。刚开始,我采取逢人便告诉:“天要灭中共了,抓紧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很快,这个消息就传遍了全公司。我想,只要人们看到、听到或心里想到这句话,在另外空间就在起着解体共产邪灵的作用。接下来,我开始耐心的劝说身边的同事、朋友退出邪党,起初他们有很多人害怕、生气、反感、躲避、疑惑等,但随着匿名电话、网络邮件和外界到处沸沸扬扬的传说,他们都沉默了,开始思考了,也出现了同意退出邪党的勇士,一个,两个,……现在,已有几十人让我帮他们发表了退出邪党的声明。也有人是我给他们突破封锁软件,自己回家上网声明的。还有很多人想退,只是有点害怕。

有人也曾说过我在搞政治,我告诉他们:“我只是讲给你不退出与神对立的共产邪教是很危险的道理,至于退与不退,信与不信,是你自己决定。况且,共产邪党现在人人唾骂,你呆在这样的组织里,也是耻辱。”

我认为,在单位讲真相是最安全的,即使不接受的人,也不会去举报你。如果有人报告了领导,领导出于对自己前途的考虑,也不会再往上反映的。如果从法上认识,你是在救人,邪恶是不敢阻拦的,除非你有怕心。

现在,我们单位的环境变得很宽松,我每天可以随便公开给任何人讲,也可以劝任何人。这样的环境其实也来之不易,有的领导也曾多次阻止和威胁过我,但是随着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正的场越来越强的情况下,邪恶的一面也就不起作用了。

开创邻里环境

以前我曾听说过,邪恶为了监控大法弟子,在每个大法弟子家的周围都安插了眼线,城市住楼的,可能是你的对门,或同一单元的某一家,或同一楼的某一家。据帮某派出所干过活的人说,每个眼线每月开三百元钱,足见流氓中共迫害手段之卑鄙。

我是外向性格的人,不象有些人生活了大半辈子,竟连同一单元的邻居都没说过话。我一直与邻居们见面问候,有事互相帮忙,和邻居们处的很溶洽。但是,过去我发真相总是不愿给同一单元或本楼的邻居发,怕邻居怀疑是我发的从而带来危险。后来,我看到一位同修,她每次发真相资料首先给自己的邻居。就想:我的邻居之所以能成为我的邻居,是何等的缘份,也许他们就是为了等我此时能救他们而和我成为邻居的,我怎么能自私的不救他们呢?于是我也开始给邻居们发真相资料,争取做到既不浪费,又尽力使他们明白真相。平时见面时,还不时的再讲一讲,完全没有考虑谁是眼线的事。再后来我才悟到,给左邻右舍讲好真相原来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的邻居们明白了真相,就相当于加强了你周围的正的场,对你就会起到保护的作用,邪恶因此是不敢轻易靠近的。

现在我的左邻右舍大部份明白了真相,也开始有的“三退”了。

开创公共环境

今天世上的人都是为大法而来的,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应该被救度的,所以我们几年来一直在发真相,讲真相。

二零零二年之前,我们小区还一直靠从别的小区取资料,量相对小一些,直接影响到更大限度的救度众生,同时也给其他小区的资料点增加了负担。看到网上报导资料点“遍地开花”,我的确很着急。左思右想,跟前儿的几个同修家也没有谁能办起资料点的,就自己攒了点钱,别的同修又给了点,买了个二手笔记本电脑。又买了刻录机,利用妻子有事不在家的空档刻录真相光盘。这样一直持续到后来有了合适的地方和人选,我抽时间帮助组建、培训,很快建起了资料点。

在做真相资料和建资料点的过程中,对钱财的执著、怕心和对整体救度众生的责任感等都体现了出来。哪方面的人心太重,都会受到邪恶的干扰,直接影响救度众生,所以,在这些事中使我去掉了许多执著,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我们平时碰到的每一个人,没有身份高低、贵贱之分,没有大人孩子的区别。既然师父安排他们来听真相,我们就应该把握住,放下所有的障碍与人的观念去讲。所以,我在外面遇到的任何人,只要能和他(她)走一段路或说上几句话,我就会尽力引出话题给他(她)讲真相。有接受的,会高兴的谢谢我;有因害怕而不吱声或不敢听的,也有不接受的。我想,只要我讲了,就会从整体上抵消着邪恶,为听者的被救度奠定了基础。

帮助同修共同提高

也许是先前有过誓约,也许是师父对我的慈悲和点化,我这几年来越来越感到帮助同修提高、协调做讲真相的事是一种应尽的责任。我常常抽时间去熟悉的同修家坐坐,如果知道谁在哪方面有了认识上的不足,就会主动去切磋,帮助同修提高上来。

比如,有的同修很少出来讲真相,我就到她家谈。我对她说:“师父在《溶于法中》讲到”我要叫你们多学法,多去执著心,放下人的各种观念,是要叫你们带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圆满。“我认为,我们今天在这样的环境里讲真相是有一定的危险,但我们如果都不做,世人将如何救度?我们修炼人的慈悲心在哪里?如果我们不能抓住这有限的时间讲真相救度世人,到法正人间时我们的怕心等执著去不掉,回归时就不是真正的圆满,同时我们自己世界中的许多众生就将被淘汰掉。再说,今天的中国人有许多是世界各个民族、各个时期的王转生来的。师父在《芝加哥市讲法》中嘱咐我们”千方百计的想办法救度众生、救度世人、救度中国人。“我们若不努力去做,怎么能对得起师父的救度之恩呢?……”我谈的认识,同修表示赞同,也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事后,此同修马上放下了执著,全身心的投入讲真相中。

我常想,常人我们尚且救度,同修更应该帮助。况且,同修的共同提高,可以促進证实大法,也使邪恶无空可钻,从根本上否定了旧的邪恶势力,可以达到更有效的救度众生。如果有一个落下了,有漏了,或出事了,很可能一带一大片,会造成很大的损失,直接影响到救度众生。

网上积极投稿

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办的网站,是众生的希望,也是邪恶最害怕的。我们的同修可以从明慧网看到师父的法,得到大法方面的新闻、交流材料、真相资料汇编、艺术创作、技术帮助等,从而得到提高和便于救度众生。殊不知,其背后有数不尽的传奇故事和辛勤的汗水。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在师父的呵护下绽放的慈悲智慧之花,是我们大法弟子开创世界环境之窗。我认为,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应该用心去关心和维护她,投上你的一篇稿,寄出你的一句话,献上你的一幅画,唱出你的一支歌,……只要是有利于同修的提高,有利于救度世人,有利于解体邪恶,我们都应该积极参与。

自从我有了自己的计算机访问明慧网,就开始参与写文章、报导投稿,还抽时间做闪画投稿。尽管有不少没有刊登,但我从中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比如有时我的文章或闪画没被刊登,自己心里不舒服,就一个劲的等、盼,或者想可能编辑部的同修漏掉了,甚至埋怨编辑部的同修。由此可见,我此时的心是有漏的,也反映出我投稿的目地还不是太纯洁,有证实自己的成份。我应该首先查找自己,看自己的稿件在哪方面是否认识不足,或者与近期的某篇文章相近,等等。

其实,若站在编辑部同修的角度想一想,他们是多么的辛苦:在工作、学法炼功、处理家庭和社会繁杂事务之余,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审阅、整理和修改、定稿、打字和排版等,而且每天都有那么多的稿件,多不容易啊!

凡事向内找,就会找到真正的原因。认识上去了,心里就平衡了,同时得到了心性的提高,修炼的升华。

总之,修炼是方方面面的,我们只有学好法,重视发正念,抓紧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才会去掉执著,消去业力,达到圆满,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才不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以上是我主要在这两年修炼过程中的一点经历、体会和认识,层次有限,某些方面的认识可能有些片面,请多指正!

最后,祝伟大慈悲的师父好!祝全世界的同修共同精進,圆满功成!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