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学好法”是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中的头等大事,自己每天都在学法,但是把法学好才是关键。学法时,遇到胡思乱想这种情况,我立刻发正念清除干扰大法弟子学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在这几年来,自己已把学法当作每天的头等大事来对待,把每天相对来讲最安静的时间都用于学法。虽然有时没有从法中悟到更多,但我记住师父的话:“每当看完一遍《转法轮》,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你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精進要旨》〈学法〉)从学法中我越来越感到法的博大、庄严、神圣,越来越感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何等重大、艰巨,越来越感到时间的紧迫,更加觉得师父所给予大法弟子的是如此之多,寄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重托是如此之大。

在同修讲真相遭迫害被非法关進劳教所的日子里,我和周围其他同修在学法中认识到:同修被抓,不是常人对常人的迫害,而是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是干扰正法、干扰众生被救度,是师父不承认的。虽然同修有漏,但旧势力也不配考验负有救度众生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我们一定要把同修救出来。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没有想同修会不会被救出,而是坚持做好“三件事”,并不断与其他同修交流,与同修家人讲真相,揭露劳教所的邪恶。八个多月后,在师父的加持下,遭关押的同修被释放,从新回到救度众生的正法進程中来。

二零零二年时,单位的同事在听我多次讲过真相后关心的说:“中国有那么多人,你们什么时候能让所有人知道真相啊。”言外之意是:你们要让中国所有人知道真相得需要很长时间。当时我就想起师父的话:“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想办法还是把世人救了吧,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如果他真的对应着庞大的天体,你对他讲真相的时候你救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天体,庞大的生命群,救的是一个主,一个王。”(《北美巡回讲法》)我当时就暗下决心:不管有多长时间,我一定要去讲,总有一天,通过全世界、全中国大法弟子的努力,每一个中国人一定会知道真相的。

因此,讲真相救度众生就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几年来的讲真相虽然有过艰辛、有过教训,但我还是一路走过来了。记得有一次过年,我当时的经济状况简直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我用自己最后的一点钱买了彩纸,做了精美的真相贺卡发了出去,当时也没想到新年怎么过(家里还有食品。)不久,亲戚就来看我们,给孩子送来了压岁钱。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的法理,但是过后我在学法中也认识到:旧势力对正法这件事作了层层细密的安排,包括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做师父要求做的事,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自那以后,我的经济状况逐渐好起来,就如师父说:“一时难,难不了多长时间。”(《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九评》发表后,我觉得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更高了:“你们面对的不是单单的个人修炼,也不只是要度几个人的问题。全人类都摆在你们面前,特别是中国人。”“比如说当前在救度众生中,要解决人在思想里对中共的认识问题,因此大家都在做”九评“这些事情。”(《芝加哥市讲法》)在做《九评》过程中,我先从熟悉的人开始讲,但是虽然我事先想好了要说什么,在实际讲的过程中却与我想的效果相反。过后我找自己的问题是:执著于情和急于求成的心造成讲真相的困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旧势力及恶党因素就事先加强了对方不正的想法,正象师父指出的:“因在另外的空间你想要做啥,你脑子一想它知道”(《转法轮》)。之后,我再讲真相时,就抱着纯净心态、心平气和的讲,效果就会较好。在发放《九评》和其它真相资料时,我也遇到类似问题。事先想好到哪发,包括怎么发,会遇到什么事,都想的仔仔细细,我有意控制不去想着都不行。发正念、学法、炼功时,这些念头都往外翻,造成“三件事”哪件都没做好。这其实是把救度众生讲真相当成了常人的工作,被邪恶干扰了造成的。针对于此,我加强学法、发正念,不断修去执著,努力达到师父所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我已有几年做家庭资料点的经验和教训了。在我看来,做资料的技术不是首要的,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关键是:是否按师父的要求以及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严格去做,在努力做好“三件事”、在用钱、用物等方面严肃对待,因为师父说了:“修炼是最最严肃的。”(《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有一段时间学法不好,机器出现了故障,网上不了,真相资料更印不出来。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于是静心学法。师父的法给我展现出许多法理,我悟到自己这段时间应该在法中提高上来。通过静心学法后,机器自然而然恢复了正常。

在修炼前我对吃有较强的执著,修炼后随着不断的去除执著,我对于吃已经无所谓了,每天只是想着大法的事。在用钱上也学会了精打细算,买生活用品时经常是“无所求而自得”,我总能买到又好又便宜的东西。一块钱一大堆的菜能让我们吃许多天,节省下来的钱都用来做资料。

严肃制作每一份资料,他是众生被救度的希望。多年来,我在真相资料的制作上一直很严肃,从来都是从明慧网上下载,同时结合本地区的情况揭露当地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每一张真相资料制作、装袋、散发、张贴时我都对着他们发正念,让每一张资料都负有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请师父加持:“让好人有缘人看见,救度他们,恶人恶警看不见,让看资料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在发放资料时,师父的法身时时保护我,同时自己修好的一面自会知道如何去做。一次我犹豫着发一份资料时,无意识抬头看见一辆警车停在不远处,我于是安全离开。类似这种情况有许多次,但都是有惊无险。就如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所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

由于我经常能看到明慧网,本地区所发生的事我都一目了然。我把被迫害同修的迫害情况以及邪恶动向及时与同修沟通、及时发正念清除邪恶,营救被关押的同修。在刚开始发正念时,我只是在四个整点发。之后通过学法、看明慧网,我认识到邪恶无时无刻不在钻空子,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每时每刻在被迫害,众生每时每刻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因此我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之外,每小时整点(除睡觉外)我都不放过。我经常提醒同修珍惜好每一次发正念的机会,因为历史不会重来。现在,我发正念已经形成了机制,不管我在哪、在做什么,一到整点我就会想起发正念,有时偶尔忘了,喜鹊会“唧唧喳喳”到我附近提醒我。一次我正走在一个大十字路口,到整点了,喜鹊停在路边电线上叫,我一看表正好提前五分钟整点。每次出去做真相前,如果赶上整点,我不是急于出去发真相资料,而是集中精力、静下心来发正念。我记住师父的话“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

我最近“三件事”做的不够精進。救度众生的事,尤其是“劝三退”,想的比做的多,与其他许多同修相比做的还很不够。究其原因是根本上对师父对大法信的成度的问题,是意志与决心的问题,因此我更应该“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在正法、救度众生的最后时间里,就听师父的话:“什么心都不要去想,都不要去执著,你就做你大法弟子应该做的,美好的、最伟大的、最辉煌的一切就在等着你们!”(《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在正法结束时我们就能对得起自己,能向师父、向宇宙众生说:“我做了我要做的。”

本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还望指正。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