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日】

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年近七十岁的大法弟子,现在把一年来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和同修交流。总觉得自己修的不好,请同修多提意见。

从自身做起

今年三月,当地多名同修被抓。被抓是因为整体心性有问题了,周围的学员依赖被抓的同修,被抓的同修越来越多,忽视了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想:同修都被抓進去了损失多大?他们在外面能做多少证实大法的事呀。

当时本地的整体形式不好,就感到说不出来的死气沉沉、冷冷清清的气氛,好象大家都很消沉。我就跟自己说:不看别人,也不能依赖别人,自己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看着同修被迫害不管。第二天早上就开始上各个邪恶部门去要人。

我一直发正念,堂堂正正的去要人。某某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去了六、七次,市「六一零」、市国保大队也去了六、七次,市公安局、几个教养院、监狱城、监狱医院都去找好几次,打听同修下落。

一進某某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就碰到认识我的警察(以前我被抓时见过)。他们问:「干什么来了,还炼法轮功哪?」我说:「炼哪,我来要人来了,炼法轮功的被你们抓走了。」他们假装不知道,吓唬我让我走。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然后问道:「你们谁抓的人?」他们不吱声。一个警察看我年纪大,骗我说:「不是我们这抓的。某某区国保大队有三、四个呢。」我说:「一个区就一个国保大队,你们怎么出来三、四个?」他们笑,不说话。

我心想:打听不到同修的下落就不走,在那儿发正念。一个很恶的大队长往外推我,我说:「我来解决问题来了,推我我就走了?人是你们抓的,不告诉我在哪儿我不走。」心想:看我表面是老太太,来骗我、吓唬我;其实我是大法弟子,哪能被烂鬼吓住,今天就要铲除这里的邪恶。接着我就讲大法好和揭露迫害的事,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有罪。恶警大队长不推我了,去呵斥看门的警察:「怎么让这样的人進来了呢!」过了半个小时,一个警察告诉我这个案子早就归市国保大队管了。

邪恶场所门口有登记处,一般我就发正念往里闯。有时被拦住不让進,我就和拦我的警察讲真相,有的就让我進去了。一次,市公安局把门的警察一听我来要炼法轮功的人,撵我走。我不走,和他讲真相,他说他不管法轮功的事。我说:「我知道你就是管让不让人進门的,但你得明白法轮大法好,不要和里面迫害法轮功的坏警察一伙儿,善待大法弟子有好报。」接着和他讲真相。他听了真相,让我到市「六一零」去找,仔细告诉我这些机构在哪儿、怎么走,还告诉我一些人名。(因为市「六一零」和市国保大队都是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对外不挂牌,地点也隐蔽)我为他明白真相高兴。

有一次在市「六一零」门口被拦住,让在外面等着。我说要上厕所,才让我進楼。上完厕所,我就上楼问:「谁管解决法轮功的事?」「六一零」警察不理我,让我走。我挨个屋敲门、要人,他们都推说不知道。我就一边讲同修被抓被迫害的事,一边发正念。终于一个警察告诉我去找一个女警察。找到那个女警察,她特别凶,问:「谁让你上这儿来的?」我说:「我自己让我自己来的。」她说:「不知道你说的事,下班了,你赶紧走。以后别来了。」当时到了下班时间。第二天我又去了,要同修的驾驶证。女警察说:「没收了。」我就讲:「炼法轮功不犯法,把炼法轮功的酷刑致残才犯法哪!你光说没收了不行,给我写个字据。」说是这么说,我心想:写字据也不行,必须把驾驶证给我。

女警察对旁边的警察说:「这老太太,还跟我要字据。」不理我,走了。我不走,讲真相揭露迫害。第二天还去市「六一零」、市国保大队,遇到人就借机讲真相。因为我总去讲,几个有善心的警察听了真相态度变好了。一个年轻男警察送我上电梯,一直把我送到我要去的地方,自己再下来。还有几个警察,悄悄告诉我去找谁。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我终于从那个很凶的女警察手中把同修的驾驶证要回来了。

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体会是清除邪恶时意志要坚决,遇到警察的阻挡时,要认清都是假相,就坚信师父,清除干扰,不带观念去做,放下怕心,也不能求结果,就利用这个机会讲真相,清除邪恶。师父告诉我们:「邪恶表面上咋呼,它内心里在害怕。你们是大法弟子,你们内心不能害怕。」(《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形成整体的重要

渐渐的,我打听到了一些同修被关押的地点,就去劳教所要人。劳教所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远,坐车往返得三个小时的路。我想:总是我一个人去,同修们形成整体,力量多强大。就和身边同修交流,让同修也参与到营救同修中来。当时周围年轻的同修有的被抓、有的被追捕,被迫流离在外。我找到一些老年同修,他们有的发正念加持,有的同意和我一起去劳教所要人。

一位老年同修给狱中同修买了衣服和日用品,要求和狱中同修见面。劳教所警察说,绝食呢,不让见。我们发正念,打听到同修的一些情况,把东西送進去了。回来辗转上网曝光邪恶。有时没见到同修也不气馁,之后还去发正念、要人。

一次为了确定同修的情况,监狱城里的每个监狱都打听了一遍,以前我哪认识这些地方。一次我和同修一路打听,终于找到同修的单位和住址,也和同修单位的人讲真相。我还给劳教所打电话,震慑邪恶,让同修也打。以前不爱打电话,因为不会说、说不好,这回放下这个观念,我就在电话里告诉劳教所警察:「这些炼法轮功的都是好孩子,上学时是好学生,上班时是好职工,你们可不能迫害这些好人。外国都知道大法好,迫害的凶手在海外被起诉……」做这些事时,感到慈悲的师父时时在帮助弟子。

我每天发正念铲除迫害这些同修的邪恶,又写了一些纸条告诉同修们注意发正念,遇见同修就给一个;大家是个整体,不能怕,要清除破坏当地正法形势的邪恶。令人高兴的是,几个同修先后破除了邪恶的安排,闯了出来。但是这次迫害也很猖獗,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如果更多的同修能放下自我、形成整体,邪恶一定不会这么肆无忌惮。我没有别的能力,就能想到这些,也就做了这些。

表面上我们在要人,可是用人心去要还是在法上去修,效果就不同。我是正法弟子,一正压百邪,以营救同修的方式让世人知道大法好、迫害的邪恶。越做怕心越少,所以哪都敢去,见到谁都讲。这些都是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因为我们的使命就是救度世人。平时我们都讲真相,现在同修被抓了,更得讲,还不用现去找人了,就借这个事讲。大法弟子形成整体,邪恶是最害怕的。

我还经常到某某劳教所利用「接见」的机会,给同修送师父新经文,让同修转告里面的同修:师父一直看护着每一个弟子,不要消沉;形成整体,多背法,多发正念,正念正行。每去一次我都先在外面发正念,遇到来「接见」的同修家属就上去讲真相,告诉他们:可别埋怨自己的亲人,他们都是好人,你们最了解,要怨就怨江XX和中共因为妒嫉搞迫害。

正念面对魔难 深入向内找

今年八月的一天早晨,我去同修家取了真相材料,准备往另外几位同修家送。当我从同修家取了一大包真相材料下楼时,听到一住户的门响,有人出来,好象在追我。

我加快了脚步下楼,出了楼院要横过一条大马路。因东西较重,我用双手抱着。这时后边上来一个人,一把抓住我的背包带,说:「我看你拿的什么东西,走的这么快。」我回头一看,是个老太太。我说:「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看我的包?不能给你看。」老太太不依,紧抓住我的包不放,说「一定要看」,还说「一个老太太拿这么大的包,走这么快,我就要看看拿的啥。」

这时我心里求师父:师父,这些材料是救度众生的,弟子可千万不能损失了。心里一横,对老太太说:「大妹妹,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是好人,这包里装的都是法轮功的真相材料。」

她一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马上问:「是不是到楼上炼法轮功的人家去?」我没有直接回答,说:「我发材料,看哪个有缘,就给信箱里放一本。」这时又过来一个老头,好象跟老太太认识,老太太对他说:「你去派出所找人来。」派出所就在路边三、四十米的地方。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稳住他们说:「咱们别在这马路中间,到路边说。」跟老太太一起退回到马路的另一边。

那个老头对我说:「她要看你的包,你就让她看看呗。」这时我想:凡是遇到的都是有缘人,要讲真相。就说:「炼法轮功为的是祛病健身,按真善忍要求做个好人,可是江XX害怕炼功人太多了,妒嫉,就下令镇压,炼就抓,对炼功人残酷迫害。」说着我就从包里抽出一本小册子《市六一零黑幕》。这时,老太太才把拽我的手松开了,开始翻看小册子。那个老头听我说是炼法轮功的,就走了。

这时又过来一个年轻的妇女,站在我的旁边,我就接着讲江一伙对法轮功的迫害,讲法轮功学员被电击毁容,讲同修在公园讲自己炼功身体康复却被判四年徒刑。听了这些,老太太态度缓和下来,说:「你走吧。」

我说:「大妹妹,别听电视的谎言,明白真相,一定会有福报,善恶有报是天理。这本小册子送给你,拿回家好好看看吧。」又对边上的年轻妇女说:「也送给你一本。」就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化解了这个魔难。

我边往同修家走边找自己:哪儿出的问题,引出这场麻烦?师父教我们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我今天的表现不正常──这么大岁数拿个大包,走的飞快,引人注意了。回头跟接材料的同修交流,同修说:「我也找找自己,我依赖心太重,总是你往我这里送,以后我自己主动去取。」

回到家里和又和别的同修交流,同修指出:深层是不是还有怕心?我就继续向内找,发现真是怕心。当时拿的材料多,心态有点不稳,心里想:拿这么多东西,别让人怀疑我拿的是法轮功的材料。结果怕心招来了麻烦。如果当时包里装的是青菜,我会有这种想法吗?能走那么快吗?这一下就看到自己的问题了。

今天写出来是想告诉和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遇到魔难时要坚信师父和大法,正念正行,邪恶不配考验正法弟子,师父能帮助破除一切邪恶,还得在法上深入向内找,挖根,并注意修去自己的执著。

听师父的话 精進不停

现在时间紧,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的事都得安排好。我每天保证最少学《转法轮》一讲,这本《转法轮》,十年来我一直没离开他,我天天看,这是一本天书,我加倍爱护。

另外天天还学新经文和海外讲法,新经文单篇的发下来就争取背下来。功法天天炼一遍,哪天有特殊情况没炼全,第二天除了炼当天的五套功法外,一定把昨天少炼的补上。天天出去讲大法真相,讲《九评》和「三退」,每天都有有缘人等着救度。在家整点就发正念,《明慧周刊》每期都仔细看。如果哪天法学少了、真相没讲或功没炼全,心里就不踏实,觉得没听师父的话,师父要求的事连表面都没做到,补上了才安心。

能修炼宇宙大法多么荣幸,师父赋予我们救度众生的使命多么神圣。学了师父的经文《志不退》和《越最后越精進》,更感到去人心、去观念的重要和救度众生的紧迫。师父在为弟子着急,弟子一定要走好正法修炼的路,脚踏实地,精進不停。

我以前从不写东西,不会写。明慧网给大陆同修提供了交流的机会,我想应该积极参与,支持明慧网的工作,主要是对自己修炼的总结。请同修多指教。

向慈悲的师父合十问好,师父您辛苦了!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