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走好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一日】

师父您好!同修好!

以下是自己在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我在人中天生胆小,反映到修炼中就是怕心重。二零零一年,我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劳教。在教养院亲身经历并目睹了邪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因为怕心重,我违心的妥协,不敢对邪恶表明自己坚修大法的态度。

因为胆小,所以总爱看别人,不以法为师。见到一些声明坚定修炼的同修遭到严重迫害(电击、体罚、剥夺睡眠等),自己心里吓得打鼓;见到以前坚定的学员在酷刑下向邪恶妥协,就用人心想:他都不行了,我还能行吗?结果只好苟且偷生,还安慰自己: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当时对师父的法理解不好,认为只要声明坚定修炼就要加大魔难过关,在酷刑中承受过去了就「胜利」了。正是默认了旧势力的考验和迫害。究其原因是自己没有学好法,对师父和大法缺乏正信,被魔钻了空子。其实正念正行中根本就不需要去承受迫害,而应在从根本上反对这场迫害中证实法。有很多做的好的同修就没被邪恶抓去迫害过。

要去掉怕心,我首先就是多学法。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就加强学法,弥补不足。怕心是在做「三件事」中一点点修去的,不能等着不怕了再去讲真相,也是等不来的。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很快写了篇揭露迫害的文章,把在劳教所收集的迫害证据发表在明慧网上。

接着我又开始发真相资料。刚开始发资料的基点,就是人心:觉得上次自己仅仅送了十几份资料就被迫害,真是太冤了,于是对邪党特别痛恨,带着争斗心、不平心,想:你邪恶不是十几份资料就迫害我吗?这回我多多的发,狠狠的揭露你,把你搞垮!甚至有时还想:我要再被抓進去,可就不象当初那么轻易就被转化了等等。

通过深入学法和向内找,知道这些念头都是不正的,好人怎么会被关、被抓呢?邪恶怎么配来考验正法弟子?修大法的怎么还有恨呢?师父在《境界》经文中指出:「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精進要旨》)我开始正视自己在发资料过程中暴露的心性问题,尽力修正。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师父发表了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语,我進一步认识到揭露当地邪恶的重要性,便更加留心《明慧周刊》上刊载的周边消息,对发生在身边的迫害也特别关注,并主动找刚从劳教所出来的同修了解迫害真相,及时曝光迫害。在这过程中,怕心一点点在修去。

后来见网上有本地的同修用照像方式揭露迫害,觉得很好,照片更直观,更有说服力,图文并茂,讲真相效果很好。同时我也在想:我们外面同修多做一点儿,就会减轻邪恶对狱中同修的迫害。我便决定到当地邪恶场所拍照片。

来到曾关押过我的劳教所、洗脑班,刚开始怕心很重,拿相机的手都在发抖,总象做贼似的。拍完后,马上收起相机。见到远处驶来的汽车,就不由自主的想:「是不是抓我来的?」四处躲避。后来转念一想:我做的是世界上最神圣的事,怕什么呢?心态也逐渐稳了许多。

照片发表后,见到效果很好,在同修的配合下,我更加坚定了拍照片揭露邪恶的信心。之后和同修配合,拍了很多揭露当地邪恶的照片,效果越来越好,心态越来越正,有力的窒息了邪恶。后来我又和同修配合,進到看守所、派出所等关押同修的场所,记录恶警姓名、职务等信息。

通过做这些事我悟到:有怕心不可怕,关键是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如何把怕心修去;不能因为怕心,就什么都不做了。常人之道还讲「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师父告诉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当弟子走正时,师父就会帮助;只要我们真心去修,就一定会去掉执著;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就一定会做好。

在做的过程中,除了暴露怕心,还暴露了在无意中证实自己的问题,如:揭露迫害的文章、照片等发到明慧网后,便盼着发表。发表后,又起了欢喜心、显示心,每每和同修炫耀:怎么样,做得多棒,后来甚至发展到为了写揭露迫害文章而揭露迫害,迫害没发生便觉得无事可做了,里面隐藏了很多证实自己的因素。

说到整体配合,我以前做什么事都是我行我素,发资料时也不愿和别的同修配合,总觉得他们慢,是个拖累,不如自己做起来得心应手。通过几次与同修们配合做证实大法的事,切身认识到形成整体的重要。而要想配合好,必须首先放下自我。

今年春天,当地「国安」对学员大抓捕,一天晚上,我被三名警察绑架。他们用上下背铐把我带上警车,带到某某分局。刚开始被抓时心里不稳,后来想:既然進了魔窟,就看个究竟,平时想揭露还没机会。这样一想,怕心就淡了许多。

他们把我带到四楼一个房间,我留心看了房间的标牌,上面写有「国保科」的字样,我便知道是哪里抓我的。一進屋,一个卅岁左右的警察让我坐在一把椅子上,双手铐在椅背上,开始审我。

他们询问了我一些情况,我都说「不清楚」。这名警察说:「看来你是逼我做恶警啊。」并威胁说:「知道我们为什么跨区抓你吗?在你前面被抓的刚开始也都象你这样,什么也不说,后来不都是被电的『哇哇』叫,结果什么都说了。」说完便上隔壁取来一根高压电棍,插上电源。我正告这名警察:「那样做对你不好。」他狡辩道:「是你逼我的。」

我开始发正念,铲除操控该恶警的一切邪恶,并求师父加持我,让电棍没电或反制恶人。他又逼问我,我还是不配合。这时一恶警走过来,用手击打我的头;审我的警察用脚踹我的下身,并取下电棍电我的手背。我不停的发正念,结果电棍没电。该恶警检查了一下电棍,又插上电源,说:「电还没充足。」过了一会又说:「我们还没吃饭呢,我们可跟你耗不起。我先吃饭去,你再好好考虑考虑。」说着两恶警出去了。

屋里就剩一个恶警了,我便给他讲真相。一会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進来了,又盘问我一番,我还是什么也不说。半小时后,打我的两个恶警回来了,问我:「想好了没有?你这些日子都在哪了?做了什么?」我一声不吭的正视他。他回避我的目光,并取下充电的电棍,用手做解我裤子的动作,用电棍电我的手背。电棍还是没有电,我心里知道:正念起作用了。警察又检查了一下电棍,自语道:「怎么搞的,是不是你发功了?」我说:「发不发功且不说,法轮功确实有许多超常的现象。」他说:「那你发功让灯关了,我立即把你放了。」我没搭理他。

他俩出去了。快午夜十二点了,其中一恶警回来对我说:「看来我得把你送走了,你同意吗?」我说:「不同意。我又没犯罪,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无任何法律依据的。诬蔑法轮功是X教,那是江XX接受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采访的信口雌黄,就是胁迫人大出台的『两高』的什么司法解释,连法轮功的三个字都没提。善恶有报是天理!」他说:「我抓了几百名法轮功,我也没遭报。」我就举了一些当地现世现报的例子,他不语。最后说:「今天让你回去,这事还没完,你要随叫随到。」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吩咐手下:「送他下楼。」就这样我在师父的保护下回到了家。

这次被抓,又一次暴露出我的怕心。当时我刚从外地回来,在车站出口就想:听说这儿总有警察拦截验看身份证,我又没带身份证。结果一進售票处门口,就被警察拦住,问有没有身份证。当时我就慌了,发正念也带着很重的怕心,根本没起到正念的作用,导致被查明身份被抓,这不是怕心求来的难吗?

再有,在某某分局时,我曾想「你们即使给我送看守所,我也一定绝食闯出来。」当时还觉得自己念很正,其实这也是对旧势力的一种默认。甚至邪恶放我时,自己又起了欢喜心,还谢了他们──抓好人本身就是非法、就是迫害,怎么能去谢呢?还是在怕心作用下说的话。

但是有怕心也不许邪恶来考验。因为怕心是一层一层的,去掉一层还有;发现了,就正视它、清除它。正念一出,坚信师父,就会很快化解魔难。邪恶和执著貌似强大和顽固,其实都是宇宙中的垃圾、是被清除的对象,在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面前什么也不是。

前不久,我丢了工作。紧接着,妹妹又患了肝癌,医生说她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我和妹妹平时感情很好,这两件事对我打击很大,人也变得消沉起来。我也曾向内找,只是找到一些表面原因,却未从法上看到事情的实质,在妹妹身上又动了人情,结果使自己一蹶不振。

后来和同修交流,觉得这事是旧势力利用我没修去的情、私心和人的观念在干扰。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这些,结果很快妹妹也开始学法,而且很精進,现在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很健康,还用师父的话鼓励我:「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我最大的体会是:在修炼这条路上、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不断找自己,在做「三件事」中去人心,只有放下这样的人心、那样的观念,才会把这条路走好、走正、走到最后。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