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坦荡荡修炼路(二)

【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三日】(接上文)我在好多地方,遇到过不少某教教徒,他们对大法有骶触,但毕竟都是修炼的人,给他们理智的讲,不要贬低人家,他们都会接受大法。由于对宗教的情放不下,他们要走進大法是很难的。

在讲真相中,我走到哪讲到哪,没有册子、传单,自己用笔在电线杆上写“大法好”,自己写粘贴。当看到其他同修的粘贴时,我就站在跟前大声读,大声讲,给世人做榜样。有时在人多的地方有意拿一份真相资料看,也让旁边人看,并借此机会讲真相。

有一次写了四、五十张粘贴到农村去。晚上三、四点开始贴,一路贴去,天亮时还有十多张,因为要选择醒目、人多的地方,所以比较慢。在一个桥头上,我看好这个地方就贴了一张,在拐弯的地方我又贴时,看到一个小孩在桥头上看粘贴。当我从一巷道里出来时,这小孩就跟上我了。等我又从几条巷道里出来时,这小孩还跟着我。一会儿就有四、五个小孩跟上了,并在我身后私语。我有点紧张,怕他们喊叫。我紧走不行,站着也不行,当时我发出一念:不能让这些小孩造业、对大法犯罪。然后干脆回过头微笑着向他们走去,准备给他们讲真相。他们看看我,“唰”一下全散了。过后一路贴得很顺利。

还有一次,我背了一大包资料去发。当发到一半时迷路了,辨不清方向,找不着所要走的那条路了,手电筒也坏了。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出门前换了一双新布鞋,有点小,脚趾尖夹出血泡,脚后面磨出水泡。怎么办?我向内找,没找到自己的问题,心想这一定是邪恶的干扰,不让我救度众生。我想:路不都是人走的吗?是人走的,那就有咱们要救度的对象,说不定还是有缘人呢。我们不是要顺其自然吗?想到这就一路发去,不再管路的方向了。等发完后回家的路也在眼前了,心里很高兴,只是又渴又饿,下午五点出门,现在已经晚上十二点多了……。

有一次给一个常人真相资料时,他说他都知道,他去过香港,一过关卡,“哇”,马路两边、迎面都是你们法轮功的横幅,什么“千古奇冤法轮功”,“法轮大法好”,“全球公审江泽民”等,真厉害,很受鼓舞,让他们知道了大陆无法知道的事。可他又说了一件事:在旅游点大法弟子给的传单,还没看,导游小姐就劝他们扔掉,他们怕惹事都扔了,没有一个人留下来,而且导游说的话很不好听。出门在外,这些游客大都听导游的,认为她们知道的多,说的对。借此机会想提醒一下,与大陆开通旅游的地区如香港、澳门、新加坡等,有条件的同修,给导游小姐下功夫讲一讲真相,可能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与常人接触的时候,有些人的眼光躲躲闪闪的不正面看我,与他们谈话时好象也有点躲闪的样。刚开始我感到奇怪,亲戚也感到奇怪,自己向内找也找不到。一个这样,两个这样,好多都这样,偶尔谈话时他们说出自己是恶党的成员。知道这事后,我和家里人都笑弯了腰。以后凡是见到我,他们的眼光躲闪的,一问一定是恶党成员。以后家人把这作为检验谁是恶党党员的标准了。

一段时间后,我想不对,法的威力是用来清除邪恶,救度世人的,不是拿来玩的。这些人都躲着你,你怎么救度他?还有这样下去,显示心不就出来了吗?认识到不对后,我想这样不行,他们这样怕我,我怎么向他们讲真相呢,我是救他们来的啊。后来这种现象就不知不觉没有了。

正本清源,从新认识恶党邪灵

《九评》一发表,我就一口气看完,后来又输入电子书里在路上一直看。因为加起来看了不下五遍,所以自以为对恶党邪灵认识得相当透彻,对自身也清理得干净,直到一件突发事件,我才不得不从新认识恶党邪灵的本质。

一天晚上,我哥喝了点酒,回来时正碰上我给一个人讲真相,劝退党,他就找茬惹事。当时我心态不好,没守住心性,和他争起来。没想到他打了“一一零”报警,在警察没来的时候,还对我大打出手,从家打到走廊,惊动了所有邻居,都出来劝。他一边打一边喊:“某某党给我工资,我就信某某党。你(他指着我)是通缉犯,我要把你送進监狱里,还能得一万元。你法轮功炼到我家里来了,你不是说对大法不好有报应吗?我不怕报应,让报应来!”等等。邻居中有一家俩口子都是公安,那位男公安问我:“你是不是?”我说是。我看他要掏手机,我定眼看着他,他看看我又把手机装回去了。这时我哥如疯子一般,眼露凶光,龇牙咧嘴的对我下黑手。眼看要出人命,另一家人要报警,被这位警察阻拦了,说这是家务事,并拦住我哥让我跑。就这样我跑了出来。听说“一一零”的警察来后,让邻居们给敷衍走了。

这件事发生的很突然,平时我哥对我很尊重,对大法也认可,可意想不到的事就这样发生了。在当时的过程中,我正念不断,同时请师父帮助。在师父的看护下我躲过了这一劫,身体也没什么伤害。过后听说全楼的人都知道了这事,没有一个不骂我哥的。他们也见证了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事实。

出走后,我停下所干的一切事,从法上从内心找这事的原由。确实太突然,没有任何先兆。在这之前,我哥还答应我在他家做资料呢!从那晚他的表现上看,他完全是被邪灵控制对我下黑手。恶党既然是邪灵附体,附体对于修炼人来说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可它为什么能对我下黑手?

我们从一降生就泡在中共恶党的文化中,开始认的第一个字,唱的第一首歌,跳的第一个舞,画的第一幅画,一直到得法前学的、看的、听的都是恶党邪灵的东西,扒掉一层又有一层,只不过自己比常人好一点。如自己向内找的时候,不找实质,只找表面,而且有时好象是找给同修看。恶党的“自我批评”、“平反昭雪”,即把错误归到某个人或某个集体上,把恶党的罪恶推得一干二净,本质却不改变。这和自己的向内找在深层面上如出一辙。自己不太认真看真相资料,却埋怨世人不珍惜资料,这和恶党自己都不信某某主义,却强迫他人信,这不是很雷同吗?老是看同修这不行,那不好,自己总是“伟光正”……慢慢想,凡是自己修的不好的一面都有恶党邪灵的因素。我思想、身体里有这些因素,那当然邪灵就能制约你。凡是被恶党统治的国家都贫困,凡是恶党成员都没有一个好下场,从中共高层领导到身边的一般党员都一样,有的偶尔一生平安,也只能风光一时,却把恶报给了子孙。

我找出自身残存的邪灵因素清除后,想想全中国的百姓都被邪灵附体着,被这些附体吸取着人的精华而不自知,而且被邪灵控制着反过来维护邪灵的存在。记得有一次给一群人讲真相,开始他们认为我精神有问题,后来在我慢慢讲的过程中他们才有所改变。给我的感觉是自己好象走進了精神病院,这些精神病人反而认为来了一个不正常的。全国十三亿人都泡在邪灵恶党的文化中,想要让他们摆脱邪灵的控制,大法弟子的重担不轻啊。我们靠讲真相远远不够,应该尽快从自身做起,把自己思想深处残存的邪灵因素清除干净,这样我们再清除外在的就会正念十足。

从新认识恶党邪灵后,我对自己不正的一切因素一点点清除,绝不让它有一点残留。每次出门,一路正念直指恶党邪灵,清除每个人的、政府的、学校的……一路清除,从不间断。

同时体会到,劝世人“三退”时,一定要严肃对待,让他们确实认清恶党的邪恶,他们确实自愿退时再退,不能留于表面形式和退党人数。有的人为了给面子表面上退了,内心不同意,我们也帮他(她)退了,我认为不严肃,我的教训就在于此:我在给我哥劝“三退”时,他也同意,但能感觉出他不是发自内心的,好象在应付我,给我面子。可我并没有在意,认为他只要退了并了解了大法真相,作为一个常人也就可以了,没有再深入的讲。

劝“三退”是救人,也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我们应该非常严肃的对待。我觉得,一天就是一人,或几天退了一人,只要他是发自内心的、自觉自愿的,比一天好几十但都是充数的要好。

还有就是这一天我把钱给了一位同修去买电脑和打印机,时间上的巧合绝不会是偶然的。邪恶、黑手在另外空间虎视眈眈,邪恶阻挠的恰恰是我们最需要做的,大法的工作更来不得一点马虎。

不长时间,我哥就被一帮不相识的人暴打一顿,被打的部位和他打我的一点不差,可他住進了医院,断了两根肋条,肺部大出血,鼻梁骨断裂,眼角错位。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他后悔说这是报应。此事在他们单位影响很大,也都知道善恶必报的道理。虽然付出了惨痛代价,但他清醒了。

静心铸法器,助师救众生

在我四处奔波的这段时间里,有很多人给我介绍工作,被我一一谢绝。我想:找份工作仅仅是挣点钱、混口饭,现在生活还能维持;假如在家里放下常人的工作不干,只做大法的事,这就有点不符合常人状态,周围的人也没法理解,会给大法造成损失;可我现在是被迫害走到这一步,我做任何工作,四周的人都不知道、也不在意;我的自由之身来之不易,我要好好利用我这得之不易的时间,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之中。家人和同修给了一些钱,我知道这钱的珍贵,出门坐车找最便宜的,在车上从不买东西吃,一天也好,两天也好,直到目地地。父母、姐弟刚开始反对我修炼,等彻底了解大法真相后,都支持我修炼,并给了我很大帮助。和原来的同修联系中断后,我决定自己办资料点。只要有这颗纯净的心,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中,很快资料点就办起来了。

资料点上的修炼和外面的还不太一样,虽然每天与人的交往很少,但在修心方面不亚于其它场所,而且在细微中见真性。心性稍一不到位,马上就有问题。以前自己讲真相做不好影响不是太大,现在可不一样,针对着一大片人,如果心性不到位,会影响到其他同修。如果我们做得好也会影响一大片的同修。资料点很特殊,我清楚自己的重任,从一点一滴做起,严格要求自己。

在同修的帮助下,很快学会了电脑的基本操作和打印机的应用,并且从新把打印机拆卸、安装,解决了偏印的问题。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发现了一种打印方法,非常省时、方便、实用,即把现存的所有真相小册子都改成pdf版,然后用Acrobat合成一个pdf文件,这样可以一次打印出几十种真相册子,而且内容丰富,不雷同,便于散发。有关“三退”的册子单另集中编辑在一起,其中的“三退”人数要随时更新。

在装订上刚开始动作不快,我就想起师父讲的“神足通”的功能,慢慢的装订的速度快多了。开始时边干活边听讲法,现在打印就一心不乱的打印,装订就装订,学法就学法,一心不二用。再忙,学法、发正念雷打不动,每次发正念半小时,一般每天六次。

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不但要救度众生,还要给后人留下参照。在同修的文章中谈过资料点男女关系的问题,以前看过没当回事,可偏偏来了一位女同修作搭档,吃住同在一室,同学法,同工作,还真是麻烦。

““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精進要旨》〈道法〉)刚开始我有点紧张,整天绷着脸,话不多,学法就学法,也不切磋,干活各干各的,这样一段时间很别扭。同修让我学“圆容”,就是啊,修炼是修心,心里不好,表面再好有啥用?还得从心做起。我想起师父说的:

“我告诉大家,不管你们修多好,今天,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那么作为大法弟子来讲,那就是尽量的去抑制这些常人的心,尽量的使它不发挥作用,尽量的走正自己的路,尽量的在一切环境中,在一切发生的事情中,能够做的堂堂正正的,宽容大度,能够理解别人,能够尽量的全面思考问题,那么我想很多事情可能都会做的很好。”(《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我们还在常人中,还有情在,如果自己的一思一念不在法上就会被情所带动,以致被魔利用,从而加强、放大这不好的东西。如不理智、清醒的严格要求自己,就可能因一念之差而做出千古遗恨的错事。为了能时时、事事严格要求自己,我请来了师父的法像,每天早、晚给师父上香,每次上香时给师父说心里话。现在每时每刻都感到师父在我身边,不管何时何地都严格要求自己,要有大法弟子的风范。现在我们互相帮助,互相提高,想起什么就对照法切磋,没有了男女之间的不适应,只是同修关系。有位同修对我讲:“为了证实大法,你可是从冰窟窿里钻出来的,我想你一定会做好的。”是的,我会做好的,我绝不会辜负师父和同修对我的期望。

大法弟子的资金都很紧张,有的同修每月只拿五十元的生活补贴,可还是将省吃俭用的钱给点上用。开始时我非常省,打印浪费一张纸就心痛,“一张纸三分钱,墨三分钱,还有电费、房费……”可坏掉的还是有。有一天学到师父的法“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脑子一下开了,对一切物质有了新的认识,也对它们有了新的态度,一切都有生命,而且都是为法而来。于是每次打印前我就对纸、粉、电脑、打印机谈心、发正念,让它们明白它们的使命。现在打印比原来浪费少得多了,有时一张也不浪费。

有一天同修对我说:“你好久没出门了。”我也想不起多少天没出门了,同修问我时间太长不出门急不急,我没感觉。在资料点上时间非常紧张,根本没有时间感受孤独、寂寞。我算了一笔帐,如果每周打印两件纸(八千张纸),让全国十三亿人都能看上一张资料,不用说小册子,我们最少得干三十一万四千年时间,每人仅仅一张资料就得干那么长时间!而且还不算其他众多同修散发的时间。通过算这笔帐,师父为救度众生层层下走,转生人间;和为法而来的生命经历漫长的轮回转生,都是为今天正法做准备,对这一层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好在并不是我们一个资料点在运转,全国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自发办的资料点,“遍地开花”。

在这急迫的正法后期,我能为救度众生做什么呢?能救度几人呢?只能是严格要求自己尽最大能力做,能做多少是多少。现在最主要的是感到时间太少,在这急迫的情况下,我要更加纯净自己的心态,使急躁的心尽量平静下来,用纯净、祥和的心态精心制作每一份资料,使每一份资料带上我十足的正念、神的威力,成为救度众生的法器。用我们的强大正念来弥补其它方面的不足。

回想这一年的修炼历程,从被迫害绑架到正念走脱,从身无分文到资料点的建立,每一步每一天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走过来的。还不只是我,前不久听说我家里一切都很好,和我在家时一样,生意比去年还好。更奇的是我儿子说每晚都梦见我,我给他讲什么什么。他给家人讲是我在给他们幸福,而且他每天上学前要盘腿学打坐。学校老师问:你爸爸呢?他说被公安带走了。问:你爸爸好不好?他说:我爸爸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可他回到家后从不问我的去向。前几次我每次被邪恶迫害绑架时,儿子都撕心裂肺的喊叫,在劳教所想起那情景我久久不能平静。这次当我下决心放下这一切,全身心溶入正法洪流时,这一切在不知不觉中没有了。现在偶尔想起自己的亲人或自己的生意时,心里很平静,只感觉他们会生活得很好,好象一切都很遥远,这不是强为能达到的。

“你知道大法弟子的圆满是一个多么伟大的事情?你身前身后所有的事情师父都得给你管,用着你操什么心哪?你操的过来吗?你安排的了吗?是你说了算吗?我不是给大家讲过这个道理了吗?他福份没有,你安排什么都没有用啊,可是师父却能给你安排的了,有没有我都能安排的了。你说你操什么心哪?你只有去修炼,我什么都给你管,不是说过了吗?可是你们修炼不好,我什么也管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呵护,我们自己能做什么呢?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自身的性命都难保证,更谈不上干其它事。

在这一年中,给我的最大的感触是,每当你执著于自我时,其实已经不在法上了,已经“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转法轮》〈论语〉)了;以自己的喜好或观念为中心来处理事情时,已经层次降低了,岂不知“中心”的概念在宇宙中是另一回事。由于自我自私的一念框住了自己,你就很难再前進,证实法的事也会受到很大损失。相反,当你能放下自我,全身心的投入正法洪流时,一切看似很麻烦的事都会变得简单、明了,心情会宁静而祥和;周围的环境都会随着你的心态起变化。师父每次讲法都强调学法的重要性,自己也能深刻的感受到,每当有关过不去,或被邪恶迫害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自己放松了学法,或学法时心不在法上造成的。如果能静心学法,看似很危险或很难办的事,都会轻易的在不知不觉中解决掉。只要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坎,办不成的事。

在被迫害与反迫害中,大法弟子财力、物力、人力都很奇缺,面对邪恶利用整个国家的资源,动用世界上最强大的暴力专政机器与舆论宣传工具,从党、政、军系统,到特工、外交、教育、媒体、收买的“宗教”界、“科技”界,开足马力对我们的迫害,我们能坚强的走到今天,是因为我们有一颗尊师敬法的捍卫宇宙真理的为救度天下苍生而不惜放弃自我的一切的一颗心,我们只有这一颗心。除了这颗心,我们一无所有。这颗心我们应该珍惜而又珍惜。

“不管以后的路怎样,我们会全身心的去证实法,严格以法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请师父放心,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们会越走越正,越走越成熟。”这是我们献给师父的中秋问候,也是我今后正法修炼的誓言。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