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己的根本执著和顽固的观念

【明慧网2005年11月13日】师父的新经文《越最后越精進》刚开始学习了3遍,觉得师父说的就是我,但感觉法有点深,自己理解的很浮浅,然后有空时我就逐句的学、背,还没有背下来时又学习了197期《明慧周刊》“传统文化”一栏的《受污不辩 忍辱修德》一文,深深被魏老先生的品德所振动。魏老先生在自己蒙受委屈时,想的不是自己的委屈和名声,而是使污者的父亲(病者)的病情,为了不使病者因丢钱忧虑加重病情,坦然背上偷拿钱的污名,当众人非议之声四起时,却能神态自若,毫不在意。一个普通的常人尚能有如此的思想境界,而我——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感到十分羞愧,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看看魏老先生的作为,比比自己,再学习师父经文《越最后越精進》,理解的深点了。

修炼了这么长时间(96年幸得大法)那个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还是那么重,常常是遇到问题的时候,首先想的不是为大法负责,为众生负责,而是自己会受到什么影响。借口自己是资料点的人员,与同修联系方面,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安全,然后才是同修的安全;当看到网上新一轮的迫害时,首先想的是怎样屏蔽自己点上的设备,甚至想过,若做不好屏蔽,宁愿暂停做资料,与此同时,心里埋怨同修不能主动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在讲真象方面,常以自己法学的不好,讲的不好为借口,连自己的亲属和好朋友都没有讲几个,这不是执著于自己的名和怕心吗?怕讲不好没面子,救不了别人还把自己暴露了,对那些本来就认为不太好的人,更以自己未公开大法弟子身份为由,不敢轻易开口讲真象,充其量只是旁敲侧击的讲几句,为什么呢?这不是怕自己受损失吗?

在没得法之前自己就有较重的清高执著,不愿接触自认为不好的人,怕自己吃亏怕变的俗了,这里还隐藏着一种观念,怕接触多了,自己反而被他们低看了,不如保持距离;没得法前,就坚定的认为,这一生最对不住我的有三个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们,修炼了这么长时间,虽基本上没有了恨,但仍不愿跟他们讲话,觉得他们有太多的俗气和执著,无从张口……。这一切的一切,不正是自己的各种执著(私心、怕心、虚荣面子、记恨等等)和顽固观念的表现吗?我知道“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越最后越精進》)是必须去除和改变的,却又似乎死死的抱着不想放弃,我知道这是执著与观念怕被清除而在我头脑中的反映,我必须抑制它去除它。同时,我更加感到时间的紧迫,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我还有那么多的执著和不好的观念没去,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救,我必须精進起来,不能让师父和众生对我失望,不给将来留下遗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